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432章 找乐子
    很多时候,有些事情是没有选择的。

    山本雄一当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却没有能够力挽狂澜的力量。正如秦彦所说,他可以选择帮助宫本大地实现他的野心,可是,最后导致的结果可能是有更多无辜的伊邪那歧的成员牺牲,这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只能是求秦彦给宫本大地一条生路,这也算是对得起他对宫本大地的义气了。

    大忠大义,方为忠义。

    “这件事情始终都要让美月知道的,你准备怎么跟他说?”山本雄一问道。

    犹豫片刻,秦彦说道:“我也不知道,再等等看吧,到时让峥嵘去跟他说。虽然我也有些不忍,但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哎,没想到会是这样。”山本雄一默默的叹了口气。

    “山本先生,我就不多打扰了,你跟宫本小姐好好聊聊吧,我就先告辞了。”秦彦说道,“这里很安全,你可以放心。”

    “嗯。”山本雄一点头应了一声。

    他明白,秦彦是给他时间和机会,让他可以跟宫本美月单独的聊一聊,也算是给宫本美月一点心理准备吧。

    其实,宫本美月心里也很清楚,天门和伊邪那歧之间的一战唯一避免的方法就是宫本大地去死。她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出现,只能选择逃避。

    就算是以前,她跟杨烟合作,也想过要坐伊邪那歧的宗主;但是,却从未想过要杀宫本大地。虽然宫本大地待他并不好,但是,始终都算是她的义父,对她有养育之恩。

    秦彦告辞离去之后,便驱车回到墨子诊所。

    皇擎天和赫连彦光都不在,他们没有住在墨子诊所,毕竟这样也不是很方便。杨嫣去忙着筹备公司在东海的办事处,沈沉鱼和沈落雁姐妹也都不在东海,石绾去了药王门。

    这一年多以来,石绾的药王门发展的十分迅速。在她的发展之下,中医在国际上的地位也越来越高,不过,想要彻底的将西医压下去,也没有那么容易。毕竟,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西医已经根深蒂固。

    况且,石绾也没有想过要将西医彻底的打压下去。无论中医也好,西医也好,都有各自的长处,石绾不是那种盲目自大,以为中医可以完全掩盖西医光芒的人。中医和西医,应该是相辅相成,互相取长补短,这才是最良性的发展。

    墨子诊所内,只有白雪一个丫头在。

    平常的时候,她基本上都会跟石绾一起去药王门,帮石绾处理一些事务。不过,现在秦彦在东海市,白雪自然是想借这个机会好好的跟他腻歪腻歪。

    看到秦彦进屋,白雪慌忙的迎了上去,“大哥哥!”

    还是如往常一般,调皮刁钻,一把搂住秦彦,跃起,双腿紧紧的夹住秦彦的腰部。

    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一声,说道:“多大了啊?还这样?赶紧松开,被人看见像什么话。”

    “我喜欢。”白雪撇了撇嘴。

    就这样,白雪像是树懒一样紧紧的搂着秦彦。

    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屋内坐下。

    “可以松开了吧?”秦彦白了她一眼。

    其实,他也很享受这样的感觉。男人嘛,有时候也喜欢女人偶尔的对自己撒个娇,喜欢女人偶尔的很依赖自己,这会让一个男人感觉到自己被需要。

    “今天诊所的四周多了很多陌生人,好像是冲着咱们来的。”白雪凑到秦彦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说完,还不忘在秦彦的耳边吹了口气,咬了一下他的耳垂。

    酥*痒的感觉让秦彦不自觉的扭动身体,逗得白雪嘻嘻的笑着,开心不已。

    “知不知道什么人?”秦彦问道。

    “我让咱们的人偷偷的听过他们谈话,都是岛国人,我估摸着应该就是山本雄一说的那帮杀手吧?他不是说宫本大地找了一帮杀手来东海了吗?估计一方面是打探宫本美月的下落,一方面也是想暗中伺机对付我们。”白雪说道。

    秦彦愣了愣,说道:“小丫头越来越聪明了啊,懂得分析了。”

    “那是,我可是青春与美貌并存的美少女。”白雪得意的说道。

    “想不想找点乐子?”秦彦嘴角扬起,坏坏的笑了一下。

    “什么乐子?”白雪愣了一下,“这大白天的你就这么有兴趣?行,你等我,我去把门关上,咱们就在沙发上。”

    说完,白雪就欲起身。

    “想什么呢?”秦彦剜了她一眼,“你脑袋瓜子里就不能想点正经的事?这男人也好,女人也好,可不能沉迷于色,伤身,伤神。”

    “你有色吗?油腻大叔一枚。”白雪撇了撇嘴,损道。

    “胡说,我怎么说也是小鲜肉啊。”秦彦瞪了她一眼,“起来,跟我走吧。”

    白雪兴冲冲的起身,跟着秦彦走了出去。

    诊所外,不远处的路边,有个年轻人摆着一个贴膜的小摊子,乍一眼看上去没有丝毫的问题。不过,仔细想想,谁会把摊子支在这里?这摆明了就是有目的嘛。而且,那个年轻人似乎也没有什么心思,目光四处的扫着,带着一点贼兮兮的感觉。加上他身上散发出的那股肃杀的气息,更加足以证明他不是一般人。

    “贴膜是吧?多少钱?”秦彦走到他面前,问道。

    “看你贴说明膜,钢化膜贵一点,二十。”年轻人倒是说的一口很流利的汉语。

    “行,帮我贴一张。”秦彦将手机递了过去。

    年轻人接过,倒是很认真地贴了起来,动作十分的娴熟,还真像模像样。

    “你怎么把摊子摆在这?这里的生意可不怎么好,还不如去天桥或者公园呢。”秦彦说道。

    “城管抓的紧,做点小买卖也不容易。”年轻人苦笑一声,回答的倒是让人找不出问题。

    的确,在华夏,谁不知城管的威力?

    给我五百城管,便可踏平东洋。

    “真不容易啊,其实你这么年轻,做点其它的事情也行嘛,干嘛非要干这个?”秦彦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