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什么时候成你男朋友了?”

    看到秦彦离开之后,杨远微微笑了笑,看了看杨嫣。

    “哼!”杨嫣从鼻中发出一声笑容,说道:“走吧,我已经让公司那边的人都准备好了材料,咱们今天就可以把合作的具体细节谈好。”

    “不用那么着急吧?你看这都快中午了,咱们要不先去吃饭吧。”杨远说道。

    “吃饭就不用了,谈好合作的细节,公司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需要处理。”杨嫣淡淡的说道。

    “杨小姐,你不用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吧?咱们好歹五百年前是一家啊。指不定,咱们祖上还有点沾亲带故的也说不定呢?吃个饭也浪费不了多少时间。再说,你也得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追求你不是?”杨远说道。

    杨嫣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杨总,如果你是想谈合作的话,我欢迎。可如果你是想借这个机会追求我的话,我看咱们就没有什么可聊的了。我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而且,不可能再容得下别人。”

    “就是刚才那个?”杨远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寒意。

    “你好像对他很有敌意啊。”杨嫣愣了愣,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认识他?”

    “算是吧。他是我情敌,我能对他没有敌意吗?”杨远嘿嘿一笑,有意的淡化这个问题。

    杨嫣淡淡的笑了笑,嘴角带着一丝不屑。

    其实,若非是生意上的往来,杨嫣并不是很想跟他接触。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杨远好像是个阳光男孩似得,但是,杨嫣看得出,他心里十分的阴暗。这样的人,是绝对不能做朋友的,更别说是情人了。

    “走吧,别让公司的人等太久了。”杨嫣一边说,一边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杨远无奈的耸了耸肩,只得跟着上车。

    这一年里,杨嫣将自己的生意发展到了西北,生意也是越做越大。也只有这样的忙碌,可以减低她心里对秦彦的那份思念。

    再次遇到秦彦,杨嫣也有些意外。

    而那种疏远的感觉,让她的心里有些酸酸的不是滋味。如果不是秦彦眼神中偶尔闪过的一丝失落,她甚至会认为秦彦根本已经早就忘记了她。

    也确实,在秦彦的身边有那么多的女人,个个都是美女,忘记自己不也是很正常的吗?

    杨嫣暗暗的想着,眼神看着窗外,有些失神。

    杨远撇头看了她一眼,森冷的眼神中闪过阵阵的寒意。杨嫣跟秦彦是什么关系,他当然很清楚,这也是他接近杨嫣的原因。当然最直接的原因还是……,他觉得像杨嫣这么漂亮的女人,为什么只能是属于秦彦的呢?

    ……

    坐在出租车上的秦彦,脑海中也是一片杂乱。

    一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也足以改变很多的事情。

    不过,想想,也的确是自己太忽略了她,怪不得她。

    “到了!”出租车司机看了看失神的秦彦,说道。

    秦彦看了看窗外,掏钱付了车费,下车。

    裴家,在凤凰山下,一栋很豪华的别墅。

    裴家在青城,甚至在西北也都是声明赫赫,有权利有地位。

    到了门口,秦彦拨通裴如的电话,片刻之后,便看到裴如急急忙忙的从屋里走了出来。跟随在他身边的还有裴家的其他人,看得出他们对秦彦到来的重视。毕竟,裴家的生死存亡,也都寄托在秦彦的身上。

    进来之前,秦彦也环视过四周,虽然对方隐藏的很深,但是,秦彦还是很清楚的感觉到几股隐藏的杀气。

    正如裴如所说,裴家如今已经被四面包围,只能进,不能出。

    “秦先生!”裴如恭敬的打了一声招呼。

    “嗯。”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我给你介绍。这是我父亲裴寂,我二叔裴静,我妹裴玉。”

    “爸,二叔,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秦彦秦先生,天门的人。”

    裴如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他对秦彦的身份也不是很清楚,因而,也不知道应该具体的作何介绍。

    “天门门主,秦彦!”秦彦掏出天王令亮出自己的身份。

    顿时,在场的人全部震惊不已。

    天门门主,在他们的眼中那可是近乎神一般的存在,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虽然同属同盟成员,可是,又有多少人真的见过天门的门主呢?别说是继任不久的秦彦,就算是墨离,同盟内见过他的人也不是很多。

    而如今,为了裴家的事情,天门的门主竟然亲自驾临,这让裴家的人受宠若惊,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天门的诚意。

    “秦门主,你好你好。秦门主大驾光临,裴家蓬荜生辉啊。有秦门主坐镇裴家,那些宵小之辈必然是一败涂地。”裴寂恭维的说道。

    “对方既然敢对付裴家,相信也清楚咱们同盟的事情,必然是有备而来。所以,咱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秦彦正色道,“我看这四周,好像埋伏了不少的人手吧?这两天他们有没有过来闹事?”

    “没有,这两天他们倒是没什么动作。除了我裴家的人没有办法出去之外,其他的人想要进来他们也一概不理会,也不知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裴寂说道。

    秦彦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冷冷的哼了一声,“看来还真的是在等我来啊。”

    “嗯?你说什么?”裴寂愣了一下。

    “没什么。”秦彦淡淡的说道,“咱们进屋再说吧。”

    “你看我,看到秦门主激动的都忘了请您进屋了。快快快,秦门主,里面请!”裴寂连忙的招呼着秦彦进屋。

    至于裴静和裴玉,秦彦也淡淡的扫了一眼。

    裴静脸上有股子傲气,对待秦彦没有裴寂那么的客气和谦卑,握手时也表现得比较强势,用很有力的姿势将秦彦的手往下压。

    至于裴玉,很文静的一个女孩。当裴如介绍的时候,她只是微微的点头问好,并没有过多的话语。裴家也算是名门望族,可裴玉的身上并没有那种千金大小姐的刁蛮和傲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