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休要猖狂,我还未尽力呢。”毛永昊冷哼一声。

    被一个后辈给如此的击退,毛永昊面子自然有些挂不住。若是不找回颜面的话,那岂非要被江湖人笑话?好歹,他在唐人街,在M国也是响当当的人物。

    “我也一样。”秦彦嘴角微微扬起,勾起一抹邪邪的笑容,淡淡的说道。

    毛永昊眉头一蹙,大喝一声,再次的挥拳攻了上去。

    两人你来我往,刹那间便交手百招。

    然而,秦彦却丝毫未落下风,这让毛永昊暗暗的吃惊不已。可笑的是自己刚才还说十招打败他,如今算是被彻底的打脸了。

    眼看着也差不多了,秦彦也不想再跟他继续的纠缠下去,猛然间栖身而上,动作快如闪电一般,一指点在了毛永昊的身上。

    毛家的功夫,有着很显著的特点,他们一身的肥肉可以帮他们抵消对手很强大的攻击。若是一般的横练功夫碰到他们,还真的只有吃亏的份。

    当然,如果是赫连彦光的金刚不坏神功,凭借他强大的修为也一样可以重创他。

    因为秦彦跟毛世豪交过手,自然也清楚的知道毛家的功夫优点和缺点所在。而毛永昊的修为很明显的要高过毛世豪很多,秦彦又没有类似于赫连彦光的金刚不坏神功那般强大而霸道的功夫去完全的以实力碾压毛永昊;因而,他用了一种很巧妙的方式。

    武学一道,很多时候是相生相克的。

    就好像毛家的这门功夫,对横练的功夫就是克星,在同等修为之下,毛家自然是稳操胜券,甚至可以碾压别自己修为尚且高上一些的横练功夫。

    而秦彦的这门功夫,自然也是他们的克星。

    柔拳!

    类似于水的柔软,却能滴水石穿!

    这是一门点穴的功夫。被柔拳击中,对方身体的穴位会遭受重创,体内的真气也将无以为继,从而失去战斗力。

    这也是秦彦经常会使用的一门功夫!

    一指击中毛永昊。毛永昊顿觉不对,自己的肥肉根本无法抵消对方的攻击,体内的真气顿时泻了下去。

    旋即,秦彦一拳砸出,正中毛永昊的胸口。

    顿时,毛永昊一声惨叫,“蹭蹭蹭”的后退几步。

    “爸,你没事吧?”毛世豪慌忙的冲上前去扶住他。

    毛永昊惊恐的看向他,不敢置信。自己这一身的修为,虽说不算是天下无敌,但是,也不至于会输给一个后生晚辈吧?

    其实,他又哪里知晓如果按照辈分而言,秦彦也跟他算是同辈。

    他更不知,秦彦便是赫赫有名的天门门主。

    “毛家主,得罪了!”秦彦淡然一笑。

    毛永昊的嘴角不停的抽动,面色尴尬不已,难堪至极。不过,他倒也算有些气魄,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我输了,心服口服。”

    “其实,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跟毛家主好好的谈谈而已。况且,我跟令郎也算相识一场,本也不想把事情闹得太难堪。我们也不知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以至于你会如此的冷漠。传闻毛家在唐人街的势力庞大,毛家主为人也是宅心仁厚,为何独独对我等如此?”秦彦的言语也不再像先前那般的狂妄和霸道。

    “进屋再说吧!”毛永昊默默的叹了口气。

    毛世豪扶着自己的父亲,小心翼翼的朝屋内走去。

    “撒开!”毛永昊瞪了他一眼,斥道,“你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爸,我的事以后再说,以后再说。”毛世豪讪讪的笑道。转头看了秦彦一眼,吐了吐舌头。

    到客厅坐下,毛永昊挥了挥手,示意毛世豪泡茶。

    随即,看了看段婉儿,说道:“不是我对你们如此,而是你们段家曾经做的事情让我耿耿于怀,难以忘却。”

    段婉儿愣了愣,诧异的说道:“我段家曾经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那还是我太爷爷那一辈的事情。那时,我毛家在华夏也算是有些声望,也算是豪门大宅吧。可是,我太爷爷好赌,又好结交江湖上那些三教九流的人物,以至于家道中落。当时,我太爷爷迫于无奈,于是找到你们段家,希望你们可以帮忙。可是,却被你们段家一口回绝。最后,我太爷爷郁郁而终,而我爷爷也被当做猪猡卖到了M国。你说,我应该怎么对待你们段家的人?”提起这件事,毛永昊的语气还是有些愤愤不平。

    虽然已经事隔多年,可这件事情始终让他耿耿于怀。

    “毛家主,我想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我爷爷也曾经跟我提及过这件事情,临行之前也特意的交代过我,让我见到你一定要跟你解释清楚。其实,当年你们毛家找上门,并非是段家不愿意帮忙;而是,那时候段家的确拿不出那么多的钱。当时,为了资助孙中山先生革命,我段家先祖将所有的资产全部变卖赠送给革命党。之后听到您太爷爷过世的消息后,段家的人也曾经找过您爷爷,可是却一直都没有消息。这件事情也是我段家先祖耿耿于怀之事,临死之际一直不能忘怀,并嘱咐我段家的后辈,将来务必要想办法找到毛家的后人。”段婉儿解释道。

    “真的?”毛永昊微微一愣。

    “当然,我没有必要骗您老人家。”段婉儿说道,“后来我们也知晓了毛家在M国风生水起,也就彻底放下心来,也就没有再寻找你们毛家的后人。”

    默默的叹了口气,毛永昊说道:“看来,还是我太小人之心了啊。”

    “没关系,这都是过去的事情,大家有什么误会也都正常,只要能够解开就好。”段婉儿说道。

    微微点了点头,毛永昊转头看了看秦彦,说道:“想不到秦先生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的身手,实在是让我汗颜。敢问秦先生师承何门?尊师是……?”

    “毛家主也不是外人,我也就实话实说了。”秦彦说道,“我乃天门门主!”

    “什么?”毛永昊浑身一震,愕然的看了他一眼。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