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金凝霜,你这个毒妇,迟早有一天我会回来找你,我要你生不如死!”

    杨烟愤愤的丢下一句话,当话音落去的时候,人已经消失在黑暗中。

    金凝霜眉头微微蹙了蹙,想不到杨烟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竟然还能发挥出那样的实力,竟然让他有机会逃走。

    不过,她倒是并不担心杨烟的报复。

    杨烟是否能逃得过天门的追杀还未知呢。更何况,天罪已然垮台,就算杨烟逃了出去,又能如何?东山再起?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她唯一可惜的是没能杀了杨烟,失去了一个像天门求和的筹码。

    如今,唯一的希望就只能寄托在沈沉鱼的身上了。

    不敢有丝毫的迟疑,金凝霜连忙的率人赶赴杨烟的东郊别墅。

    无论如何,也要赶在杨烟之前将沈沉鱼救出来,这可是她最后唯一的希望。如果让杨烟带走了沈沉鱼,天门肯定会以自己出卖沈沉鱼为理由消灭金家。

    连天罪都不是天门的对手,金家又如何有实力去跟天门相争?

    如果有,她的父亲也不会郁郁而终了。

    朝阳初生!

    金凝霜赶到了杨烟的东郊别墅。

    这里,只留有两个人看守。

    看到金凝霜进来,二人连忙的迎了上去,“金小姐!”

    态度很恭敬,因为他们也都知道杨烟和金凝霜之间的关系,自然不敢怠慢。

    “嗯。”微微点了点头,金凝霜说道:“你们门主让我来带沈沉鱼过去,她人呢?”

    “在地下室。金小姐,请跟我来!”

    说完,二人率先领路。

    就在他们转身之时,金凝霜的眼神示意了一下,身旁的手下连忙的掏出匕首。

    两道寒光闪过,两名守卫倒在了血泊之中。

    金凝霜看也没看,快步朝地下室走去。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金凝霜跟杨烟在很多地方都很相似,根本就无视他人的生命,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同的是,金凝霜的野心没有杨烟那么大,所以,她能够活到现在,而杨烟则是一败涂地。

    可这一次,对金凝霜而言同样是一个难关,如果处理的不好,恐怕金家从此就会在江湖上消失。

    “你们在门口等我!”沈沉鱼转头交代了一声,走进地下室。

    地下室内,昏暗的灯光之下,沈沉鱼被关在铁笼之中。

    倒是并没有受什么皮肉之苦,杨烟也没有折磨她。毕竟,沈沉鱼可是他保命的护身符,万一不小心弄死了他,自己焉能保命?

    “沉鱼!”

    金凝霜叫了一声。

    沈沉鱼缓缓的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冷冷的说道:“你来做什么?我不想看到你。”

    “我是来救你的。外面的守卫我已经解决了,你赶紧跟我走吧。”金凝霜一边说,一边上前打开铁笼的锁。

    “救我?”沈沉鱼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沉鱼,对不起,我知道自己错了。你拿我当姐妹,那么信任我,可我……。我一直以为他是爱我的,为了他,我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可我没有想到,他根本就是在利用我,是想利用我金家的力量帮他对付天门,根本就不曾真心的爱过我。我不想再继续的错下去,我不奢求我们还能回到从前那样,我只希望你能原谅我。你是我骗来的,无论如何,我也要把你救出去,就当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弥补吧。”金凝霜一副很诚恳的忏悔模样。

    沈沉鱼微微愣了愣,看了看她,说道:“你说你才知道他是利用你,什么意思?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金凝霜愣了一下,连忙的说道:“天罪和天门的大战你也知道,杨烟竟然让我金家去打头阵,目的很明显,就是想让我们金家的人去冲锋陷阵。到最后,死的都是我们金家的人,他却没有任何的损失。金家几百年的家业,又怎么能毁在我的手里?我真是瞎了眼,我怎么会爱上这样的男人。沉鱼,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不屑的笑了一声,沈沉鱼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昨晚天门和天罪的大战已经落下帷幕,以杨烟的失败而告终吧?”

    金凝霜愣了愣,讪讪的笑了笑,没有言语。

    “凝霜,我们四年的大学同学,我就在想,到底是你变了,还是我根本就没有看清楚你?我怀着满满的祝福而来,想不到却是一场骗局。”沈沉鱼叹息的摇了摇头。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总之,是我对不起你,我给你赔罪。”金凝霜深深的鞠了一躬。

    “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是想让我帮你说亲,让天门不要因为这件事情迁怒于你,放过你们金家,对吗?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次的事情,已经有太多的人牺牲,我也不想再有更多无辜的人牵扯进来,因为这件事情而受到牵连。我想,秦彦也是这么想的。我会去跟他说,至于他最后怎么决定,我不敢保证。可你以后要走怎样的一条路,那也要看你自己。这个世界上,从来就只有真心换真心,如果你总是抱着一颗怀疑的心去猜忌别人的话,到最后你也终不会得到你自己想要的。”沈沉鱼淡淡的说道。

    “我知道,沉鱼,谢谢你。”金凝霜感激的看了她一眼,心里也松了口气。

    沈沉鱼松了口,她想,秦彦应该不会再为难金家了吧?

    秦彦那么喜欢沈沉鱼,肯定会听她的建议。

    “走吧!”

    沈沉鱼缓缓的起身,从铁笼内走了出来。

    金凝霜连忙的跟在身后,偷偷的看着她的背影,嘴角溢出一丝微笑。

    她和沈沉鱼之间的感情能否回到从前,已经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金家不会再被天罪牵连,这……,就是她十分庆幸的事情了。

    “我走了,你好自为之吧。”

    出了地下室,沈沉鱼转身看了看金凝霜,说道。

    “我的事……?”金凝霜问道。

    “放心吧,我会跟他说的。不过,不是为了你,是为了那些无辜的人。”

    话音落去,沈沉鱼转身离开。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