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601章 不告而别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不是秦彦不在乎沈沉鱼的安危,而是他清楚,即使他再如何的着急,也根本于事无补。

    金凝霜是否知晓沈沉鱼的下落,这尚且难说。以杨烟多疑的个性,并不一定会把沈沉鱼的下落告知金凝霜。

    他让段南率人封锁所有进出龙城的要道,就是为了等杨烟现身。沈沉鱼是杨烟的护身符,杨烟想要离开龙城的话,那就势必会带着沈沉鱼一起。如此,自然能找到沈沉鱼。

    这些想法,秦彦没有跟他们说。他之所以同意赫连彦光的话,要去见金凝霜,也并非是因为想从金凝霜的口中问出沈沉鱼的下落。他只是,不想这场大战继续的持续下去,不想有更多地人为此而牺牲。如果可以劝服金凝霜归降,那也算是功德一件。

    拂晓!

    朝阳初生,一片红霞映天。

    大山里的空气格外的清新,空气中都散发着一股泥土的香味。

    屋内,一片寂静。

    秦彦和赫连彦光不由的对视一眼,有些诧异。

    以往,这个时候王麟已经起床,袅袅炊烟已经升起。

    难道王麟出事了?

    为了保护长生石,麒麟及其后人一直都避世不出。难道因为王麟的忽然出现,引起了某些有心人的注意,所以遭遇到了不测?

    屋内,一如往常,没有丝毫被破坏的痕迹。

    二人不禁有些奇怪,四处的找寻了一番,仍旧不见王麟的身影。看样子,这里也不像有打斗过的痕迹,王麟应该不是遭到什么不测。难道是她外出未归?

    “秦彦!”

    王麟的卧室内,传来赫连彦光的呼声。

    秦彦连忙的冲进屋内,并不见王麟的身影。

    “有封信,给你的。”赫连彦光递了过去。

    信封还没有拆,显然赫连彦光没有打开。

    秦彦接过,打开:我走了,不要找我,长生石归还给天门,希望你能好生的保管。长生石事关重大,不能交给任何人。至于你想知道的事情,我想,还是你也不知道的好。知道的越多,反而越是麻烦。记住,栾家当年已经灭门,没有留下任何的后人,若是有人冒充栾家的身份来取回长生石,切莫上当,谨记,谨记!

    寥寥数语,算是托付吧。可是,却始终没有告知秦彦长生石的用处。

    也许,王麟选择悄悄的离开,就是为了防止秦彦追问此事吧?

    她是麒麟的后人,也算是天门中人。如果她不走,秦彦追问之下,她也不得不说。

    “信上写些什么?”赫连彦光问道。

    秦彦把信递了过去,朝床头柜看了一眼,上面放着一块石头。表面上看去很是普通,没有丝毫的神奇之处。秦彦不禁好奇的拿起来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始终都没有看出任何的蹊跷。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石头,害得栾家灭门?值得麒麟不惜让人误解为叛徒也要逃离天门?

    就算这石头切开,里面藏着的是极品玉石,价值也没有那么的贵重吧?

    “这块就是长生石?”赫连彦光诧异的问道。

    “应该就是了。”秦彦说道。

    “这石头看上去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啊?”赫连彦光也同样充满了诧异。

    “当初麒麟为了这块石头,不惜身负背叛之名逃出天门。如今,王麟又再三的叮嘱这块石头不能落入他人之手。可想而知,这块石头必然有其独特之处,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秦彦说道。

    “既然她要把石头交给你,为什么她却不肯说出实情?要选择偷偷的离开?”赫连彦光诧异的问道。

    “也许,她是怕我知道了长生石的秘密会给我带来什么危险吧。这块石头绝对不能让人知道在我这,否则,只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啊。”秦彦叹道。

    “你不是说,在东海市的时候,有个人上墨子诊所索要此物吗?你该如何跟她交代?”赫连彦光问道。

    “王麟已千叮万嘱,栾家已经没有后人。而且,这件事情我也略知一二,根据我师父当年所说,栾家的确已遭灭门。只怕,那个女人也是冒充的。此物,肯定是万万不能交给她。”秦彦郑重的说道。

    “可她持有栾家的天王令,如果你不交给她,似乎有些说不过去,这会影响到你天门的声誉。”赫连彦光说道。

    “即使如此,那也没有办法。我只能推说此物不见了,希望可以糊弄过去吧。”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

    王麟如此郑重其事,足以说明长生石的重要,他又如何敢交给身份未明的栾晴然?

    “就怕她不肯善罢甘休。”赫连彦光说道。

    “如果真的如此,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秦彦说道。

    “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赶紧休息吧。一会,我们还要去金家拜访金凝霜。”顿了顿,秦彦接着说道。

    “好。”赫连彦光应了一声。

    二人各自的回屋休息。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事到如今,秦彦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身为天门门主,这也是他不可推却的责任。虽然,长生石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他也很想弄清楚,可是,唯一知情的王麟已经离开,他就算是想知道,也没有办法。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天罪的事情。

    除掉杨烟,救出沈沉鱼,彻底的消灭天罪,还江湖一个平静。这才是眼下最为迫切之事。

    至于栾晴然那边,之后该如何的交代,那也只能到时再说。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屋外,不远处,王麟将屋内发生的情形清晰的看在眼里。

    看到秦彦收起长生石,心里也松了口气。

    她将长生石就这样放在屋里,当然不敢轻易的走远,万一被别人拿走呢?

    如今,东西交到了秦彦的手中,王麟身上的担子顿时的卸了下来,轻松了许多。

    她没有选择继续留下,回天门。

    这么多年,她都是在为长生石活着。如今,也是该为自己好好活一回的时候了。

    “希望你能保护好长生石,不要让它落在那些人的手里。”王麟喃喃的说了一句,转身离开。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