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当夜!

    沈沉鱼自然是留宿墨子诊所,也是极尽的去迎合他。

    彼此心照不宣。

    一次,又一次,沈沉鱼不断的索取。

    沈沉鱼也自己的想法,她想,如果秦彦这一去,真的就是永别。那么,她希望秦彦可以在她的肚子里留下一个种。至少,她和秦彦之间能有一个爱情的结晶,她也为秦彦留下一个后人。

    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有多少人,肯在这样的时候还陪伴在身边?

    现实中,无数的可以共富贵却不可以同患难的例子。

    很多,在男人事业陷入低谷时,在男人大病时,抛开他离去的女人?

    凌晨三点多,二人方才相拥睡去。

    次日!

    手机的铃声惊醒了沉睡中的秦彦。

    这些时日,他很难可以睡的熟,哪怕只是一点很轻微的声音都会让他惊醒过来。

    心里承担的压力太大,而又无法解决时,那种精神上的压力和负担,让他感觉很是疲惫。也唯有在沈沉鱼的身边时,他才可以睡得这么熟这么香。

    看了看身旁依旧熟睡中的沈沉鱼,秦彦拿起手机下床走出卧室。

    接通电话,薛冰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

    “门主,昨天一直在忙着处理事情,手机也关机,直到现在才有时间给你回个电话。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吩咐?”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辛苦你了,那么多的事情要你去处理,一定很累吧?”秦彦关切的说道。

    “没有,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天门也是我的家,守卫天门,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薛冰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我已经回墨子诊所了,应该这两天就会去东北。我已将给段南打了电话,让他挑选几百个精英一同前去。我会对天罪的总部发动袭击,需要你配合我的行动。”

    “没问题,我这边应该怎么配合?”薛冰连忙的问道。

    “我想,天罪的人应该一直都在留意我的行踪,所以我想趁他们完全没有防备的时候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所以,我需要你制造一个假象。”秦彦说道。

    “什么假象?”薛冰愣了愣,问道。

    “很简单,你这边调集所有可以调集的力量,同时对全国各地的天罪的人发起进攻,让他们忙于应付而疏忽大意。而我这边,会会同段南一同对天罪的总部发动袭击,只要解决了端木文皓和杨烟,那便大事可定。”秦彦说道。

    “行,稍后我就安排。”薛冰连忙的应道。

    天门,旗下七个堂口,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麒麟、貔貅、饕餮,除了麒麟堂只有白雪这一个光杆司令之外,其余的堂口都是人才辈出,实力雄厚。

    青龙,只是抽调出一部分的人配合秦彦的行动,其余的人皆可调动。

    这么多的人,再配合同盟的成员,同时对天罪发动袭击,那势必是雷霆万钧之势。

    自从天罪的行动开始,天门一直都是出于很被动的状态。在薛冰的安排之下,天门的人多数都参与到保护同盟的行动之中,而未能积极的对天罪发动袭击。

    这,并非是薛冰的能力问题。

    而是,要对天罪真正的发动攻击,那便需要有足以对付杨烟和端木文皓的实力。如果不然,主动的袭击很可能便会是自取灭亡。

    所以,薛冰需要等秦彦回来,等他来决定。

    而秦彦的做事风格,向来是雷厉风行,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大胆。他不会采取被动的挨打,既然这一战,无法避免,那索性就采取主动,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即使,他无法战胜端木文皓。

    可如果能够将天罪的势力全部剿灭,到时候端木文皓手下无人可用,以他一人之力,也根本无法应付天门吧?

    否则,端木文皓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动手?

    先前,不就是在不断的积蓄力量,等天谴的实力达到差不多的时候才敢动手吗?

    “门主,对付端木文皓你有把握吗?”薛冰担忧的问道。

    秦彦怔了怔,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一半一半吧。为了天门,为了擎天,为了我自己,我也要打败他。”

    “如果不行就不要勉强,等解决了天罪之后,咱们所有的人一起动手。就算端木文皓再强大,双拳难敌四手,我们也一定可以除掉他的。”薛冰劝说道。她不希望,秦彦跟皇擎天一样,走上一条不归的路。

    “这就好比是我人生中的一个坎,这一关,如果我都迈不过去的话,那我的人生将会永远的停滞不前。放心吧,我有分寸。”秦彦说道。

    顿了顿,秦彦转而说道:“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安排一下。”

    “什么事?”薛冰问道。

    “皇擎天的遗体在巫门的时候被人盗走,你安排人调查一下,想办法找回擎天的遗体。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做的。”提起这件事情,秦彦的声音都不由得变得冰冷。此人的行为,甚至要比端木文皓杀死皇擎天还要来的可恶。

    薛冰不由的愣了一下,诧异的说道:“谁会这么做?”

    “我也不知道。不管是谁也好,首先都必须要找回擎天的遗体,不能让他死了也不得安宁。而且,阎芷语为了这件事情也变得有些疯癫,她是擎天在这个世上唯一的牵挂,如果连她也照顾不好,我真的很愧对擎天的在天之灵。”秦彦愧疚的说道。

    “好,我立刻安排。”薛冰应了一声。

    她清楚皇擎天在秦彦心目中的地位,自然不敢有任何的怠慢。更何况,皇擎天可是天门的恩人,为天门付出那么多。死后,也应该得到安宁。

    “好,那就先这样。有什么事情再联系。”秦彦说了一声,又嘱咐薛冰多小心,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随后进屋,沈沉鱼还在熟睡中。

    秦彦也不忍心叫醒她,便独自洗漱之后,下楼。

    到附近的菜市场买好菜,便钻进厨房里忙乎起来。

    就当,是最后的晚餐,多一点念想,多一点回忆。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