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说话间,不知不觉地到了家。

    当车子驶进金家的庄园,沈沉鱼不禁愣了一下。

    这绝对是豪门贵族啊,能够在龙城拥有如此庞大的别墅和花园,从大门口坐车到别墅门口,也许有将近五六分钟的时间。

    “这是你家?”沈沉鱼惊讶的问道。

    “是啊。”金凝霜说道。

    “你藏得好深啊,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你家原来这么有钱。”沈沉鱼带着些许促狭的语气说道。

    同学时,金凝霜从不跟人提及自己的家庭。即使有人问起,她也会顾左右而言他,岔开话题。就连沈沉鱼和段婉儿也不知晓金凝霜的家境如此的优越,她们只是从金凝霜的谈吐和穿着中猜测她家不一般;但是,也绝对不会想到竟然会是如此庞大的家业。

    “都是祖祖辈辈打下来的江山,跟我也没什么关系,没什么可说的。”金凝霜的话说的倒是好像很实诚。

    “我只知道你是满族,却没想到你家竟然有这么大的家业,可算是让我大开眼界了。”沈沉鱼的心里对金凝霜更是多了一层的怀疑。

    以前,她从不曾想到过这些问题。而如今想来,金凝霜对她们这些好姐妹都隐藏的这么深,城府似乎有些太深了。

    “在清朝的时候,我祖辈是王爷,铁帽子王,世袭罔替。后来,清朝灭亡,民国时,祖辈便改姓了金。这些产业,也都是祖祖辈辈置办下来的。现在主要也就是在东北这边做一些小生意,还算可以。”金凝霜委婉的说道。

    “原来你还是格格啊?想不到我还能认识一个格格。”沈沉鱼打趣道。

    “什么格格啊。”金凝霜嗔了她一眼。

    金家的别墅,装修的十分奢华。

    虽然清朝已经灭亡,可金家的祖祖辈辈,都一直把自己当成王爷。家里的所有装修,也全部都按照当初王爷的标准,还有许许多多的古董玉器,包括当初皇上册封金家祖辈为铁帽子王的圣旨也都保存了下来。

    这些,对他们而言,是他们金家辉煌的见证。他们骨子里的那种贵族气,依旧存在。

    建国后,金家借助着当初深厚的底子,在东北的生意做的很大,涉及到各行各业。

    可是,自从秦彦接掌天门之后,将天门的势力拓展到东北,在这边也有不少的生意,在一定的程度上,不免和金家产生了竞争,影响到他们的生意。而且,天门的底子深厚,金家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很多生意都被天门抢去。

    为此,金凝霜的父亲也曾跟天门发生过很大的冲突,最后,郁郁而终。

    那段时间,秦彦刚好在长乐岛闲居,对这件事情自然不是很清楚。

    她的父亲死后,金凝霜便接管了金家的一切。对于其父的死,金凝霜一直耿耿于怀,可她知以金家的实力斗不过天门。所以,杨烟接掌天罪之后,金凝霜便毫不犹豫的攀上他。想要借助天罪的实力报仇,也为了发展金家的势力。

    其实,当初天门和金家的商业竞争,都是很正当的竞争。

    只不过,一直以来,金家在东北的生意几乎没有人敢挑衅,以至于他们“恃功自傲”,已经让很多人是敢怒而不敢言。而天门的出现,无疑给了人们更多的选择,自然而然的,金家的生意就受到很大的影响。

    可是,金家不但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将一切的责任都怪罪到天门的身上。金凝霜的父亲,更是为此和独孤白辰多次谈判,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而他,最后郁郁而终。

    金凝霜,自然而然的将一切的责任都怪罪在天门的身上。

    “要不要休息一会?坐了那么久的飞机也应该累了吧?”金凝霜说道。

    “也好。”沈沉鱼应了一声。

    随即,金凝霜领着她进了客房。

    “你先在这好好休息,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再叫你。”金凝霜一边说,一边忙着从柜子里拿出杯子铺好。

    “其实不必要那么麻烦的,你跟你男朋友说一声,不用特意请我吃饭。晚上我们就随便将就着点,过两天你们婚礼上不就可以看到了嘛。”沈沉鱼说道。

    “那哪行?婚礼那天那么忙,可能也没太多的时间招呼你。正好趁婚礼之前,好好的招待招待你,怎么说你也是我最好的闺蜜,哪里能怠慢了你啊。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安安心心的休息,晚上吃饭时我再叫你。也没有其他人,就我们三,也就是随便的吃点。”金凝霜说道。

    “好吧!”沈沉鱼应了一声。

    推辞不掉,沈沉鱼只好答应下来。

    “那你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金凝霜跟她道了声别,转身走了出去。

    沈沉鱼到床上躺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正是刚才那个女孩偷偷塞给她的那张,上面,只写了三个字,“鸿门宴”。

    沈沉鱼微微愣了愣,这是什么意思?是在暗示自己今晚的饭局有危险吗?可金凝霜为什么要害自己?沈沉鱼根本就想不通。她和金凝霜这么多年的姐妹,就算隔了这么久不见,彼此的感情哪怕淡了,那也不至于要害自己吧?无冤无仇的。

    可是,对方没有理由忽然的无的放矢,跟自己说这些吧?

    她又是谁?她又到底知道一些什么呢?如果是天门的人,知道金凝霜要害自己不会不告诉秦彦,秦彦又怎么会不给她电话呢?

    还是,那个女孩真的就是所谓的江湖算命先生,不过就是胡言乱语?

    种种的疑惑,让沈沉鱼的心里越发的感觉到诧异。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吧。

    事实究竟如何,今晚便能知晓。

    沈沉鱼将纸条撕碎,然后走到洗手间丢尽马桶冲走,回到床上躺下,休息。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沈沉鱼觉得自己还是多留一个心眼的好。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有时候这个世界很多的事情都不会如自己想象的那么的简单。

    待人以诚,没有错。可真诚,不代表傻!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