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604章 神秘之人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拖着疲惫和受伤的身躯,杨烟一路狂奔,逃离金家。

    不敢住酒店,也不敢去自己的其他物业,只能随便的找了一个公园凑合着在长椅上坐下。

    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也不敢去东郊的别墅将沈沉鱼带走,只怕金凝霜正在那等着自己呢。如果贸贸然的前去,必然是自投罗网。如果是以前,他当然无所畏惧,可是以他现在的伤势,根本不是金凝霜的对手。

    他必须要尽快的离开龙城,保住自己的这条小命,方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就在他准备闭目调息时,忽然间,一个身影出现在面前。

    杨烟浑身一震,一个激灵站了起来,“谁?”

    当看清楚来人的时候,杨烟不禁一愣,“你……,怎么会是你?”

    难道是自己撞鬼了?

    “你见过我?”来人冷冷的问道。

    “你不会是耍我吧?我们见过那么多次,我当然记得你。可是……,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你怎么会出现在这?”杨烟确信眼前的人并不是鬼,而是实实在在的人。可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死而复生?

    是端木文皓根本就没有杀了他,还是另有其他的原因?

    他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他的到来,却是让他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威胁,充满了警惕。

    他清楚,以自己目前的状态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必须要找机会尽快的逃走。

    “哼,就凭你这句话,你就该死。”来人冷哼一声,说道。

    “你……,你想干什么?”杨烟惊惧的问道。

    “送你上路,然后由我来接管天罪。”来人说道。

    “你?接管天罪?”杨烟不禁愣了一下。

    “不错。天罪只有在我的手里才会发扬光大,你根本就没有资格领导天罪。所以,你还是乖乖的交出令牌,安心受死吧。”来人冷声说道。

    杨烟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后脑,一头雾水。他要接管天罪,还要将天罪发扬光大?这都是哪跟哪啊?不过,听完他最后一句话,杨烟还是浑身一震,心中升起一股寒意。

    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要让他束手待毙,他可不情愿。

    “想要令牌?简单,我这就给你。”杨烟一边假意的伸手去怀中,一边趁着他没有防备之时,忽然间一拳狠狠的砸向他。

    只有出其不意,用尽全力的一击,或许,可以给自己制造逃走的机会。

    只要能活下去,保住这条小命,那比什么都重要。

    “找死!”

    来人一声冷斥,挥手一拳迎了上去。

    “砰”的一声,顿时杨烟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连连的吐出几口鲜血。

    本就伤势很重,加上中毒的缘故,此时更是雪上加霜。

    杨烟挣扎着想要起身,去发现自己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不禁惨然一笑。

    事情的发展超乎他的预料,想不到自己竟然死在他的手里,更想不到,他会死而复生。

    缓缓的走到杨烟的面前,看了看他,“就凭你也想跟我斗?简直是不知所谓。把你的令牌交给我,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呵呵……”杨烟苦笑一声,说道:“我杨烟虽非什么了不起的英雄豪杰,但却也是有名有姓的人物,这点骨气我还是有的。想要我交出令牌,休想。你不是想杀我吗?来,动手吧。杀了我,沈沉鱼也会给我陪葬,我看你如何跟秦彦交代。”

    事到如今,杨烟也只有寄望利用沈沉鱼保住自己的小命。虽然,沈沉鱼很可能已经被金凝霜救出来,作为她向天门求和的筹码;可是,很可能这件事情他还不知晓。

    “我需要向任何人交代吗?等杀了你,我会领导天罪,除掉秦彦,消灭天门。”来人冷冷的说道。

    杨烟不禁一怔,愕然的看了他一眼。

    除掉秦彦,消灭天门?

    这话从他的口中说出来,不免让杨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也是让他惊诧不已。

    难道他和秦彦之间经历了什么事情,所以,反目成仇?

    这也不应该啊。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乖乖的交出令牌。”来人冷声说道。

    “反正都是死,有种你来吧。”杨烟艰难的支撑着起身,“呼”的一拳砸了过去。

    即使是死,那也要死的有尊严。反正,他是无论如何也在劫难逃。

    来人根本无视杨烟的拳势,冷冷一笑,栖身而上,挥拳迎了上去。后发先至,一拳狠狠的砸在杨烟的胸口。劲力突发而至,“砰”的一声,杨烟应声而倒,当场毙命。

    来人缓缓的走到杨烟的身边,在他的身上搜索了一阵,掏出一枚令牌。天罪门主的令牌,也是天罪门主身份的象征。有了这枚令牌,便可号令天罪的人,如同兵符。

    杨烟至死也不曾想到,会死在他的手里,这也是他始料未及的事情。

    一个死而复生的人,忽然出现在面前,这怎么可能?

    不过,能死在他的手里,倒也不算冤枉,也算是死得其所。

    来人根本看也没看杨烟的尸体,转身离去,消失在黑暗中。

    仿佛,根本就不曾来过一般。

    ……

    按照秦彦的吩咐,段南封锁了所有进出龙城的要道,而且,在龙城各处连夜搜索杨烟的踪迹。

    杨烟一日不死,天罪就不算覆灭,一旦让他东山再起,那势必又是会有一场腥风血雨。

    秦彦不是符文坚,他可没有那么的仁慈。对待敌人,他向来都不会手软,否则,便是害人害己。

    “谁发现的?”

    公园内,段南扫了身后的手下一眼,问道。

    “我。”一名手下站了出来,“我们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死了,现场也没留下什么痕迹。不过,以杨烟的伤势,应该是在中毒之后又遭到重创而死。”

    段南眉头微微一蹙,“这会是谁做的?”

    杨烟死得如此蹊跷,段南的心里禁不住的有些担忧。而且,杨烟死了,岂不是没有办法问出沈沉鱼的下落?若是沈沉鱼有什么三长两短,他该如何跟秦彦交代?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