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待在二楼的叶峥嵘,将他们之间的对话清楚的听在耳里,心里震惊不已。

    想不到,宫本美月竟然跟杨远偷偷的合作,而且,还想要夺取伊邪那歧的宗主之位。这个女人的野心可真不小啊。

    只是,他不知道宫本美月这些年来生活的有多么的艰难。如果他知道的话,恐怕也不会觉得宫本美月这么做有什么。很多事情,往往都是被逼的。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嘛。

    待宫本美月离去之后,杨远拨通自己父亲杨阳的电话。

    杨远和宫本美月不同,他一直深得自己父亲杨阳的喜爱,所以,他和宫本美月的事情并没有隐瞒杨阳,只是没有告诉宫本美月而已。

    因为宿怨的关系,杨阳对伊邪那歧自然没什么好感,也一直想要除掉他们。不过,这次的对手是天门,因此,杨阳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跟伊邪那歧发生任何大的冲突。是以,很支持杨远跟宫本美月之间的合作。

    如果能够借助伊邪那歧的力量一起对付天门,何乐而不为?

    等到除掉天门之后,再收拾伊邪那歧也不晚。到时候,如果宫本美月不肯乖乖的合作,将伊邪那歧归入天罪的话,完全有能力将伊邪那歧也一网打尽。届时,天罪将无敌于天下,统领江湖。

    “爸,大哥不但没有听你的命令,而且,节外生枝,竟然杀了伊邪那歧宗主宫本大地的儿*本俊秀。如果这件事情让宫本大地知道的话,咱们和伊邪那歧的战斗就无法避免了。这个时候跟伊邪那歧发生冲突的话,只会白白的便宜了天门啊。”杨远向来喜欢在父亲的面前打小报告,而杨阳也就吃这一套。

    “我好不容易跟宫本美月搭上线,就是希望在我们和天门冲突的时候,伊邪那歧的人不会捣乱,顺便还能帮我们一起对付天门。被大哥这么一搅合,事情恐怕会麻烦很多。刚刚宫本美月还来质问我,这件事情是不是我指使的。大哥放着正事不做,却去做这样的事情,我看他是根本不想刺杀秦彦。我在想,他是不是跟天门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杨远继续的鼓动道。

    “哼!”杨阳冷冷的哼了一声,斥道:“那个混小子,简直是越来越不像话,连我的命令都不听了?我一会给他打电话,你这边稳住宫本美月。她不是想除掉宫本大地坐上伊邪那歧的宗主之位吗?你告诉她,只要跟我们合作,我担保她可以。让她把这件事情推到天门的身上,如此,便可以让宫本大地将矛头对准天门。如果他们双方发生冲突,大打出手,咱们便可坐收渔人之利了。”

    “放心吧,爸,我知道该怎么做。”杨远点点头,应道,“我担心的是大哥那边乱来,会破坏到我的计划。这次的事情可以压下去,可是,如果他再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的话,到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我知道了,你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你大哥那边我来说。他如果再敢跟我阳奉阴违,就别怪我不客气。”杨阳愤愤的哼了一声,“啪”的挂断了电话。

    杨远得意的笑了一声,开心不已。

    这件事情对他而言,自然是利大于弊。如此一来,杨烟就更加的惹父亲讨厌,还有什么资格跟自己争?

    到时候再趁机除掉他,那便万事大吉。

    这一切,宫本美月自然是不知晓。

    离开杨远的家之后,宫本美月并没有回去,也没有联系叶峥嵘,而是打车直奔另一个方向而去。

    宫本美月的奇怪举动,也让叶峥嵘好奇不已。这个女人的精明和心机,着实让叶峥嵘吃惊不已,原本心中那一丝丝的好感,此刻也荡然无存。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宫本美月献身给他,并不是因为真心的喜欢自己,无非是想从自己的身上套取更多关于天门的消息而已。自己怎么会对这样的女人生出好感呢?

    其实,别说是他,就连宫本美月自己也不清楚心里究竟对叶峥嵘是一个怎样的感觉。

    就算是为了套取天门的资料,她也没有必要把自己交给叶峥嵘的。可昨晚,她还是情不自禁的这么做了。如今想来,她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约莫一个小时后,车子在一家酒店的门口停下。

    开门,下车,宫本美月径直的走进酒店内。

    因为担心被她发觉,叶峥嵘也不敢立刻的跟进去。看着宫本美月进了电梯之后,便一直守在电梯的门口,看着电梯在十八楼停下之后,叶峥嵘这才跟进电梯里。

    “砰砰砰!”

    敲响房门。

    片刻之后,房门打开,杨烟露出头,四处的扫了一眼,“进来吧。”

    随即,让开身,让宫本美月进屋。

    “什么时候来的东海?”杨烟问道。

    “前两天。”宫本美月走到沙发上坐下。

    “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杨烟边说边拿出一瓶水递了过去。

    “跟你说?哼,跟你说了你还会这么做吗?”宫本美月冷哼一声,叱问道,“我问你,是不是你派人杀了我弟弟宫本俊秀?”

    杨烟愣了一下,诧异的说道:“怎么可能?咱们之间的关系你又不是不清楚,我怎么会这么做?就算我真的要对他动手,那也一定会先告诉你的。”

    “不是你?我刚去见过杨远,他也说是你做的。你是不想去刺杀天门的门主,所以,想要通过杀了我弟弟,从而让你父亲打消让你刺杀天门门主的决定,不是吗?”宫本美月质问道。

    “怎么可能?杨远说的话你也相信?”杨烟说道,“我在天罪里的处境,你也很清楚,就跟你在伊邪那歧一样,我怎么会做对你不利的事情?就算是要杀你弟弟,那也绝对不是现在,还没有到时候。杨远不清楚你我之间的关系,是想故意的挑拨。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也应该给我父亲打电话说了这件事,又在我父亲面前告了我一状。杨远一直想置我于死地,你也不是不清楚,我们的处境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