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翌日!

    薛冰那边传来消息,已经查到了栾晴然的住址。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秦彦走进地下车库,卸下车门内的喇叭,将长生石收了进去。

    这是薛冰置办的产业,独栋别墅,独立的地下室,下面也停了很多的豪车。

    像这样的地方,薛冰在东海市置办了不少,全国各地都有。用的名字,也多半都是天门中人,相对来说,也十分的安全。

    就像藏书阁所在地的那栋别墅一样,不像墨子诊所那么的显眼。

    栾晴然的目的,志在长生石,秦彦自然也不能随身携带。太危险。万一不小心落入其他人的手中,按照王麟所说,很可能会引起很大的风波和麻烦。

    随后,秦彦驱车直奔栾晴然的住址而去。

    东浦东,到青浦,穿过黄浦江大桥,一路倒也算是畅通无阻。

    进了小区,在距离栾晴然的别墅还有一段距离时停下车,徒步而去。

    到门口,敲了敲门,半晌没有回应。

    愣了愣,秦彦随即打开门进屋。

    这种事情对他而言,轻而易举。只要不是太复杂的锁,在他的面前基本上也都没有什么难度。

    屋内装修的很奢华,也很古典,看得出栾晴然很有品位,家境也很富裕。这也正常,她能随随便便就拿出那么多钱,赎回寄存天门的东西,就不一般。

    屋内没有声响,应该是栾晴然不在家。

    秦彦在楼下四处的转了转,顺便找找有没有什么能够证明栾晴然身份的东西。

    随后上了二楼,阳台上摆放着一架古筝。实木墙板做的各种各样的造型和背景墙,非常的漂亮。不过,更加引起秦彦注意的是,在其中一面墙上的一个奇怪的图案。

    图案是赤红色,圆形,中间是一些不规则的图案。不过,仔细看上去的话,却似乎又很规则的排列。不过,具体到底是什么,秦彦也弄不清楚。

    跟屋内的整体装修,以及墙上的那些书画而言,显然十分的不衬。

    这个图案,似乎有着什么特别的意义。

    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搜索着,可都没有发现任何可以证明栾晴然身份的东西。越是这样,对她的身份秦彦也越发的怀疑。

    一个正常的人,家里怎么可能会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

    除非,她是刻意的隐藏。

    为什么要隐藏这些?那只能说明栾晴然的身份有恙。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冰冷的杀气,秦彦眉头一蹙,连忙的回头。

    不知何时,栾晴然站在了他的身后,脸色一如往常的没有任何的表情,“秦门主想找什么?找到了吗?”

    微微耸了耸肩,秦彦淡淡的说道:“既然你想刻意的隐瞒,我又能找到什么?”

    栾晴然淡淡的走到书房的椅子上坐下,“秦门主这样没有经过人家同意就闯进来,似乎有些不太礼貌吧?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要跟我解释的吗?”

    “如果栾小姐清清白白,又何必担心被人查呢?”秦彦反驳道。

    大马金刀的在对面坐下,抽出一根香烟点燃,吐出一口烟雾,悠然自得。

    栾晴然的眉头微微蹙了蹙,似乎对香烟的味道很不感冒,“强词夺理。想不到天门的门主还有这么一副好口才。”

    “栾小姐过奖了,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秦彦淡淡的说道。

    “秦门主,我要的东西应该你已经准备好了吧?现在已经过去可不止三天了。我想,天门不会言而无信吧?”栾晴然也不想跟他继续的纠缠那些无谓的事情,转而说道。

    “那当然,天门的根本就是信守承诺,否则,又怎么能让同盟心服口服,怎么能服众呢?不过……”

    顿了顿,秦彦说道:“在这之前,我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想问问栾小姐。”

    “你问。”栾晴然似乎已经知晓他想问什么。

    “墨子诊所被烧毁的事情,是不是栾小姐所为?”秦彦开门见山的问道。

    “为什么你会认为是我做的?”栾晴然淡淡的说道。

    不屑的笑了一声,秦彦说道:“栾小姐不觉得自己这么说就已经承认了吗?而且,在监控录像里我看到你,当晚你就出现在附近。我想,栾小姐不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吧?”

    眉头微微蹙了蹙,栾晴然说道:“不错,是我做的,是我烧毁了墨子诊所。可是,是你欺骗我在先。我已经按照你们的要求,给你支付了定金,并且准备好了其余的尾款。可是你答应我三天,结果你却消失不见。我这么做,那也是理所应当的。”

    冷笑一声,秦彦说道:“理所应当?栾小姐,我想你弄错了一点。是你说的三天,我可没有答应你是三天。而且,对于你的身份,我至今还没有确认呢。这也是我们天门的责任,如果你不是栾家的人,我又怎么能把栾家的东西交给你?”

    “难道我给你的天王令是假的?”栾晴然愤愤的说道。

    “是真的。”秦彦说道。

    “既然是真的,那你凭什么怀疑我的身份?就因为你的怀疑,你就可以推脱?就可以不把应该还给我的东西还给我?秦门主,你不觉得自己这么说太过的霸道了吗?”栾晴然冷声说道。

    “姑且不说这件事情,咱们就说墨子诊所的事。我是没有答应你三天之内把东西交给你吧?就因为这个,你烧毁了墨子诊所,你觉得这件事情你做的不过分?”秦彦冷哼一声。

    “行,我承认是我不对,我愿意支付所有的赔偿。说吧,多少钱?”栾晴然深吸了口气,压抑住心头的愤怒。

    “栾小姐,你不会天真的以为用钱就可以摆平吧?我天门不缺这点钱。你这么做,打的是我天门的脸,你让我天门以后还如何在江湖上立足?还如何让其他的人听命于天门?信任天门?”秦彦一连串的问题如炮仗一样爆了出去。

    “那秦门主想怎么样?”栾晴然问道。

    “很简单。我要栾小姐到警局自首,然后接受法律的制裁。并且,在江湖上正式的给天门赔礼道歉。如此,才能以正视听,让江湖上的人都知道,我天门非是任人肆意妄为的地方。”秦彦义正言辞的说道。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