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8#1中文网{www.X81Zw.cOM﹃ 纯文字网络小說网

    当初,麒麟带着长生石离开天门,不惜被天门当成是叛徒,相信她也是为了守护长生石。

    而如今,王麟又联系天门,将这一切都说了出来,说明是有她解决不了的问题,必须要依仗天门的力量。

    可是,长生石到底有什么秘密?要值得当初麒麟那么做?要值得端木文皓为之穷尽一生的心血?

    还有那个栾晴然,她真的是栾家的后人?

    她要得到长生石,为的又是什么?

    这其中种种的疑惑,种种的谜团,不得不让秦彦感到烦恼。

    “时间也不早了,你们还是早点休息吧,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以后我再慢慢跟你说。”王麟说了一句,便转身上楼。

    也许,她是还没有想好该如何跟秦彦说吧?

    秦彦也没有追问,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他也没有必要继续的追问,王麟肯定会把事情原原本本一五一十的告诉自己的。

    转头看了看赫连彦光,秦彦说道:“你也早点休息吧,咱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谢谢你在我的身边支持我,欠你的,这辈子恐怕是没有办法还清了,只有寄望来生。”

    “其实如果没有你,我也许还活在仇恨之中,折磨了自己也折磨了身边的人。认识你,也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所以,这些也都是我应该做的。相比擎天而言,我做的根本就微不足道。”赫连彦光不是一个很善于表达的人,可此刻的话语,却是情真意切。

    相信,这句话在他的心里已经酝酿了很久,埋藏了很久。

    很多时候,女人并不明白男人之间的情感。

    她们不明白为什么很多时候男人可以抛下自己的女人,而和自己的兄弟一起去喝酒打屁,一起胡闹,一起苦笑。

    因为很多时候,在男人的心目中,兄弟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那也是不可取代的。

    微微一笑,秦彦说道:“你这样说,如果让赫连瑶知道的话,还以为我们有什么基情,会吃醋的哦。”

    赫连彦光一愣,哭笑不得。

    告辞之后,两人分别回屋。

    秦彦简单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很严重,五脏六腑都受到了重创,估计短时间内很难恢复。体内的经脉,也同样受损严重,实力大打折扣。

    可能,现在能够发挥出来的,也不过只有先前的一半。

    不过,端木文皓已死,大敌只有杨烟一个。对付他,秦彦还是信心十足的,就算是以自己现在的情形,应该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只是,想起沈沉鱼,秦彦的心里不免的升起一丝的担忧。

    也不知道,杨烟会不会为难她,会不会伤害她。可是,偏偏秦彦现在却是束手无策。连她在哪里都不知道,又怎么救她?

    深深的吸了口气,将这些烦恼的情绪压了下去,秦彦掏出手机拨通段南的电话。

    片刻之后,电话便接通了。

    “门主!”

    段南的声音有些迷迷糊糊,应该还在睡觉。

    “到龙城了吗?”秦彦问道。

    “早就已经到了,按照你的吩咐,其他的人也都全部到了龙城,现在分别藏在不同的地方,随时等候你的命令。”段南说道。

    “很好。”秦彦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今晚我和彦光已经解决了端木文皓,也是时候应该对天罪动手了。薛冰那边应该也已经开始行动,转移天罪的注意力。所以,我们要趁杨烟还不知道的情况之下,以清风扫落叶之时,解决这次的战斗,彻底的消灭天罪。这件事情已经拖的太久,我不想再继续的拖下去。”

    段南微微一怔,惊讶的问道:“门主已经杀了端木文皓?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一点内伤,不碍事。”秦彦回道。

    “那就好。”段南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明天。”秦彦说道,“没问题吧?”

    “没有。兄弟们都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好了,只能你一声令下,随时都可以动手。”段南毫不犹豫的说道。

    “天罪的资料薛冰那边应该都已经交给你了吧?”秦彦问道。

    “是的。天罪十大长老,八大天王,大概的实力、性格、住址,等等,都已经知晓。这几日我也在暗中调查了一下,他们之中有一半的人现在都不在龙城,都在忙着对付同盟的事情。”段南说道,“剩下的那些人,应该不是什么问题。我这边挑选的,都是咱们天门最精英的人。”

    “行,那就定在明天,明天对天罪的总部发动总攻。我要在一夜之间,彻底的将天罪消灭,永除后患。你告诉兄弟们,这一次,很可能会有很多的兄弟要牺牲;可是,咱们既然身为天门的人,那就应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牺牲的人,将会永远的写在天门的历史上,有父母兄弟姐妹的,天门将会照顾他们一辈子。活着的人,会给予重赏。可是,如果敢有人投机取巧,偷奸耍滑,不卖力的话,那就别怪天门的刑罚无情。”

    身为天门门主,秦彦自然是一言九鼎,一语定江山。

    赏罚分明。

    “放心吧,咱们的兄弟没一个是孬种。门主,你就看好了吧,我们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一定会将天罪彻底的铲除。”段南坚定的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那就好。明晚我也会去杨烟的住所,我也会很兄弟们同生共死。”

    段南微微愣了愣,说道:“门主,你受了伤,还是不要参加战斗了,交给我们就行了,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种事情我又怎么能置身世外?怎么能看着兄弟们拼命而我躲在背后呢?你什么也不要说了,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幸苦你一下,安排安排。明晚再见!”秦彦说道。

    “是!”段南应了一声。

    没有多余的话,秦彦挂断了电话。

    闭目盘膝而坐,真气运转周天,调息。

    明晚,还有一场大战,虽说无法治愈自己的伤势,但是哪怕减缓一些,那也是相当必要的。

{新八*一中文网  m.x81Zw.coM  更新最快的文字乐虎国际国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