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560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巫门!

    皇擎天的死,对阎芷语的打击很大,门中的事物也基本上全部交给别人在打理。而她,每日清早,便会来到皇擎天的坟前,细语呢喃,直到深夜,方才回家。每日如此,从不间断。

    皇擎天在世的时候,他们没有多少的时间相处。那一年的短暂时光,如今便成为她心中最为美好的记忆。皇擎天,把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天门,为整个武林,为天门,为兄弟,付出的太多太多。

    而唯独,亏欠了他最爱的女人。

    如今,皇擎天长埋黄土,他们再也不会分开。阎芷语只想每日陪伴着他,跟他说说话,免得,他在下面凄凄惨惨,孤独寂寞。

    可是,看到阎芷语这样,其他人却是担忧不已,生怕她因为皇擎天的死遭受太大的打击而精神崩溃。

    皇擎天在世时,他们之间的话语也并不是很多。甚至,在很多人看来,他们的感情也不过如此。谁也没有想到,他们之间的感情竟然如此的深厚。

    “丫头啊,你可不能这样,人死不能复生,你可要振作起来啊。”阎芷语的母亲默默的叹气,心疼的说道。

    “妈,我没事,我就是想多陪陪他。您放心吧,我不会自寻短见的。”阎芷语清楚她母亲的担忧。

    “可你整天这样怎么行啊?如果你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你让妈妈怎么办?你让妈妈怎么独活?”

    “妈,我真的没事。以前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少,现在谁也没有办法把我们分开了,我就是想和他多说说话。妈,你不用担心女儿,在没看到端木文皓死在我面前之前,我是不会想不开的。”阎芷语说道。

    她的话,似乎暗有所指。

    她的母亲不禁一怔,难道端木文皓死了,她也就为皇擎天殉情?

    丧夫之痛,作为过来人的她如何能不知晓?当初阎郗玮去世时,她也曾想过陪他一起走。可是,想想还有巫门,还有阎芷语,她也就慢慢的想开,慢慢地放弃了。现在,她唯有希望时间能够抚平阎芷语的伤痛吧。

    “哎……”默默的叹了口气,她没有再说什么。

    她清楚自己女儿的脾气和个性,倔强,认定的事情十匹马也拉不回来。

    “妈,我走了!”说完,阎芷语转身离开。

    一如往日一般,来到皇擎天的墓前。

    映入眼帘的一幕,却是让她差点崩溃。不知道什么时候,皇擎天的坟墓被人刨开,而他的尸体也不见踪影。

    “啊……!”阎芷语歇斯底里的吼着。

    在古代,掘人坟墓那是砍头的大罪。就算有再大的仇恨,也不能这么做吧?这是断子绝孙的事情。

    而且,是谁?是谁有那个能力悄无声息的潜入巫门,掘开了皇擎天的坟墓,盗走他的尸体?

    端木文皓?可皇擎天已经死了,入土为安,难道端木文皓还不放过他吗?

    阎芷语悲愤交加,伤痛欲绝的叫喊声歇斯底里,引得巫门的人大惊失色。他们担心阎芷语出了什么事情,纷纷快步的跑来。

    当看到眼前的一幕情形时,其他人也都纷纷的愣住。

    是谁这么缺德?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也能干的出来?

    阎芷语的母亲看到她那样,心如刀绞。连忙的走了过去,抱住她,柔声的安慰道:“我们一定会帮你把他的尸体找回来的,一定会。”

    借着,转头扫了一眼巫门的弟子,命令道:“马上派人查探,务必将皇擎天的尸体找回来。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如果找不回他的尸体,你们也不用回来见我。”

    “是!”

    巫门的弟子应了一声,连忙的转身离去。

    尸体,肯定是在昨夜被盗走。对方带着皇擎天的尸体,想必也不会走远,现在去追,也许还来得及。

    阎芷语的哭声渐渐的止住,眼神坚毅,迸射出阵阵的寒意,“是端木文皓,一定是他,一定是他。人都已经死了,竟然还不放过他,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

    阎芷语的母亲一愣,连忙的拉住她,“你干什么去?”

    “我要去找端木文皓,我要杀了她。”阎芷语恶狠狠的说道。

    “傻丫头,连皇擎天都不是他的对手,你去了又能怎么样?只能是白白的找死而已。你先冷静冷静,我们再想其他的办法。你放心,妈答应你,一定会把他的尸体找回来。相信我。”阎芷语的母亲柔声安慰道。

    “不,我等不了,我一定要去。妈,我求求你,你不要阻止我。擎天死了,我的心也跟着死了。现在,连他的尸体都被盗走,我连最后的一点寄托都没有了。我一定要去找端木文皓,如果杀不了他,那就让我死吧。至少,黄泉路上也有擎天陪着我。”阎芷语坚定的说道。

    “你不要那么傻好不好,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你让妈妈怎么办?相信我,妈妈答应你会把他的尸体找回来就一定办到。你现在这样,就算你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阎芷语的母亲继续的劝说。

    然而,阎芷语倔强的个性,岂是那么容易被劝服的?

    “妈,就算你把我留下,那也就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你让我走,你让我走!”阎芷语有点歇斯底里,仿佛陷入了一种癫狂之境。

    她的母亲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从小到大,阎芷语何曾遭受过如此的打击?何曾这样过?看到她这副模样,她母亲简直心如刀绞。

    担心阎芷语在这种癫狂的状态之下,真的做出什么傻事,她的母亲趁机点了她的睡穴。不管如何,先安抚好她的心情,阻止她去找端木文皓报仇。等到将皇擎天的尸体找回来,阎芷语也就不药而愈了。

    她,也只能如此做,无可奈何。

    难道要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去送死?眼睁睁的看着阎芷语变得疯疯癫癫?

    可怜天下父母心,阎芷语这般,最伤心的莫过于她的母亲。

    “对不起,丫头,妈妈不能看着你去送死。”她歉意的说了一句,抱起阎芷语,往回走去。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