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哥,有个叫宫本俊秀的岛国人在我们店,身手不错,我猜应该是伊邪那歧的人。现在应该怎么办?”

    回到经理室,费睿拨通叶峥嵘的电话。

    “宫本俊秀?”叶峥嵘愣了愣,说道,“该不会是跟宫本大地有什么关系吧?”

    顿了顿,叶峥嵘接着说道:“你盯紧一些,不要有任何的行动。如果他真是伊邪那歧的人,他到了华夏一定还会联系其他成员,摸清楚他们的底细再说。”

    “是。”费睿应了一声。

    薛冰把伊邪那歧的事情早已传达下去,其他堂口的人也都清楚这件事情,叶峥嵘自然也不例外。

    而宫本俊秀忽然出现在凯撒皇宫,似乎并非仅仅只是为了消遣而来。他既知凯撒皇宫是天罚的生意,应该也清楚天罚跟天门之间的关系,想必伊邪那歧也做了不少的功课。

    门外,一辆面包车快速的驶来。

    在凯撒皇宫的门口停下,车上走下四五个人,清一色的一身黑色西装,皮鞋蹭亮,都是练家子。

    “严少!”几人齐声的叫道。

    严宝山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就在外面等着,一会有人出来,给我狠狠的教训他一顿,出了什么事情我负责。这口气,我一定要找回来。你们办好这件差事,我一定不会亏待你们的。”

    严宝山虽然纨绔,可是,对待手底下的人却不差。这些人都是他父亲请的保镖,平时严宝山也经常的使唤他们,不过,每次严宝山都给予厚厚的赏赐。这方面,他是从来也不小气。所以,手底下的这些人自然而然也都很喜欢替他做事。

    费睿刚才救了他,也给足了他颜面,他也不能不兜着。自然,也不能去凯撒皇宫内闹事。可等宫本俊秀出来,那可就不算为难费睿了。

    交代完之后,严宝山走到车里坐下。

    约莫一个小时后,宫本俊秀从凯撒皇宫内走了出来。那名中年男子紧跟其后。

    严宝山从车里走了下来,看了看他,冷笑一声,“你不会以为这样就可以离开吧?”

    四名手下也围了上来,虎视眈眈。

    中年男子明显的露出一抹怯弱的神色,凑到宫本俊秀耳边,小声的说道:“一有机会你就先走,我跟严家也算有点交情,相信他们也不敢为难我。”

    宫本俊秀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就这么几个小角色,也配让我逃跑吗?”接着,瞥了严宝山一眼,冷冷的笑了一声,“看来刚才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啊。”

    “一会我会让你哭着求我。”严宝山愤愤的哼了一声,“动手!”

    话音落去,四名手下顿时朝宫本俊秀冲了过去。

    他们都是严宝山的父亲严肃花重金聘请的保镖,都是练家子。平时,一般都跟随在严肃的身边,为他解决了不少的麻烦。

    严肃是商场上的人,有时候难免也会得罪一些个黑道人物,这几个保镖就是专门保护他的。

    然而,他们在宫本俊秀的面前,却似乎并没有表现得如何的出色。绝对的实力差距,让他们根本无力抵挡宫本俊秀的进攻。不消片刻,便全部躺在了地上。

    这一幕,费睿清楚的看在眼里。

    宫本俊秀的功夫十分的奇特,刁钻,狠辣,以攻为守。

    论内功修为,或许宫本俊秀比不过费睿。不过,其招式却十分的奇特,费睿觉得如果两人真的交起手来的话,自己也未必可以占到便宜。

    严宝山惊骇的看了他一眼,双腿有些不自觉的颤抖起来。想不到宫本俊秀竟然厉害至此,这四个可是他父亲手底下最厉害的高手了。都怪自己没听费睿的话,不然的话,也不至于会这般。

    宫本俊秀冷冷的笑了一声,目光朝严宝山的身上扫过,“刚才我给人面子放你一马,你却不知好歹,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的话,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严宝山浑身不由的颤了一下,说道:“你不要乱来,如果我有什么损伤的话,我严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宫本先生,算了吧,严家在东海市还是有些地位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中年男子走了过去,劝说道。

    宫本俊秀眉头微微蹙了蹙,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说道:“冯青,我看你是弄不清楚情况是吧?你既然跟我们合作,那就要听我们的,明白吗?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中年男子讪讪的笑了笑,退开一旁。

    瞥了瞥严宝山,宫本俊秀说道:“我不管你严家在华夏有多大的势力,今天我都必须要好好的教训你一顿。如果你不服气的话,大可以来找我。”

    说完,宫本俊秀一拳砸了过去。

    严宝山吓得一声尖叫,竟然抱头蹲了下去。

    窝囊!

    平时耀武扬威,颐指气使,真有事情的时候却是这么的窝囊。

    那四名保镖看到这一幕,无奈的摇了摇头,也露出鄙夷的神色。

    男人,怎么也该有点傲气吧?即使明知不是他的对手,那也不能这般的窝囊。

    连这点傲气傲骨都没,哪里配做严家的人?跟他父亲严肃简直有天壤之别。

    “住手!”

    一声叱喝,费睿从屋内走了出来。

    宫本俊秀愣了愣,眉头微蹙,“费先生,你该不会又想插手吧?这可不是在凯撒皇宫内,你凭什么管?”

    “宫本先生,这里也是我凯撒皇宫的范围,严少又是我凯撒皇宫的VIP客户,不管怎么样,我也要保他。其实,这件事情也不过就是一件小事而已,何必要弄得那么大呢?宫本先生就卖我一个面子,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行吗?”费睿说道。

    “好,我就再给你一个面子,今天就暂且的放过他。不过,如果他再敢找我的话,谁来都没用。还有,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的讨教讨教。告辞!”话音落去,宫本俊秀举步离去。

    他也没有把握可以赢费睿,是以,不敢太过的狂妄。否则,以他的性格岂肯如此轻易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