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617章 大败而归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如果我不答应呢?”

    栾晴然的态度也变得强硬起来。

    可能,在很多同盟成员的心中,都对天门存在着很深的敬畏之情。可对于栾晴然来说,并没有。否则,她也不会放火烧了墨子诊所。

    “如果栾小姐一定要这么说的话,那我身为天门的门主,只好为天门讨回尊严了。”秦彦掐灭烟头,缓缓的起身。

    “秦门主这是想跟我过过招?”栾晴然一脸的不屑,“我劝秦门主还是不要自取其辱的好。我不想跟你交手,你也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只要秦门主遵守诺言,交出我们栾家的东西。”

    栾晴然有些狂妄的语气,让秦彦心里有些受不住。不过,栾晴然竟然敢如此的无视他,想必也是有恃无恐。虽然秦彦的伤势没有痊愈,实力也是大打折扣,可是,此时为了天门的尊严,却也不得不站出来。

    胜也好,败也好,他都不能退缩。

    “那就请栾小姐多多指教。”秦彦的态度自然也不能软弱。

    栾晴然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既然秦门主坚持,那我就只好奉陪了。不过,咱们要附加一点点的条件,这样才更有意思。你说呢?”

    “条件?什么条件?”秦彦愣了一下,问道。

    “很简单。如果我赢了,秦门主就把我栾家的东西交给我。”栾晴然说道。

    “就这么简单?”秦彦有些不敢相信。不是栾晴然神经病,就是她非常的自信。

    “就这么简单。当然,之后的费用也不用我再支付了。”栾晴然淡淡的说道。

    “行,没问题。”秦彦一口应道,“如果栾小姐输了呢?”

    “如果我输了,我就跪在墨子诊所门前三天三夜。如此,江湖上肯定是无人不知,你天门的尊严也就可以挽回。而且,到时候任凭秦门主处置。”栾晴然说道。

    对于栾晴然提出这样的条件,秦彦并没有多少的开心。相反,他心里越发的肯定栾晴然有恃无恐,必然是有真功夫。否则,又岂会明知天门门主之威,却依旧敢提出这样的条件?

    如此,秦彦就更加没有推却的可能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好,我答应你。栾小姐,请!”

    “来吧!”

    栾晴然依旧坐着,淡淡的看向他,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根本丝毫没有将秦彦看在眼里。

    面对她如此的蔑视,秦彦是可忍孰不可忍。冷哼一声,一拳狠狠的朝栾晴然砸了过去。

    虽说因为受伤的缘故,秦彦此时的修为折损大半,可他全力的一击,也非等闲。一般人,也很难接得住。

    然而,面对秦彦雷霆万钧的一拳,栾晴然却只是淡淡的挥了挥手。

    顿时,一股强大的气息扑面而来,“砰”的一声,打在秦彦的胸口,硬生生的将秦彦逼得踉跄着退后几步。

    完全是气劲,靠着一股气劲将他击退。

    秦彦不禁大惊失色,如此高手,恐怕就连阎老也不是对手吧?

    江湖上,竟然还有这样厉害的高手,怎么能不让秦彦惊讶?

    这也像是在他的脸上狠狠的甩了一个耳光,让他感觉到有些火辣辣的疼。

    看年纪,栾晴然跟自己相当,可她的修为跟自己却有天壤之别。就算是自己全盛的时期,也未必会是她的对手。

    可如今,秦彦已是骑虎难下。

    深吸口气,秦彦再次的冲了上去。事已至此,他自然没有退缩的理由。

    栾晴然不屑的笑了一下,说道:“天门门主的修为也不过如此嘛,想不到天门的门主一代不如一代,还真是让我失望。”

    一代不如一代?

    这话从何说起?

    以秦彦目前的修为来说,可要比墨离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要强上许多。

    话音落去时,栾晴然忽然间纵身而起,拳势快如闪电一般,直捣秦彦的胸口。招式没有任何的花俏,简单直接,但是,却似乎又让人根本无法闪躲。

    “砰!”

    一拳狠狠的砸在了秦彦的胸口。

    顿时,秦彦一口鲜血喷出,倒飞出去,狠狠的撞在了墙上。

    “秦门主,我想,胜负已见分晓了吧?”栾晴然淡淡的说道。

    很显然,她是有手下留情,否则,只怕秦彦此时早已一命呜呼。

    秦彦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心中虽然不忿,却也无可奈何。技不如人,又能怪得了谁?心里也清楚栾晴然有手下留情,目前来看,他跟栾晴然的实力还是有着相当大的差距。

    “你赢了。”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

    “秦门主应该会言而有信,不会再次的失信于我吧?”栾晴然淡淡的说道,并没有因为胜了秦彦而有任何的沾沾自喜。

    “当然。我会把东西交给你。不过……,你烧毁墨子诊所的事情我不会就这么算了,有一天我还是会找你讨回来。”秦彦眼神坚毅。

    “随便,我随时恭候。”栾晴然耸了耸肩。

    “告辞!”

    秦彦也没脸继续的留下去,转身愤然离去。

    栾晴然的强大,有些超乎了他的预料。

    走出门外,秦彦禁不住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本就伤势很重,根本不能妄动真气,如今伤上加伤,能不能完全的治愈也难说了。若非秦彦从小就被墨离泡在药缸里,身体素质很好,加上长期修炼无名真气的缘故,恐怕一生也难恢复巅峰时的实力。

    “小姐,为什么不直接抓住他,然后逼他交出东西?”

    一名老者走进书房内,问道。

    “根据我们调查的资料,此人是一个极为顽固之人,如果我们以那样的方式逼他的话,恐怕只会适得其反。现在我以栾家后人的身份,他根本就没有合理的理由拒绝。如果他一定要坚持的话,咱们再想其他的办法吧。”栾晴然淡淡的说道。

    “还是小姐考虑的周全。”老者敬道。

    “你给我留意他的行踪,别让他像上次一样消失了。这次我一定要把东西带回去。”栾晴然看了看他,叮嘱道。

    “是!”

    老者应了一声,跟栾晴然道了声别,退出门外。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