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邪那美!

    是宫本美月独立创建的一个杀手组织,其成员为清一色的女性。

    宫本大地让宫本美月创建伊邪那美,就是专门用来从事一些伊邪那歧不方面出面之事。伊邪那歧需要维护自己的形象,在众人的面前伪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可面对一些不服从伊邪那歧的家族和宗门,那就需要伊邪那美暗中处置。

    这一次,宫本大地联合了杨阳,派遣伊邪那歧的人进驻华夏,为树立自己儿本俊秀的威望,而选择让他打头阵,指望他可以立下大功。

    知子莫若父!

    对于自己儿子的能力,宫本大地还是十分的清楚的,所以,这才又派了宫本美月前来协助。虽然他对宫本美月也不是十分的放心,但是自信在她身边安插了人,量她在短时间内也不敢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一,可以借助对付天门之事,削弱伊邪那美的力量,为将来宫本俊秀接掌伊邪那歧宗主之位做好铺垫。二,有宫本美月的伊邪那美相助,能更好的帮助宫本俊秀建功立业。而一旦立下功劳,自然也归属宫本俊秀。

    只可惜,他也没有想到宫本美月竟然有那么大的胆子,勾结天门的人,害死宫本俊秀;而且,还想要嫁祸给天罪,是可忍孰不可忍。

    而这一次,宫本美月也率领了大批的伊邪那美成员抵达东海。这其中,很多人跟她亲如姐妹,很多也都像她一样是孤儿,要不就是生活特别坎坷的人。她们在一起,互相的依靠,互相的寄托情同姐妹。

    如今,宫本大地欲置她与死地,宫本美月也清楚以宫本大地的性格,绝对不会放任伊邪那美那些人存在的。他从不会留下一个对自己有威胁的人,当初那么多敌对的人,不都成了刀下亡魂了吗?

    宫本美月可以不顾自己的安危,但是,她不能放任那些姐妹的生死于不顾。

    在联络点,宫本美月从出租车上走下。

    四处看了一眼,一如往常,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难道宫本大地还没有来得及动手?宫本美月暗暗的想道。

    可是,以她对宫本大地的了解,这不像是他的做事风格。

    不过,不管怎么样,既然已经来了,宫本美月也没有选择退缩的道理。

    到了门口,宫本美月敲了敲门,三长,两短!

    片刻,大门打开,一名女子出现在门口。

    “首领!”女子激动的说道。

    “嗯。”宫本美月应了一声,举步进屋。

    屋内,只有七八个人。

    “其他人呢?”宫本美月问道。

    “她们出去打探消息去了。”刚刚开门的女子回答道。

    “没有发生什么事吧?”宫本美月问道。

    “没有,一切都很好,我们都在等首领的命令呢。首领,我们这次是不是要做一次大的?姐妹们可都憋了很久了,这一次可是咱们伊邪那美好好扬威的时候了。”女子说道。

    宫本美月微微愣了一下,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裕子,你怎么忽然变得这么积极了?以前你可不是这样。”

    “没有,我这不是想要好好的表现表现嘛,也给您争一口气。我在想,如果这次咱们任务完成的好,宗主说不定会对你刮目相看,大大的提拔你呢。”裕子说道。

    “是吗?”宫本美月眉头微蹙。

    “首领,您先坐会,我给你倒杯水。”裕子一边说,一边转身。

    片刻之后,端了一杯水上来。

    “首领,你就赶紧吩咐吧,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裕子把水递了过去。

    宫本美月端起水杯,正准备喝的时候,旁边一名女子忽然叫道:“首领,不要喝,有毒!”

    宫本美月一愣,手不由得停了下来。

    此时,裕子猛然间拔出一把匕首,朝宫本美月刺了过去。

    快如闪电,眨眼间便到了面前。宫本美月“呼”的一下将水泼了过去,一把擒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拧。

    裕子吃痛之下,手中的匕首跌落在地。

    “裕子,你干什么?”宫本美月斥道。

    “宗主有令,取你性命。”裕子冷哼一声,挥拳砸了过去。

    旁边两名女子拦在宫本美月的面前,一边迎接着裕子的进攻,一边说道:“首领,你快走,我们替你挡住她们。”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动手。宗主有令,杀了她,会大大的奖赏我们。”裕子扫了其他人一眼,说道。

    “看来其他人都已经死了,是吗?”宫本美月眉头微蹙,“裕子,我一直待你不薄,想不到你竟然背叛我。我们可是出生入死的姐妹,你怎么能下得了手?”

    “哼,我从始至终都是宗主的人,你背叛宗主,那就是自取灭亡。枉你还是宗主的女儿,竟然不念宗主的养育之恩,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活着。宫本美月,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跟我去见宗主,或许宗主会念在你真心悔改的份上,给你一条活路;否则,你只有死路一条。”裕子说道。

    “原来是你?好,好。”宫本美月放纵大笑,“今天我就替死去的姐妹报仇。受死吧!”

    话音落去,宫本美月飞身而上,一拳直取裕子的胸口。

    “首领,你快走,这里已经被伊邪那歧的人包围了,不要做无谓的牺牲。我们留下来帮你断后,只有你逃出去,你才可以替我们报仇,替死去的姐妹报仇啊。”一名女子着急的叫道。

    “我既然来了,就没有想过可以活着离开。要死,今天我们姐妹就死在一起。是我害了你们,我更不能抛下你们而去。”宫本美月坚定的说道。

    她今天过来,本就没有打算可以离开。

    如今,姐妹的死,更是让她愤恨难平。

    即使知道这是一条死路,她也无怨无悔。

    三对六,宫本美月一方很明显的处在下风。

    虽然她的修为稳稳地压制住攻击自己的两个人,可剩下的那两个姐妹却是岌岌可危。而且,外面还有伊邪那歧的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