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我一定会加紧追查。”

    薛冰说道。

    对于这件事情,薛冰其实也很紧张,也觉得很愧疚。因为她很清楚皇擎天在秦彦心目中的位置。

    皇擎天已死,却还不能入土为安。更重要的是,还因为他遗体被盗的事情导致阎芷语变得有些疯疯癫癫,这会在很大程度上的加深秦彦对皇擎天的愧疚。因而,薛冰也很想尽快的查出线索,找到皇擎天的遗体。

    然而,这哪有那么容易?

    虽说天门的情报网如今也算是很成熟,很全面;可是,对于这件事情的确还是有点难度。

    而秦彦想到的,却是更多。

    皇擎天的遗体究竟会是谁盗走呢?对方又为什么要这么做?目的是什么?

    “嗯。”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此时,他手里的画像也已经完成。

    将画好的画像递了过去,秦彦说道:“她叫栾晴然,前些日子曾经来墨子诊所,拿着天王令想要拿回她祖辈寄存在天门的东西。而就在前两天,她更是烧毁了墨子诊所……”

    “她烧了墨子诊所?”薛冰一阵惊讶。

    这件事情她竟然一点也不知情,难免会有些自责。自责自己就在东海市,却对此事一无所知。

    秦彦也并没有责备她,毕竟,这段时间因为天罪的事情薛冰也很忙,很难分身,哪能没有一点的疏忽?

    “虽然警方现在还没找到任何的线索,但是,我看过当时的监控录像,我觉得她有很大的嫌疑。”秦彦说道,“当年天门门主符文坚失踪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嗯。”薛冰应了一声,说道:“我也听我师父说起过这件事情。符文坚是天门有史以来最为惊才绝艳的一位门主,创出一门叫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的修炼功法,重创了天罪。从此,天罪便一蹶不振。若非当初符文坚一念之仁,没有赶尽杀绝的话,天罪只怕早就被灭了。可是后来,符文坚忽然失踪,销声匿迹,从此杳无音讯。而随后,麒麟也消失不见,更是偷偷带走了栾家当时寄存在天门的东西。为此,天门还曾经发出过追杀令,追杀麒麟,可却一直都未能找到麒麟的下落。这件事情一直都是个谜,至今也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也没有人知道麒麟当初盗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当时栾家的家主跟符文坚是很要好的朋友,在那次事件中,栾家被人灭族,无一幸免,而没有人知道是谁做的。以当时栾家的实力而言,想要在一夜之间就除掉他们,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也足以说明当时那个势力的强大。可这个势力却并没找天门的麻烦,伴随着符文坚的失踪,这件事情也就从此没有了下文。”秦彦接着说道,“之后天门重新选立了门主和麒麟,一切又都恢复了正常的秩序。直到前些日子,栾晴然忽然到来,手持天王令,说要取回栾家寄存在天门的东西,我也才想起这件事情。”

    “门主是怀疑栾晴然的身份?”薛冰问道。

    “当然。因为根据记载,栾家当年被全族灭口,无一幸免。事隔这么多年,又怎么会忽然冒出一个栾家的后人?我不得不怀疑她的身份。”秦彦点头应道。

    “她手里的天王令是真的吗?”薛冰问道。

    “我仔细的看过,是真的,的确是当年天门赠予栾家的天王令。”秦彦说道。

    微微顿了顿,薛冰说道:“那……,只有两种可能。一,她真的就是栾家的后人,也许当时是有漏网之鱼。二,她是当初屠杀栾家的那个势力的人,他们夺走了天王令,想借此拿回栾家寄存在天门的东西。”

    “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那个势力还会存在吗?就算他们存在,如果当时他们有天王令,为什么不到天门取回栾家的东西?而要事隔这么多年再来?”秦彦疑惑的问道。

    薛冰愣了愣,摇了摇头,也一样是百思不得其解。

    “不管到底是哪一种可能,我都必须要想办法核实她的身份。而且,墨子诊所被烧毁的这件事情,也不能就这么不了了之。所以,你尽快的帮我查出她的身份,以及现在的落脚点。”秦彦说道。

    “没问题,我这就安排。”

    一边说,薛冰一边掏出手机给画像拍了照,随后发了微信出去。

    以天门在东海市的势力,想要查出一个人,应该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但是,要想核实栾晴然的身份,那就有些困难了。

    “过几天我可能要离开东海市一趟,回青山镇看看,天门的事情还需要你多多的照看,辛苦你了。”秦彦说道。

    “没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薛冰应道。

    “在我走之前,希望能找到她的地址。”秦彦叮嘱道。

    “没问题。只要她还在东海市,不出一天,应该就能查到她的地址。”薛冰自信的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又转而问道:“白雪和石绾呢?她们现在在哪?”

    “还在西北那边,帮助同盟处理一些善后的事情。不过,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了吧。”薛冰说道。

    “嗯,那你也跟她们说一声,让她们暂时找其他的地方住,墨子诊所的事情不要理会。栾晴然的身份在没有查清楚之前,尽量的避免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我也不想让栾晴然知道天门太多的事情,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秦彦叮嘱道。

    “我明白。”薛冰点头应了一声。

    她知道,秦彦如此叮嘱也是怕白雪和石绾有什么危险。

    “现在还有没有什么事?”事情都交代好之后,秦彦转而问道。

    薛冰愣了愣,诧异的说道:“还行。怎么了?”

    “没事的话,我们一起去吃饭吧,顺便逛一逛。也好久没好好的单独相处聊聊了。”秦彦微微一笑。

    “好。你等我一会,我收拾一下。”薛冰自然是开心不已。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交代了一下事情,化了妆,挽起秦彦的胳膊离开。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