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秦彦和沈沉鱼之间的相处,很平淡,没有电视电影里的那种激情和浪漫,更像是生活中的一种常态。

    生活,本就是平淡。

    在警局的门口停下,给沈沉鱼打了一个电话。不久之后,沈沉鱼便从里面走了出来。

    很简单随意的装束,可在秦彦看来,却是那么的美丽。

    在他的心里,谁也无法取代沈沉鱼的位置。

    “想去哪里?”秦彦转头看了看沈沉鱼,问道。

    “随便你啊。”沈沉鱼微微一笑。在工作中较为强势的她,也只有在秦彦的面前才会放下自己的气场,变得宛如小女人一般。

    都说,当一个女人真正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她就会变得小鸟依人。哪怕是年纪再大的女人,也会变得像是小女生。

    “那……,先去吃饭吧。”秦彦说道。

    “好。”沈沉鱼点头应了一声。

    法式餐厅,很浪漫。

    “皇擎天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他求仁得仁,你不要太难过。”坐下后,沈沉鱼柔声说道。

    “来之前我去了一趟巫门,听阎芷语的母亲说起她,心里多少有些心酸。为了擎天的死,阎芷语变得有些疯癫,我心里总觉得有些愧对他们。为了天门,擎天付出的已经够多,其实死的应该是我。”秦彦有些感伤的说道。

    “来,尝尝这个!”沈沉鱼夹起一个蜗牛,递到秦彦的口边。

    意在,岔开话题。

    秦彦又怎么会不明白她的心思?微微的笑了笑,张口。

    “最近怎么样?工作忙不忙?”秦彦问道。

    “还行。正在进行换届选举,领导的意思是想让我接替副局长的职位,可我不太愿意。我觉得现在就挺好,能够冲锋在第一线。而且,等你的事情办完,我也就辞去工作,安心的在家里当你的老婆,替你生儿育女。”沈沉鱼眼神中憧憬着对未来的期望和幸福。

    “好。”秦彦咧嘴一笑。

    其实,他们彼此心中都很清楚,这样的生活对他们而言有些奢侈。

    这一关,能不能过去都不知晓。

    然而,他们都很默契的选择了回避,谁也没有去说这些。

    吃完饭,二人难得去看了一场电影。

    特意挑选了喜剧片,也是为了冲淡生离死别的感伤。

    电影结束,已是晚上十点多。

    街上,到处亮起了霓虹灯,格外的璀璨夺目。

    秦彦很认真地看着,似乎想要将这些牢牢的刻在脑海中。也许,这将是他最后一次看到东海市的夜景。

    忽然,秦彦的眉头微微一蹙,停下了脚步。

    沈沉鱼愣了一下,问道:“怎么了?”

    回头扫了一眼,秦彦说道:“出来吧!”

    沈沉鱼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从黑暗中走出一个年轻女子。正是白日里到墨子诊所的栾晴然。

    秦彦微微愣了一下,紧蹙眉头,声音有些冰冷的说道:“你为什么跟踪我?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你要的东西,等过段时间之后自然会交给你。”

    “你有时间在这里约会,难道就没有时间去帮我把东西取回来吗?还是像我说的那样,你根本就是在拖延时间?”栾晴然的表情冷冷的,脸色十分不悦。

    “难道我还不能有一点自己的私人生活?你的东西,我答应过会给你,自然就会给你。你跟踪我,也没有任何的用处。若非看在你是同盟成员的身上,就凭你今天跟踪我的事情,我绝对不与你善罢甘休。”秦彦冷冷的说道。

    好不容易跟沈沉鱼二人世界,享受一下小小的浪漫,却被她的出现给破坏,秦彦的心里自然很是不悦。况且,这一次的相聚,很可能就是永别,秦彦自然也倍加珍惜。

    “怎么个不善罢甘休法?”栾晴然冷冷的笑了一声,表情中颇有些挑衅的意味。

    秦彦微微一愣,顿时,现场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味十足,剑拔弩张。似乎,稍微一点点的火星,便有可能燃起熊熊大火。

    “小姐,我看你是误会了。我跟他很久没见,好不容易能够聚一聚,什么重要的事情也不在乎这一天吧?也希望你多理解理解,既然他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的。”沈沉鱼打起了圆场。

    “最好是这样。”栾晴然冷冷的说道,“我们把东西交予你们天门保管,那是基于对你们的信任,你们收取高额的费用也就罢了。可如果当我们想取回东西的时候,却还要推三阻四,似乎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一个星期,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个星期之后,我会再去墨子诊所。如果到时你还不能把东西给我,那可就别怪我翻脸了。”

    栾晴然顺坡下驴,丢下一句话之后,转身离去。

    一直以来,同盟的人对于天门都十分的尊敬,更不敢以这样的语气跟天门的人说话。可栾晴然的强势,却与众不同,这也越发的让秦彦感觉到好奇。他对栾晴然的身份本就有怀疑,如今栾晴然的做法,越发的让他不悦。

    是,天门帮同盟的成员保存他们寄存的东西,是需要他们支付高昂的费用。可为了这些东西,天门每年所花费的人力物力也不少。更重要的是,在无数次的朝代更替之中,为了这些东西,天门牺牲了多少人?

    这些,可不是用金钱就可以衡量的东西。

    看到她离开之后,秦彦冷冷的哼了一声,好好的气氛,被她这么一闹,彻底的没了。

    “她是什么人啊?”沈沉鱼诧异的问道。

    “同盟的人,据她自己所说,是栾家的后人。不过,我对她的身份很怀疑,因为,传说中,栾家的人早就已经死光,不可能会有后人留下的。”秦彦说道。

    “她有天王令?”沈沉鱼问道。

    “嗯。”秦彦点了点头,说道:“天王令是真的,也的确是栾家的。所以,我现在也不是很肯定她的身份,还需要调查之后才清楚。”

    顿了顿,秦彦岔开话题道:“不说她了,免得心烦意乱,不要被她破坏了我们的气氛。”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