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才智,论能力,论修为,裴寂的确不如裴静。

    相信他们的父亲裴渔也能看得出来,但是,为什么选择裴寂做家主而非裴静呢?估计,裴渔也看出裴静的野心,而裴寂则更为的敦厚。选择裴寂做家主,虽然不至于让裴寂发展壮大,但是,至少不会走上一条歪路,不会有家族的血腥暴力事件发生。

    可惜,最后还是敌不过命运的安排。

    他们兄弟还是走到了这一步,裴静还是不甘心让裴寂做这个家主,兄弟之间,掀起了这场腥风血雨的争斗。

    很快的,裴寂便被压在了下风,完全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秦门主……!”裴如将求救的目光转向秦彦。

    微微耸了耸肩,秦彦“呼”的一下起身,“嗖”的一下窜了过去。

    “这是我们裴家的家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插手。”裴静愤愤的喝道。

    显然,他也很清楚,如果秦彦插手,他恐怕就很难活着离开了。

    不屑的哼了一声,秦彦说道:“裴家既然是同盟的成员,裴家的事情也就是我的事情。你还是束手就擒吧,省得我动手。”

    “你以为我怕你吗?来吧,我也想看看天门的门主究竟有几斤几两。”裴静愤愤的说道。

    语气虽然说的很强硬,可是,裴静心里却明显有些发怵。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天门门主被传的那么神乎其神,自然不会是泛泛之辈。

    裴静不时的转头看了看外面,天罪的人却没有任何的动静,他们不该看不清楚屋内的情形啊,为什么不出手相救呢?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在他们面前?

    “你不用想了,他们是不会救你的,在他们眼里,你不过是一条狗而已,可有可无。”秦彦嘲讽道,“你以为他们会拿你当兄弟吗?像你这样背叛自己家族,为了一己之私不惜牺牲那么多亲人的人,是永远也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和怜悯的。”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用不着你来教我怎么做人。”裴静歇斯底里的吼着。

    “跟你这样的人说再多也是浪费口舌。”秦彦冷冷的哼了一声,强大的混元真气顿时弥漫开去,一拳狠狠的砸在裴静的胸口。

    顿时,只听得裴静一声惨叫,整个人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连连的吐出几口鲜血。

    挣扎着起身,裴静面目扭曲,恶狠狠的叫道:“来吧,动手吧,反正你们不就是想我死嘛。”

    “事到如今,你还冥顽不灵?我们是兄弟,难道我还能害你不成?你宁肯相信他们也不肯相信我?现在你也看到了,你有事,他们在做什么?他们眼睁睁的什么也没有做。听我的,把你所知道的关于他们的事情全部说出来,我会跟秦门主求情,或许你还能有一条生路。人这辈子,做错事情没有关系,重要的是,不能一错再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裴寂还在试图挽回他。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裴家,你不听我的迟早你会后悔,到时候裴家因为你的错误决定而毁于一旦,我看你还如何面对死去的父亲,如何面对裴家的列祖列宗。”裴静态度依旧强硬,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错误而后悔的意思。

    “你……,你……。好,好,你还不肯说是吧?你简直无药可救了。”裴寂恨铁不成钢,愤愤的哼了一声。转头看了看秦彦,裴寂说道:“秦门主,你是同盟的首领,该怎么处理由你来决定吧。”

    “你是裴家的家主,这始终也算是你们裴家的家事,你决定吧。”秦彦淡淡的说道。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裴寂还能怎么选择?他把事情交给秦彦决定,或许还能为裴静求求情。可如果由他自己来决定,为了让秦彦相信自己,相信裴家,他只能杀了裴静。虽然他很不情愿这么做,可是他也无能为力。

    “爸,二叔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我们还是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吧。”一直没有说过话的裴玉,开口求情。

    “爸,你身为裴家的一家之主,这件事情必须要严肃的处理,以正视听;否则,裴家其他的人还如何信服于你?二叔这次所做的事情太过分了,让裴家面临险境,如果就这样放了他,还如何服众?让同盟的成员还如何肯相信我们裴家?”裴如坚定的说道。

    秦彦瞥了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这小子倒是有点大将之风。

    这件事情绝非小事,容不得有半点的私人情感可言。如果就这样轻易的放过裴静,那让裴家其他的人怎么想?以后谁都可以效仿裴静的做法了。而且,处决裴静,也是为了给秦彦一个态度,让秦彦相信裴静所做的事情跟裴家并没有关系。否则,一旦秦彦和同盟的人认定裴静的做法是裴家的态度,那么,裴家就真的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裴寂看了裴静一眼,“不是大哥心狠,而是你做的太过了。你先走一步吧,在下面看到父亲后,你再好好的反思反思。”

    话音落去,裴寂一掌拍在裴静的脑门。

    裴静一声闷哼,当场倒毙。

    看了看裴静的尸体,裴寂眼中闪过一丝的痛苦。深深的吸了口气,裴寂瞥了裴如一眼,说道:“把你二叔的尸体好好的安葬吧。等你二爷爷三爷爷他们过来,我会亲自跟他们说清楚这件事。”

    裴如应了一声,招手叫来几名手下,将裴静的尸体抬了出去。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还如何给裴静风光大葬?能让他入裴家的祖坟就已经是仁慈了。

    人的命运,往往因为一个人的性格决定,而取决于一个人的私心和贪欲。

    “对不起,秦门主,想不到咱们裴家出了这样的叛徒,让您受惊了。我给你陪礼,如果秦门主因此要放弃我们裴家的话,我也无话可说。对不起!”裴寂深深的鞠了一躬。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裴家主严重了,咱们都是一家人,我怎么会怪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