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无奈的叹了口气,山本雄一说道:“丫头啊,你还是那么固执。就好像当初我劝你离开伊邪那歧时,你无论如何也不答应一样。现在,我想让你跟我回去,你还是这么固执的拒绝。”

    “山本叔叔,我从没有想过要背叛伊邪那歧,可我走到今天这一步,却都是被逼的。谢谢你这些年对我的照顾,对我的疼爱,恕我不能答应你,不能跟你回去。”宫本美月说道。

    “既然这样的话,看来我只有动手了。”山本雄一无奈的叹道,“不过你放心,就算是豁出我这条命,也一定会在宗主面前保住你。”

    苦涩的笑了一下,宫本美月说道:“我怎么能跟山本叔叔动手呢?如果你一定要带我回去的话,就麻烦山本叔叔现在杀了我吧。”

    说完,宫本美月闭上双眼,引颈就戮。

    一则,她根本不是山本雄一的对手;二则,她也实在是无法跟他动手。

    山本雄一却有自己的想法,他必须要把宫本美月带回去,当着宫本大地的面把他们的误解化开。否则,就算宫本美月逃到天涯海角,也终究难以逃脱伊邪那歧的追杀。只有真正的解开这个误解,宫本美月才能真正的安全。

    他相信,这件事情还是有挽回的余地的,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丫头,委屈你了。”

    话音落去,山本雄一猛然一指点了过去。

    忽然间,一道身影从外飞身而入,挡在了宫本美月的面前,一拳迎了上去。

    山本雄一脸色微变,连忙的化指为拳。

    “砰”的一声,双拳对接,来人踉跄着退后几步。

    “叶峥嵘?”宫本美月微微愣了一下。

    “你个蠢女人,谁让你一个人来的?”叶峥嵘愤怒的斥道。

    责骂的语气中,更多的却是关爱。

    “对不起,我只是不想你跟我一起冒险。”宫本美月歉意的说道。

    “那我就愿意你一个人冒险吗?待会我再跟你算账。”叶峥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头看向山本雄一。

    此时,秦彦也缓步走了进来,目光瞬间的凝聚在山本雄一的身上。

    山本雄一微微愣了一下,“天门门主秦彦,玄武堂堂主叶峥嵘。丫头,你竟然真的跟天门的人勾结?”

    “山本叔叔,我没有。”宫本美月解释道。

    无奈的叹了口气,山本雄一说道:“丫头,你这样你让我怎么帮你啊,唉!”

    接着,转头看向秦彦,山本雄一淡淡的说道:“早就听闻天门门主的大名,没想到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你们能找到这里,看来我在外面的那些人,现在恐怕也都已经死了吧?”

    “暂时还没有,不过,他们今天绝对不能活着离开,包括你在内。”秦彦冷冷的说道,“你们伊邪那歧既然决定进军华夏,那就应该清楚会有这样的后果。”

    “当然,江湖恩怨,本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生死之斗。”山本雄一说道,“不过,能跟赫赫有名的天门门主一战,倒也不枉此生。我不知道丫头为什么会跟你们在一起,但是,我希望你们不要是利用她。”

    秦彦微微愣了一下,看了看宫本美月,然后转向山本雄一,微微点了点头。“山本先生的大名我也早有耳闻,在岛国,你的声誉比宫本大地要好。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应该跟他同流合污。山本先生,我敬重你是个人才,不如你加入我们天门,也比你留在伊邪那歧要好,你说呢?”

    淡然一笑,山本雄一说道:“你知道的,这根本就不可能,咱们各为其主,立场不同。”

    “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只有一较高下了。”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转头看向叶峥嵘,说道:“你带她先走,这里交给我就行。”

    “不,老大,我怎么能抛下你不管?”叶峥嵘坚定地说道。

    秦彦微微耸了耸肩,“也罢!”

    外面,已经被天门的人团团包围,有赵成虎在指挥着,应该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这是削弱伊邪那歧实力的一个很好的机会,虽然秦彦对山本雄一的印象很不错,但是,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山本先生,得罪了!”

    话音落去,秦彦大喝一声,挥拳砸了过去。

    体内的真气,宛如银河落水一般,倾泻而下。去势凶猛,如猛虎下山,鲸吞天下。

    山本雄一不禁一怔,慌忙的挥拳迎了上去,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

    传闻中的天门门主,那都是修为相当高深的存在,每一个都是怪才。更何况,眼前这位,可是曾经打败过端木文皓的人。

    叶峥嵘转头看了看宫本美月,注意到她肩膀上的刀伤,眉头不由的微微一蹙,“是谁伤的你?”

    “是我!”裕子愤愤的道。

    如果不是山本雄一的横插一手阻拦,此时宫本美月或许已经死在自己手里,哪里会有这些节外生枝的事情?

    裕子想着回去后一定要在宫本大地的面前好好的告山本雄一一状。

    “你敢伤我的女人?找死!”叶峥嵘的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飞身而上。

    裕子慌忙的挥刀迎了上去,其余的三名女子也都紧跟而上。

    可是,他们又哪里会是叶峥嵘的对手?

    “砰砰砰!”

    只听得三声惨叫,那三名女子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当场毙命。

    裕子更是大惊失色,心里顿时没有了底气。

    面对这样的高手,自己还有任何的胜算吗?

    她想要逃走,可是根本就没有机会,叶峥嵘也不会给她机会。

    敢伤害自己的女人,叶峥嵘焉能饶她?

    冷笑一声,叶峥嵘探手擒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拧。

    裕子一声惨叫,手中的匕首跌落下去。

    叶峥嵘顺手接住,“噗嗤”一声刺进她的肩头。正是宫本美月受伤的地方。

    “啊……”裕子惨叫一声。

    “还没完呢。”叶峥嵘冷冷一笑,手中的匕首宛如流星一般,闪过道道寒光,接二连三的刺在裕子的身上。

    可是,却都非是致命伤。

    很明显,叶峥嵘是想要发泄心中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