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翻脸,比翻书还快,这似乎是他一贯的行事风格。

    明明上一秒钟,还是艳阳高照,转而,便又是狂风暴雨。

    对此,秦彦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在来M国之前,秦彦就很详细的阅读过他的自传,从而对他的性格做过很详细的分析。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秦彦一贯的做事风格。

    面对他的威胁,秦彦淡然一笑,说道:“如果你真的可以这么做,今天也就不会约我来此了。我天门的势力遍布全球,财力富可敌国,你可以将我们在M国所有的生意都封掉;但是,我想影响更多的还是你们,而非我天门。就算离开M国,我天门的生意依旧会做的红红火火,可你们却因此而损失大把的税收收入,会导致无数人失业,谁会更加的吃亏?”

    “而且,有仇必报,这向来是我天门的一贯行事风格。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那么,接下来你就要面对我天门疯狂的报复行为,到时候会有什么后果我想你也应该很清楚。”

    “你敢威胁我?”特朗眉头一蹙,厉声道。

    “如果你认为这是威胁,那我也无可奈何。我想说的是,只要你撤销你的命令,大家便可以和平共处,对你,对我,都有好处,你说呢?”秦彦说道。

    特朗眉头微微一蹙,似乎陷入了一阵沉思。

    “而且,我想,你也不愿意只是当一个傀儡吧?”秦彦语出惊人,让特朗不禁一愣,愕然的看了他一眼。

    “你什么意思?”特朗厉声问道。

    “我什么意思应该不用我说的太明白吧?你心里应该比谁都要清楚,不是吗?我有能力帮你摆脱控制,而我所需要的,不过是你放弃贸易战的想法。这对你、对我而言,不都是有利无害的事情吗?况且,你也应该清楚,贸易战从来都没有胜利者。你这么做,对M国会有什么样的影响你比我也更加的清楚。”秦彦说道。

    特朗眉头紧蹙,一时间,竟然有些无言以对。

    只能说,秦彦一席话,击中了他的心坎。

    特朗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也是一个很有算计的人,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看似很多时候都是有点无厘头似得;实则,都是经过深思熟虑。

    他如今所坐的位置,可以说也是“先知”的安排,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也不过就是先知的傀儡,很多时候也不得不听“先知”的安排。这种压抑和憋屈,也是他所不愿意的,只是,却又迫于无奈。

    不过,他也深知“先知”的厉害和手腕,所以,不得不一直忍耐着。

    对他来说,“先知”就是一颗毒瘤,一颗盘踞在M国的毒瘤。“先知”一日不除,他就难以有真正的权利,M国的经济军事等等,都要受到“先知”的控制。

    “这位老先生,你觉得我的话说的对吗?”秦彦转头看向坐在一旁的老者,微微的笑着。

    特朗也不由的转过头去。

    而伊万,则是一脸的迷惑。

    她并不知“先知”的事,当然也不知那个老者的身份。不过,他既然是跟她父亲一起过来,伊万也不好追问。

    而在这样的时刻,秦彦忽然将问题抛向一旁的他,伊万也不得不忽然的重视起来。再看自己父亲脸上的表情,很明显的透露出一股畏惧,这似乎更能说明很多的问题。

    老者缓缓的抬起头,目光锐利如刀,射向秦彦,一个强大的气势顿时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去。

    “你师父墨离当年也不敢如此跟我说话,想不到他的徒弟倒是青出于蓝啊。你自己如今都是麻烦重重,还有心思来插手这些事情,我倒是有点欣赏你了。”老者缓缓的说道,语出惊人,似乎对天门的处境知道的非常清楚。

    “男儿有所为,有所不为,不管我天门处境如何,即使倾我天门所有之力,该为之事,还是必须为之。”秦彦淡淡的说道。

    “是吗?你在这边多耽误一点时间,华夏的形势就多一分变化。就算你天门再如何强,要同时面对两方的压力,只怕也是不堪其负吧?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老者冷冷一笑。

    顿了顿,老者又接着说道:“K先生在你手里吧?我劝你还是把人交出来,然后离开M国,这件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如果我说不呢?”秦彦说道。

    “那我就只好送你下去跟你师父团聚。虽说,有点以大欺小,可也没有办法。”老者说道。

    “我也很想领教领教‘先知’的人到底有多少功夫。”秦彦“呼”的一下起身。

    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剑拔弩张。

    “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看来不给你一点教训,你是不知天佑多高,地有多厚。”老者冷哼一声,缓缓的起身而立。

    接着,转头看了看特朗,吩咐道:“让你的人不要插手,我要亲自会一会他,看看天门传承了千年的功夫到底有多厉害。等我抓住了你,你说,你天门的人会不会投鼠忌器?”

    后一句,自然是对秦彦所说。

    特朗点头应了一声,他本就没有要插手的意思。

    不管是谁胜谁负,他都不会有任何的损失。甚至,他更希望秦彦能够获胜,那么,他也就可以摆脱“先知”的控制,彻底的铲除“先知”这颗毒瘤。

    “爸……!”伊万开口叫道,担心秦彦的安危。

    特朗微微的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

    这种时候,连他说话的份都没有,更何况是伊万?

    “看来我今天是很难可以活着走出去了啊。”秦彦耸了耸肩,淡淡的说道,“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就算我要死,也该让我死个明白吧?”

    “我就是‘先知’的首领,哈帝斯!”老者说道,“不过你放心,我现在不会杀你的,留着你,还有很多的用处。如果把你交给天罪,你说,他们会不会感激我?或许,会因此跟我合作,你说呢?”

    “哈帝斯,希腊神话里的冥王啊。”秦彦微微一笑。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