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这就回去做好一切准备,等候秦门主的差遣。”裴寂应了一声,跟秦彦和独孤白辰道了声别,挥了挥手,领着裴如和裴家的人离去。

    “咱们也走吧,一边走,一边等杨远的消息。”秦彦说道。

    事到如今,秦彦也只能等待。况且,他坚信杨远不敢赌。就算他要耍花样,那也一定会等到自己解开了他身上的禁制。

    “也不用那么多人,你让他们先走吧。”转头看了看独孤白辰,秦彦交代道。

    点头应了一声,独孤白辰挥了挥手,让一部分人先行离开,只留下了四五个人以备不时之需。

    “这个杨远就这么点能耐,他也敢挑战天门?我都有些怀疑天罪究竟有多大的实力,他们凭什么跟我们天门斗?”独孤白辰微微蹙了蹙眉头,说道。

    “杨远的修为的确是差了一些,可我跟他的哥哥杨烟交过手,那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如果真正的较量起来的话,恐怕我也不是他的对手。而且,相信他们的父亲杨阳修为更加的高深莫测。更重要的是,那个杨烟不仅仅修为上高了杨远许多,能力也不是杨远所能比拟的。”秦彦说道。

    “听他们说话的意思,好像杨远跟杨烟兄弟关系并不是很好,而且,杨烟好像也不怎么受待见。临阵换将,乃是兵家大忌,可天罪的人却在这个时候让杨远接手青城的事情,看样子似乎杨阳并不怎么喜欢杨烟这个儿子。老大,你说如果让杨远回去的话,会不会对我们更有利?”独孤白辰试探性的问道。

    微微愣了一下,秦彦说道:“你是说,留着杨远的命,让他回去打压杨烟。这容易挑起他们天罪的内部纷争,的确是对我们很有利。只不过,杨远此人喜欢惹事生非,如果留着他的话,肯定会不停的找我们的麻烦。墨子诊所的事情,便是杨远利用皇擎天所为,这小子修为不高,但是,却是十分的阴险。我宁肯杀了他,也不能放他回去。”

    “如果我们现在杀了他的话,会不会激怒杨阳,掀起天罪和我们全面地战争?”独孤白辰问道。

    “这样更好,免得他们躲在暗处让我们十分的被动。一旦全面开战,天罪所有的实力都会暴露在我们面前,到时候,反而对我们更有利。”秦彦说道。

    独孤白辰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老大说的也是。那咱们待会救回杨小姐之后,就杀了他,起码也算是给天罪一个警告,让他们别太小瞧了咱们天门。”

    说话间,秦彦的手机响起。

    是杨远打来的电话。

    接通后,告诉了秦彦一个地址,随即挂断了电话。

    “走吧。”秦彦挥了挥手。

    上车后,便直奔杨远所说的地方而去。

    距离不是很远,十几分钟的车程便到达了地方。

    一处荒废的工厂,残破不堪。

    “你们先藏起来,我一个人进去。你们先看清楚情况再说,记住,咱们今天最重要的任务是先救下杨嫣。必须要以这个为前提。”秦彦叮嘱道。

    “我知道该怎么做,老大,放心吧,我以性命担保,杨小姐一定不会有事。”独孤白辰重重的点了点头。

    满意的笑了笑,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整理好情绪,举步走了进去。

    工厂内,荒芜一物,只有杨远站在那里。

    看到秦彦,杨远转过身,眼神中闪过一丝的狡黠。

    “人呢?”秦彦冷冷的扫了杨远一眼,问道。

    “放心,她没事。”杨远微微一笑。

    话音落去,杨远挥了挥手,接着转头看了过去。

    秦彦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对面工厂的楼顶,杨嫣被绑缚在上。身旁,站着两名天罪的人。

    眉头微微一蹙,秦彦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保障而已。万一我放了人,你却不肯给我解开身上的禁制怎么办?你先替我解开禁制,我再放人,这样大家心里也都安心,你说呢?”杨远说道。

    冷冷的笑了一声,秦彦说道:“如果我解开你的禁制,你却不肯放人那又怎么办?”

    “我人就在这里,又逃不掉。你解开我的禁制,我马上吩咐他们放人。”杨远说道。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最好不要跟我耍花样,不然的话,我要你死的更惨。”秦彦冷冷的哼了一声。目光朝外面看了看,手上打出暗号通知独孤白辰。

    独孤白辰也早就注意到了杨嫣,第一时间就赶了过去。

    不管是杀了杨远也好,还是放他离开也好,首先都要先确保杨嫣的安全。秦彦可不希望杨嫣给杨远这个混小子陪葬。

    缓步走了过去,秦彦伸手快速的在他身上点了几下,解开他身上的禁制。

    “好了。”秦彦淡淡的说道。

    杨远活动了一下身子,催运体内的真气,查看是否有异样的地方。

    “怎么?不相信我?”秦彦冷哼一声。

    “没有,我就是想确认一下而已。”杨远耸了耸肩,确认没有任何的异样之后,心里也松了口气。他可不想自己跟利刹一样,七孔流血而亡。

    “可以放人了吧?”秦彦问道。

    “当然可以。不过……,你不觉得咱们应该谈点其他的事情吗?”杨远淡淡的说道,似乎并没有要放了杨嫣的意思。

    “谈什么?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要不,你们天罪老老实实的安守本分;要不,咱们天门和你们天罪就不死不休。”秦彦坚定的说道。

    “你不想知道为什么我们叫天罪吗?难道你不想知道我们天罪跟你们天门之间有什么渊源吗?”杨远微微的笑着,说道。

    “渊源?什么渊源?”秦彦眉头微微一蹙。

    当初听到天罪这个名字的时候,秦彦第一时间想起的就是天谴,总觉得天罪应该跟天谴一样,跟天门有着某种关系。

    只不过,他们对天罪知道的太少,实在很难猜出天罪跟天门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关系。所以,也就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