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372章 无地自容
    “找死!”

    年轻男子“呼”的一下起身,眉头紧蹙,一拳砸了过去。

    如果就这样任由严宝山把人带走,他的面子何存?严宝山要面子,他也一样要。

    严宝山一愣,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便被年轻男子一拳砸在脸上,顿时捂着鼻子顿了下去。鲜血,顺着指缝流了出来。

    菲菲吓得一声尖叫,惊恐万分。

    她认识严宝山也有些时日了,也清楚严宝山的身份,这家伙在东海市还是有些权利的,一般人还真的不敢得罪。如今为了自己被人给打了,谁知道这把火会不会烧到自己身上?若真是这样,她在东海可就待不下去了啊。

    “自取其辱。”年轻男子鄙夷的笑了一声。

    “宫本先生,我们还是赶紧走吧,这小子家在东海市还是有些权利的,不然一会该有很多的麻烦。”一旁的中年男子凑到他耳边轻声的说道。

    “什么麻烦?难道我还会怕他不成?”宫本俊秀不屑的说道。

    中年男子尴尬的笑了笑,不再言语。

    “草泥马的,你敢打我?”严宝山捂着鼻子起身,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接着瞥了一眼跟随自己一同前来的三个狐朋狗友,说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帮我打他。”

    然而,三人却是站在原地谁也没有动。

    这个时候让他们冲上去,那不是找死吗?他们可不傻,陪严宝山吃喝玩乐而已,可让他们卖命,那可不行。

    严宝山愣了一下,“痛彻心扉”啊,这就是所谓的朋友吗?在自己遇到困难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这也让他彻彻底底的看清楚了他们的为人,让他失望透顶。

    深深的吸了口气,严宝山盯着宫本俊秀,说道:“有本事你别走,老子今天要是让你竖着走出了这里,老子跟你姓。”

    “哼,想叫人?不用,等我废了你,然后再送你回去。”宫本俊秀冷笑一声,再次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

    严宝山可不会什么功夫,完全是仗着家族的权势作威作福,一般人因为惧怕他家的权势,因此不敢得罪。可宫本俊秀可不在乎,他岂会把小小的严家放在眼里?况且,像宫本俊秀这样的极端分子,他的眼里更是认为华夏还像是民国时那般可以任人欺凌。殊不知,如今的华夏已是国富民强。

    “砰!”

    费睿出手挡住了他的拳头。

    宫本俊秀身子一晃,踉跄着跌坐在沙发上,惊愕的看了他一眼。显是没有料到这个小小的娱乐会所内,竟然还藏着这样厉害的人物。

    严宝山更是震惊不已,根本不曾想到费睿的身手如此了得。想想,刚才自己还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简直是无地自容啊。

    “宫本先生,给我个面子,不要在这里闹事,可以吗?咱们打开门做生意,图的是和气生财,这万一发生点什么事情的话,惹得警察过来对大家都不好,你说呢?”费睿的态度不卑不亢,却也给足了宫本俊秀的面子。

    “听说这里是天罚的地盘,费经理应该也是天罚的人吧?想不到天罚还真是藏龙卧虎啊,有机会的话,我还真的一定要好好的讨教讨教。”宫本俊秀嘴角浮起一抹阴冷的笑容。

    费睿的眉头微微一蹙,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宫本先生如果想要讨教的话,我随时恭候。不过,今晚我还是希望宫本先生可以给我面子,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今晚的消费全部算在我头上,希望宫本先生今晚可以玩个痛快。”

    “好。”宫本俊秀笑了一下。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告辞。”费睿道了声别,扶起严宝山走了出去。

    严宝山狠狠的瞪了那三人一眼,斥道:“都他妈给我滚,老子以后不认识你们。平日里老子待你们不薄,想不到有事的时候你们一个个的贪生怕死,草。”

    三人不屑的笑了笑,不但没觉得内疚,反而觉得严宝山小题大做。那种情况下,他们冲上去又能如何?什么事情也改变不了。

    殊不知,严宝山要的只不过是他们的一个态度而已。

    在你意气风发时,围在你身边的人不一定会是你的真心朋友,只有等到你落魄时,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朋友。

    日落西山你不陪,东山再起你是谁?

    “你没事吧?”费睿看了看严宝山,问道。

    “没事。”严宝山讪讪的笑了笑,尴尬不已,想想自己刚才对他颐指气使的样子,心里更是不堪。

    “谢谢你,今天如果不是你,恐怕我就……,唉!”严宝山叹了口气。

    淡淡的笑了笑,费睿说道:“你是我们的VIP客户,我怎么能看着你在这里出事呢。小事一桩,严少就不用再放在心里了。”

    这话一出,费睿更是无地自容。自己那么对他,他却还这么护着自己,其实他完全可以对自己不管不顾,任由自己被人打就是。

    “今天的事情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如果不狠狠的教训他一顿,以后我还有什么脸面出来混?”严宝山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

    “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费睿劝道。

    “费经理,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在你们会所内动手。等他离开会所后,我再动手,这样就不会给你添麻烦了。”严宝山说道。

    “我不是担心这个,我是想说这个宫本俊秀不简单,你的人恐怕不是他的对手,何必再自取其辱呢?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就别再放在心上了。我让人送你回去吧。”费睿说道。

    严宝山愣了愣,“他一个岛国人,我难道还怕他不成?”

    “话,我已经说了,听不听随你。我还有事情要忙,就不招呼你了,你自便。”费睿告了声辞,转身走了出去。

    他跟严宝山也没什么交情,说到这个份上已经足够了。既然严宝山不听,那他也管不了那么许多。

    看着费睿离去的背影,严宝山眉头微微蹙了蹙,不明白费睿为什么会怕宫本,明明费睿能打的过他嘛。不过,这始终是自己的事,也没有理由要让费睿替自己出面,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