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说完,栾晴然丢下一张名片,起身离去。

    从始至终,似乎栾晴然的眼神都未正眼看过他。而她眼神中的那股自傲,更仿佛像是视众生为蝼蚁的睥睨天下。

    虽然她的身上并没有散发出什么强大的气势,然而,秦彦却可以感觉的到,她是一个高手。

    真正的高手。

    而且,已经达到真正的返朴归真之境,只怕是端木文皓也非她的对手吧?

    秦彦也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候又忽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这让他多少有点措手不及。

    眼下,最重要的是对付端木文皓和天罪,其他的事情都需要暂时的放开一边。因而,秦彦不得不借故拖延时间。

    况且,他也需要调查栾晴然的身份,确认她究竟是什么来历。

    还有,当年的事情他也需要弄清楚,否则,如果栾晴然真是栾家的人,他又该拿什么交给别人呢?

    只是,这件事情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事情过去了几百年,期间又有这么多的变化,知道这些事情的人也都全部不在人世。想要弄清楚当年事情的来龙去脉,似乎,难比登天。

    看到栾晴然离去之后,秦彦随后拨通段南的电话。

    如果连端木文皓这一关都过不去,又何谈其他?

    如果连天门都保不住,更甭提将东西交给栾晴然。因为,这一战一旦输了,输掉的就是他的性命,就是整个天门。

    “在哪里?”

    电话刚一接通,秦彦便问道。

    “镐京市。按照薛冰的吩咐,我赶来这边保护同盟成员,共同对抗天罪。”段南回答道。

    从段婉儿那层关系来说,段南算是秦彦的叔叔。不过,从天门的地位来说,段南也要尊称秦彦门主。

    因而,段南也从未想着在秦彦的面前摆谱,多数的时候都表现得很尊敬。

    因为,他是天门的人。

    “这件事情你暂时不用理会。你马上调集青龙堂最顶尖的高手赶去东北,我就在这两天也会过去。至于保护同盟的人,我会跟薛冰说,让她交给其他堂口负责。你要跟我一起,攻打天罪总部。只要我们解决端木文皓和杨烟,剿灭天罪总部,同盟的事情自然也就顺利的解决。”秦彦吩咐道。

    “好,我这就安排。”段南连忙的应道。

    “记住,要隐秘,不要让天罪的人发现。要让他们误以为我们为了同盟的事情正在焦头烂额,根本无暇去对付他们。人手不必太多,挑选最精英的成员几百人过去就好。到那边之后,便分散隐藏,不要露面。等我到东北之后,咱们再联系。”秦彦说道。

    “是!”段南连忙的应了一声。

    正如端木文皓对秦彦的了解,如果他在天门主持大局,绝对不会像现在这般的被动。以秦彦的性格,往往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毫无疑问,他会采取主动攻击的方式,去化解眼下的危机。

    而他的失踪,在一定的程度上,给了端木文皓相当的心理压力。让端木文皓摸不清楚秦彦下一步到底作何打算,以至于有些被动。

    不过,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是没有办法停下来的事情。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交代了几句之后,秦彦便挂断了电话。

    段南,负责掌管着天门的战力。而他旗下也是人才辈出,几乎,天门内最强的高手全都齐聚在青龙堂。除此之外,还有雇佣军团、杀手集团,可以说,青龙堂的战斗力足以打一场大规模的战役。

    要进攻天罪总部,剿灭天罪,青龙堂自然是不可或缺的角色。

    而自从秦彦上任之后,一系列的改革,也让天门焕发了新的生气。在一次又一次的磨难之中,天门的气息并没有变得死气沉沉,反而越发的朝气蓬勃。在这样的情形之下,青龙堂的发展自然更加的好。

    加上,跟石绾合作开发的一些药物,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修炼的速度。使得更多的成员,快速的进阶为一流的高手。

    对付天罪,青龙堂自然是当仁不让。

    在事情都交代好之后,秦彦拨通了沈沉鱼的电话。

    如果要说秦彦最牵挂最放心不下的人,那肯定以沈沉鱼为首。

    就好比,皇擎天放不下阎芷语一样。

    “喂!”

    电话接通,对面熟悉的声音传来,秦彦的心里顿时觉得很踏实,很安稳,仿佛一切的烦恼在瞬间荡然无存。

    也许,这就是沈沉鱼的力量。

    两个相爱的人,哪怕是一个眼神一个声音的交流,便足以让另一方感觉到浑身涌现出的无穷无尽的力量。

    “在忙吗?”秦彦问道。

    “还好,不太忙。你在哪?”沈沉鱼问道。

    “墨子诊所。”

    “什么时候回来的?”沈沉鱼愣了一下。

    “刚刚。”秦彦说道,“一会我去接你吧,好久没见了,想你。”

    “我也是。”沈沉鱼的声音也似乎格外的温柔。

    或许,是分别太久的缘故,彼此的思念变得越发的浓烈。

    而且,最近江湖上发生的这一系列的事情,沈沉鱼也并不是不知道。天门面对的困境和难处,她也略知一二。当然,她也明白身为天门门主的秦彦,责无旁贷的需要挺身而出。

    虽然秦彦不说,沈沉鱼也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压力。也清楚,这一别,也许,就是永远。

    也许,这是最后的一次见面,最后的一次温存。她不想秦彦去做事的时候有任何的牵挂,所以,她不想将自己的担心表现出来。

    “你等我,我去接你。”秦彦的声音也特别的温柔。

    “好。”沈沉鱼应了一声。

    很是简单的对话,可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心。

    这就已经足够。

    有时候,说太多的话,反而并非是什么好事。

    梳洗之后,换了一套衣服,秦彦在停车场取了车,便直奔刑侦支队。

    一路上,秦彦都在思考着,待会见到沈沉鱼的时候,应该如何的表现的轻松一些,让她不要有那么大的压力,不要有即将生离死别的感伤和担忧。

    如果这一去,就是永别,那秦彦也希望沈沉鱼活的开开心心。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