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这是一场不会被载入史册的战争,甚至,没有多少人知道为了华夏,为了民族,秦彦曾经辛苦的付出这么多,差点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而已。

    秦彦没有选择杀了特朗,因为这根本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他的身份不同于哈帝斯,虽说他也要受到哈帝斯的控制,但是,毕竟他的公众身份太过明显。杀了他,引起的国际影响将会很大,也会在一定的程度上阻碍到天门在m国的发展。

    如果跟天罪的决战,自己真的一败涂地,那这边,将会是天门东山再起的机会。

    而且,就算特朗死了,换了另一人上台,事情也许还会继续。

    与其杀了他,倒不如留着他的性命。相信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他会知道该如何的选择。

    出了酒庄,秦彦看了看跟随自己一起过来的人,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今天的事情你们都辛苦了,我会跟段南说,让他论功行赏。你们都先回去吧,好好休息。”

    众人道谢之后,纷纷告辞离去。

    奖不奖赏,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和门主一起共事,那是无上的光荣。多少天门的人,一辈子也不曾见过门主一面?

    看到他们离开之后,秦彦拨通刑天的电话。

    “你那边搞定没有?”电话刚一接通,秦彦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都已经摆平,整在清理战场。”刑天说道。

    “好。”秦彦松了口气,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先知”内除了哈帝斯一位高手之外,其余的人倒算是好对付。

    “咱们的伤亡如何?”秦彦问道。

    “还在统计中,稍后我再回复你。”刑天说道。

    “好,那到时咱们见面再说。”秦彦说完,挂断了电话。

    “先知”的事情算是基本摆平,剩下的事情也不需要他再过度的操心,秦彦的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这次的m国之行,还算是完美。

    等交代好剩下的事情,他也该回华夏了。

    华夏,还有人在等着他呢。

    那边,才是他真正的战场。

    至于布里彻家族,没有了伯尼和乔治的领导,已是一片散沙,是不可能扛得住史密斯家族、克莱夫家族和毛家的进攻的。

    不过,等解决了布里彻家族之后,利益分配的问题也将会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

    毛家,作为同盟成员,秦彦自然是比较信任的,而且又是华人,他们所得到的应该也多一些。

    至于史密斯家族和克莱夫家族,就需要均衡他们之间的实力,让他们可以互相的牵制。不过,相对而言,秦彦对史密斯家族的信任更高,毕竟,跟他们是多年的交情。至于克莱夫家族,秦彦对劳伦斯也颇为欣赏,如果好好栽培栽培,将来或许也会成为自己很大的助力。

    “有时间吗?”

    就在秦彦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名老者从暗处走了出来。

    不是那名乞丐还能是谁?

    “是你?”秦彦愣了一下。

    “怎么样?有空坐下陪我这个老乞丐聊聊吗?就当是我感谢你今天的慷慨之举,如果不是你那么一大笔钱,我可能就饿死街头了。”老者呵呵的笑道。

    “前辈言重了。”秦彦说道,“前辈相邀,秦彦荣幸之至。”

    “别这么假惺惺的客套,听起来别扭。”老者撇了撇嘴,说道,“我姓阎,不介意的话,称呼我一声阎老吧。”

    “阎老!”秦彦恭敬的叫了一声。

    心中却是暗暗的想道,“阎?难道他和阎郗玮之间有什么关系?”

    “你是不是在想,我跟巫门的阎郗玮有什么关系?不用想了,我和他只不过是巧合,都姓阎而已,没有任何关系。”老者淡淡一笑,一眼就看破了秦彦的心事。

    秦彦尴尬的笑了笑,心里却是暗暗的吃惊不已,想不到他竟然能够猜得出来。他又怎么会知道自己跟阎郗玮认识?毫无疑问,这个老者对自己的身份背景很是清楚。

    两人转悠了好久,也没能找到一家饭店,最后不得不找了一家咖啡厅落座。

    “不是自己的地方就是不习惯啊,还是华夏好,不管多晚,总有夜市。这里到了晚上,冷冷清清的,一点人气也没有,死气沉沉。”阎老撇了撇嘴。

    “将就着凑合凑合吧。”秦彦附和道。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的身份?想知道我和亚力克斯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阎老问道。

    “亚力克斯?”秦彦愣了一下。

    “就是哈帝斯。他本名叫亚力克斯,哈帝斯不过就是他的代号,是他取来唬人的。”阎老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墨老头收了一个好徒弟啊,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修为,当真了得。不过,我见你用的好像并非是无名真气啊。”

    “阎老认识家师?”秦彦愣了愣,问道。

    “有过几面之缘,令师的修为也是我很少佩服的几个人其中一个。”阎老淡淡的说道。

    不过,听他的语气,秦彦似乎感觉到他跟墨离交过手,并且,还打败了墨离。只不过,他出于对墨离的尊重,没有说的很明显。秦彦自然也不会详细的追问下去。

    “我听哈帝斯称呼你为师父,他是您的徒弟?”秦彦岔开话题,问道。

    “这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亚力克斯只身到华夏求学,机缘巧合之下,拜入我门中。我见他聪慧异常,为人也算忠厚,于是便倾囊相授。而他,也是天资聪颖,什么武功一点就透,并且能举一反三。不到短短的十年,便成为我门下的佼佼者。”

    “可是,有一天他忽然杀死我门中守卫,盗走我门中至宝逃之夭夭,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也曾几次三番到m国调查,却始终都没有他任何的消息。直到最近,我才终于打听到。”阎老缓缓的说道。

    “那……,阎老在天衡集团门前伪装成乞丐,是故意为之,目的是我?”秦彦试探性的问道。

    呵呵的笑了笑,阎老说道:“孺子可教。”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