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爱情?

    其实,爱情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

    有些人即使在一起一辈子,也不可能有任何的爱情。因为爱情,本就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这些年,叶峥嵘也曾遇到过很多女人,也不乏有很多的好女孩。

    可是,不爱就是不爱。

    宫本美月震惊的看着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久久无语。

    叶峥嵘激动的语气,不似作假;那诚恳的表情,更是让人生不出一丝的怀疑。

    “来见你之前,我老大跟我说,让我追求你,用爱感动你,然后将你拉倒我们的阵营。我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因为我觉得爱情是不应该用来利用的,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那我和人渣有什么区别?我要追求你,那一定是因为我喜欢你,想要和你在一起。”叶峥嵘说道。

    他,从没有一刻像这般激动过,从没有一刻像这般紧张过。

    他的眼神紧紧的盯着宫本美月的眼睛,试图从她的眼神中判断出什么。

    宫本美月有些不敢直视他的目光,低头抿了口茶。

    许久,宫本美月抬起头,“你说你喜欢我,那如果我让你离开天门,加入伊邪那歧呢?你愿意吗?”

    叶峥嵘不禁一愣,愕然的看着她。

    “怎么?不愿意?哼,我就知道,你说爱我,不过就是希望我被你们利用罢了。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也不过就是一个借口而已。”宫本美月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那也应该清楚我是你的敌人,以后我们再见面的话,那就是敌人。”

    说完,宫本美月起身,就欲离去。

    其实,宫本美月心里对叶峥嵘也有好感。也正是因为那样的好感,让她自己也搞不明白,糊里糊涂的就献了身。也正是因为那样的好感,让她此刻更加的讨厌叶峥嵘。

    嘴上说的天花乱坠,说什么爱自己,还不都是假的?

    “等等!”叶峥嵘起身叫道。

    宫本美月停下脚步,转头看着他,“怎么?你是想现在就对我动手吗 ?”

    “我答应你。”叶峥嵘说道。

    宫本美月愣了愣,愕然的看着他。

    他,他真的愿意为了自己放弃天门?

    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暖意,宛如沐浴在春日的阳光之中,享受着春风拂面。

    “只要你答应我,以后伊邪那歧不要跟天门为敌,我答应你,我愿意退出天门,跟你加入伊邪那歧。”叶峥嵘说道,“只要能跟你在一起,这些又算的了什么?”

    宫本美月僵在了那里,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这么多年来,她是第一次感受到被人关爱的感觉,第一次有男人肯为自己放弃那么重要的东西。

    曾经,她的身边也出现过不少的男人,都花言巧语的说着如何如何的喜欢他,可却没有一个真的肯为她付出什么。叶峥嵘,是唯一的一个。

    就是这个唯一,她又怎么能不感动?

    这些年的尔虞我诈,权力争斗,小心翼翼,也让她觉得有些疲惫。

    如果真的可以跟叶峥嵘相携白头,那还有什么可追求的?

    沉吟许久,宫本美月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你还真的很天真,我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相见,只是敌人,我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话音落去,宫本美月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就在那转身的瞬间,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滑下。

    是,叶峥嵘的话让她感动,叶峥嵘的情也让她动容。可她却不能答应他。

    真的爱一个人,不是希望他活的更好吗?

    宫本美月很清楚叶峥嵘在天门生活的很开心,即使答应了跟自己在一起,以后他也会活的很不开心,这样的生活,又能维持多久?

    更何况,她处境的处境岌岌可危,又怎么能把叶峥嵘拉下水?

    因而,即使宫本美月对叶峥嵘有情,也不得不压制下去。

    她,一生都未遇到对的人。如今既然遇见,她又怎么舍得他死?

    看着宫本美月离去的背影,叶峥嵘默默的叹了口气。

    也许,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吧?

    “喂,义父!”

    门口,宫本美月接到一个电话。

    “马上给我回来!”宫本大地厉声道,“我在东海!”

    宫本美月愣了一下,慌忙的应道:“是,义父,我这就过去。”

    挂断电话,宫本美月不敢有丝毫的迟疑,连忙的拦下一辆的士直奔而去。

    叶峥嵘将宫本美月的话清楚的听在耳里,虽然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听宫本美月的语气也清楚发生了大事。

    宫本大地忽然驾临东海,必然是为了宫本俊秀被杀之事。很可能,宫本大地会将责任怪罪到宫本美月的身上,毕竟,他根本从始至终都没有相信过宫本美月。否则,又怎么会让她去组织伊邪那美?

    因为,他担心宫本美月继续的待在伊邪那歧,会因为她的声望不断的升高,最后影响到宫本俊秀接替伊邪那歧的宗主之位。

    如果真是这样,那宫本美月就危险了。

    叶峥嵘不敢怠慢,慌忙的驱车跟了上去。

    不管宫本美月是不是喜欢自己也好,此时此刻,叶峥嵘也不希望她出事。

    “老大,宫本大地来了东海,我正跟踪宫本美月过去,有什么事情我再联系你。”叶峥嵘拨通秦彦的电话。

    “你小心点,宫本大地可不是容易对付的,千万不要跟他交手,有什么事情回来再说,知道吗?”秦彦一愣,连忙的叮嘱道。

    “我知道,放心吧,老大,我有分寸。我只是偷偷的观察一下,看看能不能知道他们下一步的举动。”叶峥嵘说道。

    “好。”秦彦点了点头。

    没有再多言,叶峥嵘“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一路尾随,约莫一个小时后,车子在一间别墅的门口停下。

    看着宫本美月下了车,径直的走了进去。

    叶峥嵘也慌忙的跟上,偷偷的潜伏在窗户外,偷眼看去。

    客厅内,端坐着一位中年男子,浑身迸射出一股强大的气息,眼神冷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