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坐定之后,裴寂吩咐人端上茶水。

    “同盟自从成立以来,我们这些家族都一直仰望着天门,在我们的心目中,天门就是擎天柱,是我们最后的支持和后盾。我裴家,这些年也从来不敢做出任何有违江湖道义的事情,怕丢了咱同盟的脸。可没想到,现在却遭遇这样的困境,我们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天门的身上了。”看得出裴寂脸上的那抹担忧的神色,很显然,这件事情的确让他很是困扰。

    对于裴家,对于裴寂,在来之前,秦彦也做过简单的了解。

    作为同盟的成员,薛冰的手里也掌握了裴家很详细的资料。

    裴家的崛起,是在裴寂的父亲裴渔那一代。将裴家的生意发展壮大,并且,跟江湖上其他的门派家族也都建立了很好的关系。裴家的势力,那也是与日俱增。

    而裴寂的能力,显然并不如其父裴渔,虽然不至于让裴家没落,却也只是固守着裴家如今的一切。没有什么雄心壮志,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才干,算是比较中庸的一个人。甚至,论修为,他也尚且不如他的弟弟裴静。

    因而,在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时,裴寂也显得有些慌乱和一筹莫展。裴家先祖辛苦打下的基业,怎么能毁在他的手里呢?

    “裴家主不用担心,既然我来了,这件事情我们天门必然不会坐视不理。当初,在对付天谴的时候,裴家也出了不少的力,同盟的人对天门也都十分的支持。如今,裴家遇到困难,天门自然也会倾尽所有。”秦彦说道,“这次的对手非常的强大,绝对不容忽视。我想知道的是,除了那些人之外,还有什么人参与了这次围攻裴家的行动?”

    “大哥,不是我说你,这是咱们裴家的事情,咱们自己能解决,何必要求一个外人?说是同盟,哼,还不是为了让我们裴家听命于他们天门吗?咱们裴家完全可以独立,何必要受外人的约束?”裴静按耐不住说道。

    裴寂一怔,慌忙的喝道:“胡说什么?什么外人?天门是同盟的领导,那就是自己人。从咱们先祖创立裴家开始,咱们就加入了天门,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如此。况且,如今这样的情形你又不是没看到,咱们裴家能够应付吗?”

    接着,转头看向秦彦,说道:“秦门主,你别介意,裴静他就是最近因为这件事情有点烦躁,所以胡言乱语,你别往心里去。”

    “什么胡言乱语?我说的……”

    “够了!”裴寂大声的叱喝,打断了裴静的话,“我现在是裴家的家主,裴家的事情也由我说了算。咱们既然加入了同盟,那就要恪守同盟的规矩,这也无可厚非。你什么都不要再说,听清楚了吗?”

    裴静微微撇了撇嘴,显得十分不屑,但是,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讪讪的笑了笑,裴寂转头看向秦彦,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秦门主,让你见笑了。”

    “没事。”秦彦淡淡笑了笑,目光从裴静的身上扫过,颇有意味深长的一眼。

    “我们接着刚才的话题吧。”裴寂说道,“据我所知,现在青城有几个家族都加入了他们的阵营,包括密宗,也都投靠了他们。前两次对裴家的袭击,他们也都参与了。这些年,裴家在西北的地位越来越高,也难免会惹来很多人眼红,只是他们忌惮于裴家的势力,所以一直不敢做什么。而我裴家也一直待他们不薄,从来没有亏待过他们,可是……,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的忘恩负义。”

    默默的叹了口气,裴寂又接着说道:“而且,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那个叫杨烟的到底是什么人,什么来历,什么背景,这就让我们显得十分的被动了。”

    “他们除了这两次行动之外,还有其他什么大的动作吗?”秦彦问道。

    “那倒没有。”裴寂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裴家在西北有那么多的生意,他们难道就没有动手?不想将你们的生意抢到手?”秦彦诧异的问道。

    “这些日子我们也出不去,所以只能听公司的人打电话汇报情况,一切都很正常,好像并没有什么人对裴家的生意捣乱。”裴寂说道。

    眉头微微的蹙了蹙,秦彦说道:“这么看来,只有两种可能。”

    “哪两种?”裴寂好奇的问道。

    “一,他们的目标不是毁灭裴家,而根本没有想过要占有你们裴家如今的生意,包括你们裴家的资产。”

    如果天罪的目标是通过降服其他的家族门派,一点一点的消灭同盟成员,从而打击天门。他们放弃更加繁琐的生意上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毕竟,生意上的很多事情不是杀了他们就可以将资产夺走的。

    “那……,第二种呢?”裴寂问道。

    “第二种嘛……”秦彦淡淡一笑,没有言语。

    裴寂愣了愣,诧异的看着他,也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距离他们给你们的期限还有两天,这两天我会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你们也不用再担心。这两天你们就做好防备,防止他们偷袭,一旦有什么情况的话,我会立刻赶过来。我也会随时关注这边的情形。”秦彦说道。

    “行,一切听凭秦门主的安排。”裴寂重重点了点头。

    顿了顿,裴寂又接着说道:“也快中午了,秦门主就留下吃饭吧。裴如,吩咐开饭。粗茶淡饭,秦门主将就着点,也别太介意。吃完饭,咱们再详细的谈一下具体的细节,可以吗?你这边有什么需要我们配合的,您尽管吩咐。”

    “行,没问题。”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我去厨房看看,让他们加点菜。”裴静起身站了起来,朝厨房走去。

    “裴如、裴玉,你们联系一下你们二爷爷三爷爷,让他们也都尽快的赶过来,好好的商量一下这件事。”裴寂吩咐道。

    “好。”二人齐声了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