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诊所!

    这应该是距离上次天门大会之后,最大的一次聚会。

    薛冰、白雪、石绾、皇擎天、阎芷语、赫连彦光、叶峥嵘、宫本美月、杨嫣,全部聚集墨子诊所。

    段南在岛国,进行着破坏伊邪那歧的动作。

    刑天、独孤白辰和萧薇,则是在外地对付天罪。

    根据他们传来的消息,这次对付天罪的行动,因为行动迅速,损失并不大。不过,秦彦相信,恐怕也根本就没有伤到天罪的根基。

    想要彻底的剿灭天罪,恐怕并非那么容易。

    杨烟可不像他老子杨阳那么狂妄自大,相反,杨烟更加的有心计和城府。加上,他背后还有一个神秘的老者。

    事后,秦彦和皇擎天、赫连彦光也讨论过那个老者的身份,他们一致觉得对方的背影十分的熟悉,似曾相识。可是,却如何也猜不出他的身份。

    对方扶植杨烟,其背后必然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如此强大的对手,不免让他们感觉到头疼。

    不过,正如皇擎天所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烦心也没有用,只会让自己失去理智,变得看不清楚事实。事情既然走到这一步,那也就只能是见招拆招,积极面对。

    这,与其说一次庞大的天门聚会,倒不如说是一次家庭的聚会。

    一大早,秦彦便和杨嫣去了菜市场。

    这种惬意的家居生活,倒是让秦彦十分的向往。可他清楚,这样的日子不会太久。在没有解决天罪和伊邪那歧之前,他是不可能能安心的享受这样的生活。

    大家分工明确,女孩子帮忙洗碗洗菜,秦彦亲自下厨。

    只有皇擎天、赫连彦光和叶峥嵘,倒是变成了闲人,在客厅里聊着。

    自从上次联手对付端木文皓之后,皇擎天和赫连彦光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虽然他们平时很少能坐在一起聊天,可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兄弟秦彦,彼此也不再那么的陌生和敌对。

    至于叶峥嵘,在身份上,他是天门玄武堂的堂主,跟皇擎天和赫连彦光是有着一定的差距的。不过,因为他特殊的身份关系,倒也很他们聊得十分愉快。毕竟,叶峥嵘也算是墨离的半个徒弟。

    同是师兄弟,应该能够彼此理解的。

    “查出天罪那边的消息了吗?”皇擎天看了看赫连彦光,问道。

    “没有。”赫连彦光摇了摇头。

    “没消息也就是说有消息了。如果是杨阳成功的话,天罪的报复行动应该来了。所以,应该如我们猜想的一样,是杨烟,是他胜了。”皇擎天眉头微蹙,“杨阳坐镇天罪这么久,必然培养了一批的心腹。杨烟想要坐上这个位置,肯定没那么容易,所以他现在应该是忙着处理自己的政敌,建立自己在天罪的权势。不过,我想以杨烟的本事,应该用不了多久。”

    “你是说,等杨烟真正的掌握了天罪之后,便会有所行动?”赫连彦光微微一怔。

    “现在还不清楚,也不知道那个背后的人到底有什么目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杨烟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举动,因为他很清楚他的实力还不足以跟我们抗衡。所以,应该暂时不会。”皇擎天说道。

    顿了顿,皇擎天又接着说道:“你没有觉得上次我们见到杨烟的时候,有什么不对吗?”

    论精明,或许秦彦比不上皇擎天,任何事情,皇擎天几乎都能很冷静的对待,看的很透彻,分析的很清楚。

    可秦彦,属于大智若愚。他的身上有着皇擎天所不具备的一种特殊的魅力,可以让那些接近他的人不由自主的亲近他,信任他。也正是因为如此,天门变得不再像以前那么的冷漠,完全靠着规矩去将所有人绑在一起。

    “你是说杨烟的修为变高了?”赫连彦光显然也看了出来。

    “嗯。”皇擎天微微点了点头,说道:“那天杨烟对付那对双胞胎的时候,我就有注意他。很明显,他的修为变得更高了,他明明可以很轻松的就胜过那对双胞胎,却故意的拖延。我想,他一方面是不想跟我们一起联手对付杨阳,希望我们打个两败俱伤;另一方面,也是想要在我们的面前隐藏自己真正的实力。”

    “应该是他背后的那个人传授了他什么厉害的功夫。”赫连彦光说道。

    “天下武学,想要练到登峰造极,都是需要时间的,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是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提升修为的。我曾听巫门的阎门主说过,他有一门功夫,可以在短时间内将自己的实力提升一到两个级别,可这也仅仅只是短暂的。就是如此,他的身体所遭受的重创也是非常的严重。看来,这个杨烟应该也是学了类似的功夫,这也说明他背后的那个人更加的可怕,修为只怕远远的凌驾于杨阳之上。如果他成为我们的敌人的话,那将是一个最可怕的敌人。”皇擎天眉头不由紧蹙,脸上浮出一抹担忧的神情。

    “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人物?看来,这江湖上还真是高手辈出啊。”叶峥嵘叹道。

    先是端木文皓,接着又冒出一个杨阳。如今,又多了一位不知身份的神秘高手。

    “江湖之大,人才辈出,也不奇怪。”皇擎天说道,“峥嵘,接下来很可能就要麻烦宫本美月了。需要她去接近杨烟,咱们对杨烟了解的越多,对他的计划知道的越清楚,咱们也就越可以占据主动。”

    “我明白,我已经跟她说过,她也已经答应。”叶峥嵘说道,“只不过,咱们要对付伊邪那歧,就肯定要杀掉宫本大地。不管如何,宫本大地始终都是她的义父,她很难忍心下手。”

    “她可以不必动手,这件事情交给我们办就好。你也要多劝导劝导她,我们和伊邪那歧的一战时无法避免的,除非宫本大地放弃,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有时候,还是需要做出选择的。”

    “嗯。”叶峥嵘默默的叹了口气,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