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在接到沈沉鱼的电话之后,秦彦惊喜不已,马不停蹄的赶了过去。

    临走时,嘱咐赫连彦光多多的休息。

    赫连彦光也不想破坏他们情侣间那种劫后重逢的喜悦,自然没有选择跟过去。

    在一家商场的门口,秦彦看到了站在那里的沈沉鱼,快步的冲了过去,一把将她搂在怀里。

    这种发自内心的表现,是丝毫也掩饰不住的。他的那份情真意切,那份关心担忧,淋漓尽致的表达了出来。

    此时,根本不需要太多的言语。

    无声胜有声。

    拥抱了许久,秦彦方才松开她。仔细的看了看她,问道:“你不是被杨烟抓了吗?你怎么逃出来的?”

    “不是逃出来的,是金凝霜救了我。”沈沉鱼说道。

    “金凝霜?”秦彦微微愣了愣,说道,“不是她骗你过来的吗?怎么会救你?”

    “你明白的。”沈沉鱼微微一笑。

    秦彦愣了一下,恍然大悟,“她是担心天罪覆灭,我会紧跟着找她算账,所以,想通过你来缓和关系,让我打消对付金家的意思,是吗?”

    “嗯。”沈沉鱼微微点了点头,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金凝霜投靠天罪,也是为了金家,而且,我现在也没什么事,能原谅的还是原谅她吧。毕竟,因为天门和天罪的事情,死得人已经太多,我不希望再有更多无辜的人牺牲。当然,决定权在你,如果你觉得有必要除掉金家,我也会支持你。”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既然你都原谅了她,那我还有什么不能原谅呢?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不应该再有人为这件事情而死。”

    “这才是我喜欢的男人,大气。”沈沉鱼微笑着轻抚他的脸颊。

    “沉鱼,对不起。”秦彦愧疚的说道。

    “好端端的干嘛说对不起?”沈沉鱼问道。

    “如果那天我能早一点赶到的话,也许你就不会被杨烟抓走。而且,昨晚杨烟利用你威胁我,要我放他一条生路,我没有同意。”秦彦说道。

    “杨烟已经死了?”沈沉鱼问道。

    微微摇了摇头,秦彦说道:“如果当时不是彦光拦着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他。对不起,在那种情况之下,我竟然一点也没有顾及你的安危。”

    淡淡的笑了笑,沈沉鱼说道:“你的想法我明白,我不会怪你的,你也不用自责。因为杨烟,天门牺牲了那么多人,那么的无辜的人为这件事情而死,皇擎天也因为这而死。所以,你做的我都明白。”

    “可是……”

    话刚出口,沈沉鱼便伸出手指抵在他的嘴唇,阻止他继续的说下去。

    “我们之间还需要说那么多吗?如果我当时在场,杨烟用我的生命威胁你的话,我也会支持你的做法。你不需要用任何的愧疚,只要我明白你的心里是爱我的,那就足够了。”沈沉鱼柔声的说道。

    沈沉鱼的体贴和善解人意,更是让秦彦的心里感动不已。

    此时,秦彦的电话响起。

    接通,对面传来段南的声音,“门主,我们已经找到杨烟了。可是……?”

    “可是什么?”秦彦问道。

    “可是……,他已经死了。”段南说道,“门主放心,我们就算是搜遍全城,也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沈小姐找出来。”

    “沉鱼就在我身边,你不用担心。说说杨烟的事,他是怎么死的?”秦彦问道。

    段南微微愣了愣,似乎有些没有料到秦彦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竟然已经找到了沈沉鱼。顿了顿,段南说道:“我们找到杨烟的时候他已经死了,根据杨烟的尸体来看,他是中了毒之后被人所杀。对方的修为应该很高,一拳便震碎了杨烟的五脏六腑。”

    秦彦眉头微蹙,诧异的说道:“会是谁呢?谁要杀他?”

    此中谜团,秦彦琢磨不透,却让他感觉到似乎隐藏了更为重要的事情。

    虽然杨烟受了伤,可以他的修为,想杀他也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情。而且,能够一拳震碎杨烟的五脏六腑,足以证明对方不是泛泛之辈。究竟是谁,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而且,还跟杨烟有过节?

    如果是,为什么他要等到现在才出手?

    是想要杀人灭口,怕杨烟被天门抓住泄露出什么秘密?还是,对方只是单纯的跟杨烟有仇?

    这其中,似乎有点耐人寻味。

    “把他好好安葬吧。顺便,想办法调查一下,看看能不能弄清楚到底是谁杀了杨烟。还有,剿灭天罪余孽的事情也不能怠慢,必须尽快的进行,我不希望将来他们能够死灰复燃。”秦彦叮嘱道。

    “是!”段南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杨烟死了?”沈沉鱼好奇的问道。

    “嗯。”秦彦紧蹙着眉头点了点头,说道:“段南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被杀。根据现场的情形,他是被人用重拳震碎内脏而死。我在想,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而且,对方的目的又是什么?是想杀人灭口,还是只是因为跟杨烟有过节呢?”

    “想不通就不要去想了。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对付天罪嘛,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暂时的放一放,让段南他们去查就好。如果有什么消息,那自然最好,如果没有,你在这里烦恼也无用。如果对方真是杀人灭口,别有所图,迟早,他会暴露出来的。”沈沉鱼劝说道。

    “你说的也是,我在这里想破了脑袋也无济于事。”秦彦微微一笑。

    转而接着说道:“你累不累?要不要先找个酒店休息休息?”

    “你是要去金家?我陪你一起去吧。”沈沉鱼说道。

    “也好。”秦彦微微一笑,拉住沈沉鱼的手,走到路边。

    他们之间,不需要客套的言语。

    而且,秦彦此刻也不想抛开沈沉鱼,恨不得跟她每时每刻都腻在一起。

    他可不想,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沈沉鱼再遭遇不测。

    二人拦下一辆的士之后,径直的朝金家驶去。

    一路上,二人双手紧握。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