巫门,青山绿水,景色怡人。

    然而,对皇擎天而言,此时的他却是心事重重,沉重的有些喘不过气。

    这一年多以来,他一直隐居在巫门,协助阎芷语发展着巫门的事业,也算是乐在其中。他不是一个贪图富贵权利的人,否则,当初他也不会选择去天谴卧底。哪怕一年前他选择留在天门,秦彦也会非常的乐意将门主之位拱手相让。

    在江湖上飘摇了那么久,他更希望的还是这样的宁静。

    可惜,这一切就在不久前被打破。

    一座隐秘的大山内,皇擎天面色凝重的看了看面前戴着面具的男人,眼神冷峻。

    “你要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做了,赶紧放人吧。”皇擎天冷冷的说道。

    “不用那么着急,阎小姐很好,我要的东西呢?”面具男子淡淡的说道。

    “我要先看到人。”皇擎天说道。

    微微耸了耸肩,面具男挥了挥手,片刻之后,便有两名手下押着阎芷语走了出来。

    “你没事吧?”皇擎天紧张的问道。

    “我没事。”阎芷语应道。

    “人你已经看到了,安然无恙,我要的东西呢?”面具男脸色沉了下来。

    “擎天,不要。”阎芷语惊呼道,“你不能受他的胁迫,如果你把东西交给他的话,以后你还有什么面目去见你的兄弟?而且,那些东西不能交给他们。我没有关系的,大不了就是一死,我不能让你为了我去冒天下之大不韪。”

    “皇先生,你可要想清楚了。就算你不把东西交出来,我也有其他的八办法弄到。可是老婆可就只有一个,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去死吗?”面具男冷笑一声,嘴角带着些许玩味的味道。

    “你敢?如果她有什么事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皇擎天愤愤的说道。

    “我也不想这么做,那就要看你的诚意了。我的诚意已经拿了出来,如果阎小姐真的有什么损伤的话,那也怨不得我了。”面具男说道。

    “擎天,不要。一年,我跟你在一起一年就已经足够了,我已经心满意足,没有任何的遗憾了。我不能让我心爱的男人因为我受别人的胁迫,你不要管我。”阎芷语说道。

    “可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爱的人死在我面前呢?”皇擎天坚定的说道,“你什么也不用说了,就算到时候秦彦要怪我,那我也心甘情愿的领受。”

    “皇先生果然是重情重义的好男人,佩服佩服。阎小姐,你能找到这样一个老公真是让人羡慕啊。如果我是女人的话,估计我也会嫁给他。”面具男戏谑的说道。

    “哼!”阎芷语愤愤的哼了一声,根本就不想搭理他。

    “你要的东西在山下那辆面包车里,这是车钥匙,你放人吧。”皇擎天一边说一边将车钥匙丢了过去。

    面具男伸手接过,随手丢给身后的属下,微微点头示意。

    属下会意,点点头,朝山下走去。

    “其实皇先生是我很欣赏的人才,如果皇先生愿意为我效力的话,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面具男说道。

    不屑的哼了一声,皇擎天说道:“像你这样藏头露尾,连真面目都不敢示人的人也配我为你效力吗?而且,我想要的东西你也给不了我。”

    “不可能,权利、地位、财富,只要你说的出我就做的到。”面具男说道。

    “是吗?如果我要你的命呢?”皇擎天冷笑一声,说道。

    面具男微微蹙了蹙眉头,“你这是在跟我说笑吗?皇擎天,你记住,我想要得到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跪在我的面前求我。”

    “永远不会有这一天。”皇擎天冷声说道,“这是你第一次威胁我,也会是最后一次。”

    面具男耸了耸肩,没有言语。

    片刻之后,面具男的手机响起,接通后应了几声,随即挂断了电话。

    “谢了。”面具男得意的笑了笑。

    “放人吧。”皇擎天冷冷的说道。

    面具男倒也没有言而无信,伸手解开阎芷语身上的穴道,示意手下松开她。阎芷语连忙的跑到皇擎天的身边。

    “谢谢你的配合,希望咱们还有机会合作。”面具男摆了摆手,转身就欲离开。

    “想走?没那么容易。”皇擎天冷哼一声,飞身扑了过去,一拳狠狠的砸向他。

    如果是以前,皇擎天是绝对不会选择这样的做法,可是,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他。有了爱情,也有了牵挂,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惨死。即使他清楚自己这么做会有很严重的后果,却也义无反顾。

    他,根本没有选择。

    不过,他并不喜欢被人威胁的感觉,也想要尽可能的弥补一点。因此,试图拦住他,趁机除掉他,那么,也算是将功折罪。

    “玩真的啊?”面具男不停的躲闪着,根本不愿意跟他交手。

    皇擎天可是被称为天才的人物,他对任何武学的领悟都相当之高,这一年来不停的钻研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受益匪浅,其修为已然凌驾于秦彦之上。

    皇擎天也不答话,招式犹如巨浪一般一浪接一浪的排山倒海而去。

    面具男虽然不想跟他正面交锋,可是,在这样的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之下,岂是他想躲闪就可以躲闪的?不得不硬着头皮正面交手。

    “砰”的一声。

    双拳对接,一股强大的力量排山倒海而去,面具男顿时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

    皇擎天微微愣了愣,“就凭你这点功夫也敢图谋不轨?哼!”

    话音落去,皇擎天踏步上前,伸手摘下他脸上的面具。

    一张陌生的面孔,看年纪约莫四十出头而已。

    “你到底是什么人?”皇擎天叱问道,“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说,如果你不说的话,我保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面具男咧嘴一笑,“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说完,面具男忽然咬了咬牙,顿时,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倒地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