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为了天门的安危,皇擎天不惜卧底天谴,承受着所有人对他的误解,独自扛起了维护天门的重担,放弃了成为门主的机会。

    之后,赫连彦光也为了跟秦彦之间的那份兄弟之情,选择卧底天谴,承受着秦彦和皇擎天对他的误会。

    是他们,不惜自己的生命,方才剿灭了天谴,换得了天门一年的平安。

    天门能够走到今天,能够在一次又一次的磨难之中生存下来,就因为有无数的人甘愿为天门抛头颅洒热血。

    论修为,秦彦也许并非最强的;论能力,秦彦也许并非是最好的。

    可他身上却有着一种别人所没有的独特魅力,一种让无数人愿意亲近他,愿意为他去死的魅力。就因为这样,在得知事有异常之时,赫连彦光便在第一时间选择赶过来相助。

    这份珍贵的兄弟之情,是再多的金钱,再多的权利也无法换取的。

    看着皇擎天和赫连彦光离去的背影,秦彦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是欣慰、是激动、是感激。

    惺惺相惜,互为臂膀,生死相依,荣辱与共。

    直到他们的身影逐渐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赶回墨子诊所。

    他们,在为了天门的安危努力着,在为了天门的存亡拼命着。他,也不能落后。

    他本是一个淡于名利,淡于权利的人,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愿意放下门主之尊,过一些简单而又平静的生活。可皇擎天和赫连彦光,以及天门的每一个人,都在为了天门的未来努力着,他,又怎么能不尽心尽力呢?

    回到墨子诊所,秦彦刚一进屋,便有一名男子迎了上来,“秦先生,您回来了?”

    秦彦微微愣了一下,“易天行?”

    想想,倒是有很久没见了啊。还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还是段弘毅引见的,那时候易天行还有着隐疾,是秦彦治好了他。之后,便没有再见过。

    目光流转,看到站在易天行身旁的严宝山,秦彦不禁愣了愣。

    “好久不见了。怎么样?病还有复发吗?”秦彦一边说,一边招呼着易天行坐下。

    “没有,现在都很好。这还要多亏了秦先生,当初若非秦先生相救的话,恐怕我已经……”易天行感激的说道。

    “你是弘毅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应该的。”秦彦淡淡的笑了笑。

    这年头,医生是最不能得罪的,特别是像秦彦这样的神医。姑且不说他是天门门主的身份,就凭他精湛的医术不知道给多少人有过恩惠,那些人都会愿意为他办事。得罪这样的人,并不是什么好处。

    易天行在第一次看到秦彦时,就深明这个道理。是以,当时他就处处的赔着小心,表现得很谦卑,而不像凌俊伟和杜宏亮那么傻。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对的,而凌俊伟和杜宏亮如今都已经不在人世。

    “秦先生,这次冒昧过来叨扰,是来跟您赔个不是。”易天行说完,转头看向一旁的严宝山,喝道:“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给秦先生赔礼道歉。”

    严宝山显然脸有不屑,很不甘心的样子。

    秦彦瞥了他一眼,淡淡的笑了笑。

    “秦先生,宝山是我表弟,嫡亲的表弟。他不知天高地厚,冒犯了秦先生的虎威。今天特意带来过来给您赔罪,希望秦先生能够看在我的颜面上,原谅他这一次,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易天行说道。

    “好像他不怎么情愿啊。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算了,何必强人所难呢。”秦彦微微的笑着说道。

    这并非是他端着架子,刻意的刁难。

    像严宝山这样的人,如果不给他一点下马威,杀杀他的气焰,将来必然还会惹出什么祸端。

    自己可以看在易天行的份上不跟他计较,可将来如果他得罪了其他利害的人物呢?说不定,就是死,甚至会给他整个家族都带来不可估量的后果。

    易天行一怔,慌忙的喝道:“混小子,还不赶紧跪下认错。”

    一边说,易天行一边起身,一脚踹在他的身上。

    易天行是误以为秦彦动了真火,哪里敢不紧张?真要是他发起火来的话,不仅仅是严宝山,整个家族都会被严宝山连累。虽然易天行并不清楚秦彦的真实身份,可他却也清楚秦彦的实力强大。

    “对不起!”严宝山迫于易天行的威吓,不得不跪了下去。

    在这个家族内,严宝山还是很怕易天行的。虽说是表哥,可易天行板起脸孔时,他却是真的害怕。

    他们严家,是靠着易天行家起家的,如今很多事情也都需要易家罩着。毕竟,易家在燕京城的关系深厚,政治影响颇大。

    而这一次,如果不是易天行的到来,严宝山很可能会闯下大祸。当易天行得知严宝山得罪了秦彦时,当时就震惊非常,狠狠的斥责了他一顿。严宝山的父母也都在场,也有点莫名其妙,不明白易天行为何会忽然发那么大的火。直到易天行跟他们说了秦彦的事情之后,他们也都严厉的斥责了严宝山。

    对于这个儿子,他父母也是操碎了心,不成器的料子,整天的惹是生非。若非是他们严家和易家的权势地位,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少的乱子。而这一次,严宝山得罪了他们都得罪不起的人物,怎能不紧张?

    所以,立刻就让易天行带着严宝山到墨子诊所负荆请罪,希望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你这声对不起说的好像很委屈啊,好像不太情愿啊。”秦彦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邪邪的笑容。

    严宝山心里更是愤愤不已,暗暗地想着,老子已经跟你道歉了,还他妈要怎样?别他妈蹬鼻子上脸。这话,他当然没有说出来,可并非是因为秦彦,而是因为易天行。

    可易天行听到秦彦的话,心里更是紧张不已,连忙的说道:“秦先生,来之前姨夫就交代过,任凭秦先生处置。这小子也的确太不像话,不给他一点颜色看看,也实在不行。秦先生,人我交给你,你想怎么处置都行,我们绝对不说二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