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是天罪吗?”

    “是因为前些日子跟天罪的大战,端木文皓指使天罪所为吗?”

    毕竟,端木文皓一直以为长生石就在天门,就在藏书阁。这也是端木文皓费尽心机,想办法一定要灭掉天门的缘由。

    秦彦不得而知。

    可似乎,这件事情又并非是如此的简单。

    这件事情,必然是就发生在这两天,否则,薛冰又岂会不知?

    可是,这两天因为天门的打击,天罪已是一败涂地,天罪的余孽也都纷纷的隐身,不知所踪。他们,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有能力有胆量去做这件事情吧?

    然而,除了天罪还能是谁?

    忽然,秦彦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身影。

    栾晴然!秦彦还清楚的记得栾晴然临走时的那句话,会不会是因为她认为自己欺骗了她,所以,一怒之下烧了墨子诊所?

    想起她,秦彦就一阵头疼。按照天门的规矩,只要对方持有天王令,并且支付了相关的费用之后,天门没有理由拒绝别人取回他们的东西。可是,王麟又再三的交代这长生石不能落在别人的手中。

    该如何跟她交代呢?

    上车,驱车直奔警局而去。

    他需要弄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需要知道究竟是谁所为。

    看到秦彦,沈沉鱼不由的愣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警局的其他同事也都认识秦彦,很多人心中虽然嫉妒秦彦抢走了他们的警花女神,可无奈人家沈沉鱼就是对秦彦死心塌地,他们也无可奈何。不过,倒是也都很热情的跟秦彦打着招呼。

    一边说,沈沉鱼一边将秦彦拉到走廊,“怎么也不先给我打个电话?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我来查一件事情。”

    “什么事?”

    “墨子诊所被烧的事情。我来看看警局这边有什么线索。”

    沈沉鱼一愣,“墨子诊所被烧?什么时候?”

    “具体时间我也不知道,应该就是这两天。”秦彦回答道。

    “同事怎么都没跟我说呢?可能不是我们这个组负责。你等等,我去问一下。”一边说,沈沉鱼一边急急忙忙的走回办公室。

    没多久,沈沉鱼走了回来。

    “查到了,是二组在负责这件案子。走吧,我陪你一起过去。”

    说完,沈沉鱼拉起秦彦的手,朝二组的办公室走去。

    “邢队在吗?”

    走进办公室,沈沉鱼问道。

    “沈队?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一个男人走了过来,呵呵的笑道。

    “我介绍一下,我男朋友,秦彦。”沈沉鱼介绍道。

    邢风愣了愣,连忙的伸出手,“秦先生,我们一直都在找你,可是一直没你的号码。要是早知道你是沈队的男朋友,早就联系你了。”

    “我来是想打听一下墨子诊所的纵火案。”秦彦直截了当的说道。

    “走,到我办公室再说。”邢风点了点头。

    因为沈沉鱼母亲的关系,邢风对她自然很尊重,不敢轻易得罪。当然,也因为沈沉鱼没什么大小姐的脾气,也从来不拿她母亲的权利压人。所以,同事们对她也都很有好感。

    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沈沉鱼是个美女,一个不矫情,能吃苦,重逢在第一线,愿意吃苦的美女。

    “这件案子是发生在三天前,从消防局那边转过来的。因为根据消防的检测,应该是属于人为的纵火,所以,案子转交给我们。我们也调查了小区以及周边的监控录像,对现场也进行了仔细的调查,不过,目前暂时还没有什么线索,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

    邢风开门见山,倒也是颇为爽快,雷厉风行的一个人。

    “我想问下秦先生,最近你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有没有什么怀疑的对象?”

    要说得罪的人?那可就多的去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当然也有怀疑的对象,可这些跟他说也没有任何的用处。江湖上的这些恩怨,不是邢风这个小小的刑警支队的队长就可以解决的。

    “没有。”秦彦摇了摇头。

    “邢队,我们可以看一下案发那段时间前后的监控视频吗?”沈沉鱼问道。

    “当然可以。你等一下,我马上调出来!”

    邢风在电脑上按下几个键之后,便将电脑屏幕转过来。

    秦彦和沈沉鱼都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不愿意错过一丝一毫的线索。

    秦彦想寻找的,也是那个熟悉的身影。

    因为是晚上,监控视频拍摄的也不是很清楚。小区附近,包括周边的几条马路的监控录像,全部都调了出来。

    秦彦以快进十六倍的速度,快速的扫过。

    沈沉鱼自然是跟不上他的节奏,只能苦笑一声。

    可邢风看到这样的画面,目瞪口呆,大惊失色。在这么快的速度之下,如果依旧能够找到任何的线索,那只能说明秦彦厉害。至少,他可做不到,整个局里也没有人可以做到。

    邢风禁不住暗暗的想,看来,秦彦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诊所医生那么简单啊。

    想想也是,沈沉鱼看中的男人,怎么会是普通人呢?

    忽然,秦彦按下了暂停键。

    “是不是发现什么?”邢风连忙的问道。

    “没有。”秦彦淡淡的应了一声,继续播放。

    不过,他的眼神明显的没有再关注监控画面。

    很显然,他已经找到了他想找到的。的确,在监控画面中,他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虽然有些模糊,可秦彦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这个女人,还真是嚣张跋扈,竟然敢纵火烧毁墨子诊所。

    秦彦的心里,禁不住的升起一股怒火。

    “秦先生,你放心,这件案子既然交过来了,我一定会认认真真,详详细细的查清楚,一定把纵火的人给你找出来,还你一个公道。如果你那边想起什么线索的话,也可以来告诉我,或者打我电话都行。”邢风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

    “谢谢你,那就麻烦邢队了。”秦彦道了声谢,“给你添麻烦了,就先走了。”

    一边说,秦彦一边站了起来。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