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魔门,历史悠久,到底传承了多少年,无人知晓。

    只是,根据记载,在天门成立之始,魔门就已经存在。

    魔门处事,一直神秘莫测,每一个朝代的变革更替,都有魔门的人参与。他们,称之为历练。入世修炼。

    很明显,魔门的宗旨并不在这个世界的争权夺利,他们入世只是为了修行。

    修行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也无人知晓。

    而因为他们一贯的行事风格,逐渐的被江湖中人看成是邪门歪道。可对此,魔门的人却一直都不曾在意。

    世人如何看待他们,他们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依旧我行我素。

    为此,他们就更加的不被世人所认同。可这对他们来说,根本无关紧要。

    直到,后来天门两位先祖创立天门,天下武林为之臣服。在江湖同道的一边声讨声中,以天门为首的江湖中人对魔门发起了总攻。

    说是魔门歪门邪道,不过只是魔门在一定的程度上影响到了他们的利益。

    就好比,当时七国纷乱,战争连连。魔门中人入世修行,皆在各国权柄滔天,这无疑影响到其他江湖门派的利益。

    这一场纷争,鏖战数月之久,双方皆损失惨重。

    最后,魔门选择了隐匿,主动放弃了这次的斗争。

    江湖中人看似赢得了一切,可胜利后所带来的成果并非他们想象般的美好。

    为了既得利益,他们又开始了斗争,你争我夺,尔虞我诈。

    甚至,就连天门最终也因为两位创始者的不同理念而分为两派。

    天门和天罪!

    之后,魔门就仿佛忽然消失于这个世间一样。

    然而,魔门中人依旧会持续他们的入世修炼,只不过,他们都会隐藏自己的来历。因而,也无人得知。

    那一场大战看似是以天门为首的江湖门派获胜,可真正的胜利者,谁又能说不是魔门呢?

    这一段历史,也曾记载在天门的典籍之中,秦彦自然也曾读到过。

    看着阎老离去的背影,秦彦也禁不住的想,这,会不会是一个阴谋?会不会是阎老想要报当年之仇?

    可是,转而一想,自己似乎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若是阎老有这样的想法,何必如此麻烦?

    想想,秦彦倒是更加的喜欢魔门的这种生活方式,我行我素,自由散漫,随心所欲。而不像他现在这般,处处受到约束,为了一些看似风光无限的东西在不停的争夺着。疲惫着自己的身躯,摧残着自己的灵魂。

    权利,与他而言,不过是浮云而已。

    如果可以,他宁愿放下一切,去过一些最简单最平静的生活。

    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深夜!

    回到家中的性天,缓缓地撕开自己的衣服,伤口的鲜血已经结疤。

    这一场大战,也是他不曾经历过的血腥,对方的强大也超乎他的预料之外。

    对方只有十二人,号称十二门徒。可就是这十二个人,却硬生生的抵挡了他们将近百人的进攻。

    虽然最后是以天门获胜而告终,可同样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伤亡近八十人,而刑天也是差点命丧黄泉。

    胸口,长约五寸的刀疤,差那么分毫,便贯穿了他的心脏。

    这一切,他没有跟秦彦说。他也从来都不会说这些,无论自己的伤势有如何的严重,他都不会跟别人说,默默的承受,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

    清洗伤口,消毒、敷药,整个过程都十分的娴熟。

    他的身上,有不少于秦彦的疤痕,狰狞恐怖。

    “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刑天不由一愣,“谁?”

    “我!”

    一个很熟悉的声音。

    刑天愣了一下,披上衣服,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熟悉的面孔,唐昕,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孩。

    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刑天也十分的开心,看到她的刹那,心里也一样的激动。然而,想起白天秦彦跟自己说过的话,刑天的脸色冷了下来,“有事吗?”

    “你受伤了?”看到刑天身上的伤口,唐昕紧张的问道。

    刑天慌忙的把衣服裹紧,“一点小伤而已,不碍事。你有什么事情吗?没事的话我要休息了。”

    “都流了那么多血,还说没事?让我看看。”唐昕的目光瞥见屋内的棉球和沾满鲜血的衣服,心里担忧不已。

    “不用了。”刑天冷冷的说道。

    “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唐昕有些委屈的问道。

    她一直都很高冷,公司的很多人看到她都会躲的远远的,不敢靠近。那些对她有想法的人,也多半没有敢于追求她的。

    可她放弃自己的身段,来主动找他时,遭到的却是如此冷漠的待遇。

    这样的落差,不禁让她感到委屈。

    “没有。”刑天的表情和语气依旧冰冷。

    他也不想这样,可他不想给唐昕造成任何的误会。爱情和婚姻,在他看来,是一种束缚,他不想给对方造成任何的困扰和伤痛。因为他觉得自己根本就不适合爱情和婚姻,因为他的职位,因为他的身份,因为他即将要面临的难关。

    天门,大敌当前,身为执法堂堂主,刑天责无旁贷。他又怎么能够在这个时候去谈论什么感情?

    如果难关无法度过,自己唯有以身殉天门,这不是给对方造成不必要的伤痛吗?

    “既然你不讨厌我,为什么你忽然这么冷漠?我一个女孩子,腆着脸过来找你,难道你就不能不要这样吗?萧总跟我说,你拒绝了我,可我不在乎,我就是喜欢你。你告诉我,是不是我哪里不好?”唐昕有些激动的问道。

    “没有。是我的问题,我不喜欢你。”刑天冷冷的说道,“我是天门的堂主,你是什么身份?你配得上我吗?就这样!”

    话音落去,“砰”的一声,刑天关上了门。

    言语,有些残酷。

    可他清楚,如果不说的恨一点,也许她不会放弃。

    虽然他也不想这样,可他必须要这么做。

    乱麻,需要快刀斩断,容不得一丝的拖泥带水。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