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你说的倒是很轻巧啊。”秦彦鄙夷的笑了一声,说道,“我天门从不欺负弱小,但也绝对不会怕事。是你们先挑起的战争,那我天门就只能接招。如今你却又来跟我说和平相处,怎么?是以为我天门怕了你们,不敢跟你们斗吗?”

    “不是不是,秦门主千万不要误会,我没有这个意思。”杨烟说道,“我想说的是,这件事情不是我的主意,是家父一意孤行,我也劝过他很多次,希望他可以放弃这个念头。但是,怎奈家父不听我的劝告,听凭我那好事的弟弟挑拨,这才闹出这么多的事情。秦门主也应该知晓,当初在青城的时候,若是我有跟天门为敌之念,又怎么会不趁机除掉你,而要放你走呢?”

    “你是觉得你能杀得了我?”秦彦冷声的说道。

    “我没有这么想,我想说的是,我根本从始至终都没想过要与天门为敌。其实,大家各做各的,也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何必非要拼个你死我活?真到最后打个两败俱伤,对大家谁都没有好处,这又何必?我是不想这么做的,只可惜,我做不了主。”杨烟叹了口气,一副很是为难的模样。

    冷冷的笑了一声,秦彦说道:“这是你们天罪的事情,跟我有什么相关?你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其实很简单,如果我能坐上天罪首领之位,我担保天罪和天门可以和平共处,大家互相合作,强强联合,相信必然会有一番更大的成就。”杨烟直言不讳的说道。

    “你是想借刀杀人?是想利用我帮你坐上天罪首领之位?”秦彦说道。

    “秦门主可以这么想,毕竟,我坐上天罪首领之位,要比我弟弟坐上这个位置好。如果是我弟弟坐上这个位置,天罪和天门的大战必然无法避免,到时候即使天门可以获胜,恐怕也会损失惨重。一年多以前,天门和天谴的一场大战,已经让天门元气大伤,如果再经过这么一次的话,只怕天门会从此一蹶不振吧?天门千年的基业,难道秦门主希望毁在自己的手里吗?”杨烟的态度倒是十分的坦诚,也毫不保留的说明自己的态度。

    “天门传承千年,靠的不是武力,而是一种精神。只要天门有一个人活下去,这个精神就会一直的延续下去,天门也终将重新崛起。任何组织,妄图消灭天门,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千年来,这样的组织不少,包括你们天罪在内,可结果如何?我们天门还不是好端端的生存到现在?当初若非是天门的门主心慈仁善,放你们天罪一条活路,你们焉能苟活至今?机会给了你们,本想大家同处一脉,可以互相理解,你们天罪可以改过自新;不曾想,你们不但不知悔改,却更加的变本加厉。既然是这样,那也就怨不得我们天门了。”秦彦语气豪放中透着些许的霸道。

    的确,任何一个组织能够永远的传承,靠的并非是武力。

    而是一种精神,一种传承下来的精神,可以让每一个人信仰笃定。

    “是,也许秦门主说的不错,就算大战爆发,天门也不一定会灭亡。可是,难道秦门主愿意眼睁睁的看着那么多的兄弟去死?和平得来不易,我们应该好好的珍惜,不是吗?”杨烟说道,“我既然来找您,我就是抱着诚意而来,也不想有任何的隐瞒。不错,我是想借助你们天门的力量帮我坐上这个位置,毕竟,靠我一个人根本无力做到。这对天门而言,不也是一件好事吗?有我提供的消息,你们便更能容易的对付天罪。而且,我坐上这个位置后,天罪和天门便能和平共处,岂非更好?”

    “理,是这么个道理,我又怎么知道你坐上天罪的首领之位后,会不会**膨胀,会不会又想掀起一场战争?”秦彦说道。

    “即使如此,你们对天罪了解的也更多,就算真的开战,你们也占尽优势,不是吗?”杨烟说道。

    不得不说,杨烟的话的确戳中了重点。

    对天罪了解的越深,也就越发的不惧怕它的威胁。

    如今,不就是因为对天罪知晓的太少,所以,秦彦才越发的担忧吗?

    秦彦本就没有打算拒绝杨烟,故意的摆出如此的态度,只是希望让杨烟清楚的知晓,自己不是他可以随意利用的。相反,秦彦要利用的是他。跟杨烟这样聪明的人打交道,可得多留个心眼,别看他此刻说的很诚恳,谁能保证他是真心实意?

    “是吗?可到时候你一旦和伊邪那歧联手,我们天门可就处在下风了啊。你不是跟那个宫本美月谈的很好吗?一旦你坐上天罪首领之位,就扶植她坐上伊邪那歧的宗主之位,你们两家联合,对我们天门可是大大的不利。而我却知道,你父亲对伊邪那歧恨之入骨,我完全可以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挑拨他们开战,而我坐收渔人之利,岂非更好?”秦彦微微耸了耸肩,淡淡的说道。

    “如果秦门主一定要这么想,那我也无话可说。就看秦门主愿不愿意赌了。”杨烟说道。

    眉头微微蹙了蹙,秦彦沉吟片刻,说道:“既然你抱着这么大的诚意过来,那我也不想多说其他。首先,我也要先看看你的诚意吧?我可不想被你利用,最后成为了你夺权的工具。”

    “那秦门主需要我做什么?”杨烟问道。

    “在青城的时候,你弟弟杨远曾经试图勾引我女人,而且,还绑架她,差点伤害到她。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你身上的话,我相信你也不可能忍下去吧?既然你想跟我合作,那么,我希望你拿出诚意出来,帮我解决你弟弟。反正,你不是说他想置你于死地吗?除掉他,对你应该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吧?”秦彦说道。

    “行,没问题。”杨烟一口应承道。

    秦彦微微愣了一下,有些错愕的看了他一眼,本以为他会推搪,找借口让他们去做,没想到竟然答应的这么爽快。

    要知道,一旦他真的对杨远动手,他就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