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当夜!

    秦彦自然留宿在沈落雁的家中。

    小别胜新婚,自然而然,二人也格外的亲热。

    婉转承欢,琴瑟和谐。

    两人直到天色微亮时,方才睡去。

    整整一夜,诉说着一些心理话,闲聊着一些有的没的的事情。

    而沈落雁,也将自己的思念全部的化为疯狂,极力的迎合着他。

    当沈落雁醒来时,已是中午。

    睁眼一看,秦彦不在身旁,顿时有一种很惊慌的感觉。连忙的起身穿衣,下楼,却发现秦彦正在厨房里忙碌着。

    这一幕,足以融化她的心。

    似乎,任何女人都无法抵挡这种温柔的攻势。

    “做什么啊?”

    沈落雁走到他的身后,抱住他的腰。

    “给你煮点粥,炖了点汤,给你好好补补。怕你昨晚太疯狂,身体会吃不消。”秦彦打趣道。

    “讨厌!”沈落雁面色羞红,心里却是充斥着满满的幸福。

    “赶紧去刷牙洗脸,马上就可以吃了。”秦彦看了看她,柔声的说道。

    “好!”

    “啵”的一声,沈落雁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宛如小女孩般蹦蹦跳跳的进了卫生间。

    再如何强大的女人,在她的内心深处,都住着一个小女孩。只有在她最心爱的人面前,才会展现出这一面。

    而秦彦的这种温柔攻势,也是女人所无法抵挡的。

    当然,重要的不是招式,而是那份发自心底的爱意和呵护。

    午饭的气氛很融洽,很和谐,二人卿卿我我。谁也不会想到,在公司里独当一面,英明决策的沈落雁,竟然会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她本就没有沈沉鱼那么的强势,没有她的那份坚毅和果断,要更加的柔情似水一些。可在面临公司的事情上,她却又不得不学会强大。

    午饭后,沈落雁驱车回了公司。

    为了接下来的休假,她需要把昨日新订的几个项目的后续工作交代好,把手头一些需要签署的文件全部处理完。如此,她也就可以安安心心的去跟秦彦好好的度假。去他们初识的地方,去找一找当初的回忆。

    好在,惊天集团的一些也都已经步入正规,公司也都是上下一心,相信就算是她离开一段时间,也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秦彦,自然是驱车赶回墨子诊所。

    墨子诊所,已是名不符实。自从石绾在东海市建立医馆,成立了药王门,将中医在国际上发扬光大之后,墨子诊所已经停止了对外营业。

    白雪也完全的加入到帮助石绾重振药王门的事情当中,墨子诊所也没有人打理。

    况且,他们也本就不需要依靠墨子诊所那一点点的收入。

    其实很多时候,墨子诊所多半也都是稍微的意思意思,收取一些看病抓药的费用。毕竟,一般都是附近小区的居民。

    再说,墨子诊所原本真正存在的意义,也只是因为当初墨子诊所是天门的藏书阁,存放着天门千百年来保存的典籍。

    可自从上次的事件之后,秦彦就已经将所有的典籍全部转移到了其他的地方。重新修建了恒温的密室,并且设立的种种的机关,为的也是更好的保护那些典籍。而白雪,也只需要隔三岔五的过去看一看就行。

    想起白雪,秦彦的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王麟的身影。

    若非当初发生的变故,也许,现在在天门里的麒麟就是她了吧?或许,自己很可能跟她也发生一点什么。

    毕竟,一直以来,在天门,麒麟是和门主最为亲近的人。

    当然,如果王麟没有选择离开,而是愿意回到天门的话,秦彦自然也很乐意的欢迎。甚至,恢复她麒麟的位置。

    因为他也知晓白雪并不怎么喜欢这个职位。对白雪来说,这个职位最大的意义应该就是能够更近的接触秦彦吧?

    可因为最近的种种事情,秦彦东奔西走,她这个麒麟也不常见到他。

    想起王麟,秦彦很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那里,摆放着王麟留下的那块很普通的石头,长生石。

    看不出任何的贵重之处,却是让很多人为之疯狂的东西。

    当车子在墨子诊所的门口停下时,映入眼前的一幕,让秦彦目瞪口呆。墨子诊所哪里还在?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

    秦彦愣了愣,慌忙的冲下车。

    拆迁?

    这是秦彦的第一个想法。可是,随即就被他否决。

    怎么可能?拆迁也不会拆到这个地方。况且,拆迁也不会是这样。

    “秦医生?你回来了?”一个附近的大妈看到他,走了过来。

    “是啊。有点事情去了外地,刚回来。阿姨,这是怎么回事?”秦彦诧异的问道,“最近这里要动迁吗?”

    “动啥迁啊?咱们这小区还是新的呢,才几年?秦医生,你会不会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啊?”大妈很热心也很担心的问道。

    当初,她可是墨子诊所的常客,秦彦也帮她看了不少的病。而且,秦彦的热心和亲切,也一直都很受附近这些小区大爷大妈的喜欢。

    曾经因为没有行医执照的事情,相关部门就曾找上门要查封墨子诊所,这群大爷大妈们就曾经连番的声讨,替秦彦说了不少的好话。

    “怎么说?”秦彦愣了愣,问道。

    “这还是几天前,有天夜里,忽然‘砰’的一声,地动山摇的。当时,我还以为是地震呢,小区里的人都给吓醒了,全部跑出来。结果一看,诊所腾腾的冒着黑烟。我们赶紧拨打了119,赶来灭了火。之后,第二天警察就过来了,一一的询问,问我们当天夜里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还调了小区的监控录像。依我看,警察应该也是怀疑有人故意放火的。”大妈绘声绘色的描述道。

    “秦医生,你人这么好,是哪个丧尽天良的人干出这种事情啊,就应该天打雷劈。你还是赶紧去警局看看吧,他们也一直在找你呢,可我们都不知道你的电话,也联系不上你。”大妈热心的说道。

    “我知道了,谢谢阿姨。”秦彦微笑着点了点头。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