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看到这一天的,一定会。”宫本大地坚定地说道。

    山本雄一笑了笑,不再言语。

    说再多又有什么用?此时的宫本大地已经被胜利的**冲昏了头脑,无论自己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的。

    山本雄一的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伊邪那歧千年的基业恐怕就要毁在今朝了。他也无颜面对伊邪那歧历代宗主,死,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来人,把他给我押下去,好生的看管。记住,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别亏待了他。我要他活着,要他亲眼看到我的胜利。”宫本大地说道。

    话音落去,有两名手下上前,看了看山本雄一,态度还是很恭敬,“山本先生,走吧!”

    他们,不过就是伊邪那歧的小人物,此时也不敢贸然的得罪山本雄一,谁知道那一天宫本大地又会把他放出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再说,也是宫本大地命令他们好好照顾山本雄一的。

    忽然,两道身影从外飞射而入。

    “砰砰!”

    两名手下发生一声惨叫,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

    山本雄一微微一怔,错愕的看了眼前的人一眼,“你们……?”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一路尾随而来的皇擎天和赫连彦光。

    在山本雄一离开墨子诊所时,秦彦就意识到他很可能会有危险,所以就让皇擎天和赫连彦光跟了过来。无论如何,也要保住他。

    一来是因为山本雄一的为人仗义,值得敬佩;二来也是因为山本雄一在伊邪那歧的地位很高,将来宫本美月如果想要坐上伊邪那歧宗主之位,恐怕还离不开他的支持。

    所以,当秦彦一个眼神看向皇擎天的时候,皇擎天便已明白秦彦心中所想。

    “你没事吧?”皇擎天转头看了看他,问道。

    “你们不该来的,这是让我有口也说不清了啊。”山本雄一苦笑一声。

    他明明没有背叛伊邪那歧,可皇擎天和赫连彦光这么一出现,就算他没有背叛,那也解释不清了。

    宫本大地的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冷冷的笑了一声,“山本,现在你还敢说你跟天门没有勾结吗?”

    山本雄一默默的叹了口气,无言以对。这种时候,他还能说什么?再多的解释也都显得苍白无力。

    “你就是皇擎天?天门上任门主墨离的大弟子,被称为天才的那位?”宫本大地看了看皇擎天,说道。

    “是。”皇擎天耸了耸肩。

    “那你应该就是金刚不坏神功的传人,赫连彦光了,对吗?”宫本大地又转头看向赫连彦光,说道。

    “宫本宗主知道的不少啊。”赫连彦光冷冷一笑。

    “天门的门主秦彦呢?他怎么没有来?”宫本大地问道。

    “我们门主说一个小小的伊邪那歧,根本不值得他亲自出手,所以就没有过来。”皇擎天淡淡的说道。

    宫本大地眉头一蹙,愤愤的哼了一声,“好狂妄的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也罢,等我亲手宰了你们两个之后,再去找他算账。听说你们是他的左膀右臂是吧?杀了你们,那就等于断去了他的手脚,倒也不错。”

    “就怕你没那个本事。”皇擎天不屑的笑了一声,挑衅道。

    “哼,你们天门的人管的还真的很宽啊,连我们伊邪那歧的事情都要插手。待会你就清楚我有没有那个本事了。”宫本大地冷冷的笑了笑。

    “你们走吧,这是我们自己的事。”山本雄一催促道。

    他不清楚皇擎天和赫连彦光的修为到底如何,也不知他们是否能胜得过宫本大地,只是,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让他们插手自己的事。更何况,如今他已经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只想一死了之,以明心迹。

    “山本先生,为了这样的人,你值得吗?就算你死了,又能改变什么?你不但什么也改变不了,你还会一辈子被认定了是伊邪那歧的叛徒,背着一身的污名赴黄泉,你甘心吗?我知道你情深义重,不想让他觉得你不忠不义,可是,你这么做却是最傻的选择。”皇擎天劝说道,“我也曾经被我的兄弟们误会过,可我没有想过死,因为我知道死根本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

    “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你们的意思,可我不能跟你们走。我山本雄一一生光明磊落,如果我今天走了,那就真的就一辈子背着这个污名了。你们的好意我领了,你们还是赶紧走吧,替我转告美月,让她一定要好好的活着,替我照顾好她,我就心满意足了。”山本雄一说道。

    冷冷的笑了一声,宫本大地说道:“哼,今天你们谁也休想可以离开这里。”

    话音落去,宫本大地纵身而起,一掌狠狠的拍向皇擎天。

    九阳心经,一门至刚至阳的武学。出招犹如长虹贯日,势不可挡,刚猛非常。而宫本大地,更是将九阳心经练到了第九重,这也是他自信的原因。若非如此,他又怎敢贸贸然的率伊邪那歧的人来华夏呢?

    “擎天!”赫连彦光叫了一声,浑身气势陡增,挥拳迎了上去。

    皇擎天焉能不明白赫连彦光的意思?

    “山本先生,得罪了!”

    山本雄一微微一愣,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皇擎天便一指点在了他的身上。顿时,山本雄一昏迷过去。

    没有丝毫的犹豫,皇擎天抱起山本雄一,“嗖”的一声便窜出了屋外。

    他们这次的目的,只是救山本雄一而已,而非是跟宫本大地以命相搏,没有必要在这里跟他纠缠。

    九阳心经,对上金刚不坏神功,同是刚猛霸道的功夫。

    “砰”的一声,赫连彦光顿觉一股强大的气势扑面而来,不由自主的踉跄着退后两步。也不纠缠,赫连彦光借势飞了出去,狂奔而去,眨眼间便消失不见。

    宫本大地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愤愤的哼了一声,“哼,金刚不坏神功,也不过如此。迟早我会将你们一一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