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主,刚刚收到段南那边的消息,宫本大地昨天连夜回了岛国。”

    翌日,薛冰一早便来到了墨子诊所。

    “回了岛国?”秦彦愣了一下,一边吃着早点,一边说道,“他怎么忽然这个时候回岛国?”

    “听段南说,好像是一年一度的伊邪那歧祭祖的日子。宫本大地身为伊邪那歧的宗主,自然要亲自赶回去主持祭祖仪式,这是伊邪那歧的大事,宫本大地自然不能不到场。而且,根据段南所说,伊邪那歧祭祖时,在他们的神庙之内,只有伊邪那歧的宗主一个人可以进去。”薛冰说道。

    秦彦微微一愣,“这倒是个好机会啊。咱们可以趁这个机会除掉宫本大地,到时候伊邪那歧的事情便可以解决,也省去这个麻烦。剩下的,就只是杨烟和他的天罪了。”

    “杨烟的修为顶多也就跟门主持平,应该不足为患吧?”薛冰说道。

    “如果单单是一个杨烟的话,的确如此,可是,我担心的是他背后的那个人。此人行踪神秘,高深莫测,而且,尚且不知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秦彦叹了口气,说道。

    “这方面我会留意的,会想办法调查。”薛冰说道,“根据我们收到的消息,天罪那边已经举行了大会,不过,杨烟并没能坐上天罪的首领之位。”

    “怎么会?按照天罪的规矩,杨烟是杨家唯一的继承人,他理应接掌天罪啊。”秦彦诧异的问道。

    “按理说应该是这样,不过,听说是天罪的两朝元老,十大长老之一的卫宇坚决的反对,所以,这件事情就拖了下来。我想,杨烟如果想要坐上这个位置的话,那就势必会想办法解决卫宇;否则,他没可能坐上天罪首领之位。而且,如果让卫宇知晓杨阳是死在杨烟的手里,知道杨烟跟我们有关系的话,只怕他会死的更惨。”薛冰说道。

    “这样也好,天罪内部的麻烦越多,对我们来说越是好事。不过,我想以杨烟的精明,这件事情用不了多久就会摆平。不过,至少能给我们争取更多的时间,让我们先摆平伊邪那歧。”秦彦说道。

    微微点了点头,薛冰说道:“这倒是。其实我也很奇怪,那个奚慧竟然会选择支持杨烟,她不可能不知道是杨烟杀了她儿子杨远,理应对他恨之入骨才是。可是,奚慧手底下的八大天王竟然全都选择支持杨烟。再加上原本支持杨烟的那些人,单单依靠一个卫宇反对,的确没有办法阻止杨烟。”

    “先不说这些了,天罪那边你派人盯紧一些,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汇报。还有杨烟背后的那个人,想办法摸清楚他的底细。不过,千万不要轻举妄动。”秦彦叮嘱道,“我一会去找擎天和彦光商量一下对付宫本大地的事情,你给我们订好机票,我们今晚就直飞岛国。稍后我会联系段南,到那边之后再接头。”

    “好。”薛冰应了一声。

    “我不在东海的这段时间,天门的事情就全权交给你负责了,辛苦你了。”秦彦感激的说道。

    这一年多以来,几乎天门的大小事务都是由薛冰在处理,这的确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若非是有薛冰的帮忙,秦彦这个门主哪里能过的这么自在这么潇洒?

    在所有的女人中,秦彦最爱的是沈沉鱼,可最能帮他的却是薛冰。

    而且,她们都无怨无悔的为秦彦付出着,这让秦彦十分的感动。

    “你放心吧,我会打理好的。”薛冰应道。

    “我还是那句话,有些事情能交给下面人去做的就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别总是事事亲历亲为,这样太辛苦了。你又不是铁打的?就算是铁打的也撑不住啊。知道吗?”秦彦关切的说道。

    幸福的笑了笑,薛冰说道:“我有分寸的,你不用担心。倒是你们,这次去伊邪那歧的地盘可一定要小心一点,那里不是东海市,咱们的人手不多。”

    “放心吧,有段南和他的人,应该够了。而且,咱们这次的目标是宫本大地,是偷袭,不是全面开战,不会有事的。”秦彦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

    “天罚在那边不也有人吗?让叶峥嵘跟天罚的人打声招呼,让那边的人也帮点忙,多少也能有帮助。”薛冰说道。

    “是哦,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行,一会我就跟他说。”秦彦点了点头。

    顿了顿,秦彦说道:“那就先这样,我去找擎天和彦光谈谈,你赶紧把机票订好。”

    一边说,秦彦一边起身。

    道了声别之后,举步离开,驱车直奔皇擎天所住的酒店而去。

    临行之际,给赫连彦光也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也去皇擎天的酒店。

    伊邪那歧的祭祖仪式,而且,神庙内只有宫本大地一人可以进去,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只要他们能够偷偷的潜入进去,埋伏好,给宫本大地来一个突袭,便能很快的解决战斗。

    宫本大地一死,伊邪那歧群龙无首,宫本美月便可以顺势接掌伊邪那歧,从而和天门和平相处,彻底的解决伊邪那歧这个麻烦。

    剩下的,便是杨烟的天罪,和他背后的那个神秘老者了。

    只是,想起那位老者,秦彦不禁愁上眉梢。

    以那天的情形来看,对方的修为显然不低,只怕还要凌驾于杨阳之上。更重要的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关于他的任何一点点的资料,连对方想做什么都不清楚,这样的敌人的确太可怕了。

    当夜!

    秦彦和皇擎天、赫连彦光便直奔浦东国际机场,坐上飞机,直奔岛国而去。

    事隔一年,再次的踏入岛国,秦彦有些感概万千。

    第一次到岛国时,是为了寻找玄武的下落,在岛国也折腾出不少的风波,也有一段迤逦的艳遇。

    飞机上,三人谁也没有说话,闭目养神。

    只希望这次的事情能够顺利的解决,那也不虚此行。秦彦可不希望牵扯出其他的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