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618章 危机感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因为墨子诊所被烧毁,秦彦就在墨子诊所附近的小区住下。

    那里,原本是段婉儿的住处,也是她哥哥段弘毅曾经置办的产业。

    段婉儿如今基本上是长期的留在燕京市,房子也一直空在那里。

    进屋后,秦彦忍不住又连连的吐了几口鲜血,脸色苍白。栾晴然的强大,的确超乎了秦彦的预料,纵然是自己全盛时期也未必是她的对手,不免有些自取其辱的苦笑。

    能医难自医。

    白雪和石绾都不在身边,秦彦也无法对自己施展以气运针的针灸术来治疗自己的伤势,只好给自己开了一些调补内伤的药,然后盘膝坐下调息。

    好在无名真气在疗伤上具有很大的效果。

    真气在体内运转周天,不知不觉竟然已是夜幕降临。

    当沈沉鱼走进屋内,看到他的脸色有异,不禁一愣,连忙的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没事,不小心牵动了内伤。”秦彦淡淡的说道,不想沈沉鱼过多的担心。

    沈沉鱼愣了愣,问道:“你找到她了?”

    沈沉鱼口中的她,指的自然是栾晴然。以她对秦彦的了解,又岂会猜不出来?而且,分明是秦彦吃了亏。

    “嗯。”秦彦苦笑着点了点头。

    “你啊,明知自己的伤势还没有痊愈,干嘛胡来?”沈沉鱼有些责备的嗔了他一眼,但更多的还是关心。

    “虽然你受了伤,可是,她能伤到你,看样子她的修为很不简单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要烧毁墨子诊所?又到底是什么人?”顿了顿,沈沉鱼问道。

    秦彦也没有再隐瞒,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长生石?”沈沉鱼愣了愣,说道,“你是说她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就是为了长生石?这件事情的确有些难办,你怀疑她的身份却又无法证实,按照规矩你不能不把东西交给她。那你打算怎么做?”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我也不知道。长生石那么重要,绝对不能交给她,况且,她的身份暂时还不确定呢。万一落入歹人的手中,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可如果不交给她的话,只怕她也不会善罢甘休,以我现在的状态,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沉吟片刻,沈沉鱼说道:“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秦彦愣了一下,问道。

    “不管她是不是栾家的后人,我相信她都没有见过长生石,咱们可以弄一个假的,交给她,也许可以蒙混过关。”沈沉鱼说道。

    秦彦想了想,微微摇摇头,说道:“长生石到底有什么用,我不知道,可是,她那么迫切的想要得到长生石,必然很清楚长生石的作用。如果是假的,她也一定能够发现的,这根本就行不通。”

    “能拖一段时间是一段时间,不然能怎么办?”沈沉鱼说道。

    “治标不治本啊,这根本不能解决问题。只可惜,长生石到底有什么用我也不知道,不然的话,或许可以想到办法。眼下,看来也只能如此,走一步看一步了。”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天罪的事情尚未完全的善后,如今又冒出这样的事,这的确是有些让他感到为难。

    而且,他现在的伤势严重,没有一年半载的恐怕也很难恢复,根本没有实力去跟栾晴然斗。

    秦彦也相信,如果栾晴然不是栾家的后人,那必是当初毁灭栾家的那个组织的人。他们的实力,秦彦一无所知,可是绝对会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要不,把白雪或者石绾叫回来吧,她们精通医术,也许能够帮你更快的疗伤。看你的样子,似乎伤势很重。”沈沉鱼担忧的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慢慢的调息就好。而且,过两天咱们不是就要走了嘛。”秦彦说道。

    “你这样子怎么走?而且,栾晴然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你能离开?”沈沉鱼说道。

    耸了耸肩,秦彦说道:“也许,我暂时离开也是一件好事。况且,我现在的伤势没有痊愈,也无法跟她斗,暂时的避开疗伤,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如果找不到我,也许反而会平静一些。等我的伤势痊愈之后再说吧。”

    “万一……,她趁此机会对付天门呢?”沈沉鱼担忧的问道。

    “应该不会。”秦彦微微蹙着眉头,深思熟虑,“她的目的旨在长生石,而且,以栾家后人的身份来索取,也就表示她不想节外生枝 。如果她想用强硬的手段来夺取长生石的话,当时她完全可以把我拿下,然后逼我交出长生石。我在想,她也是想用一个更为方便直接的方式让我交出长生石,如果要对付天门,然后逼我交出长生石,势必会更加的麻烦。所以,我暂时离开,也许反而是一件好事。”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明天我先想办法弄个假的长生石交给她,顺便也试探试探她,争取拖延时间。我总觉得,无形中似乎有一个巨大的阴谋笼罩下来,有点喘不过气。我必须尽快的养好伤,很可能未来还有一场大战等着我。”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都会支持你的。”沈沉鱼握紧他的手,坚定的说道。

    “嗯。”秦彦重重点了点头,心里充满了力量。

    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也是无穷无尽的。

    “你辞职了吗?”秦彦转而问道。

    “嗯,已经跟领导说了。不过,领导不答应,死活也不放我走。最后好说歹说,领导才答应我办个停薪留职的手续,说是我什么时候想回来的话,再回去上班。”沈沉鱼说道。

    “这样也好。”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明天我要先回家一趟,跟我妈说一下这件事情。我还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呢,估计会被我妈训斥一顿了。”沈沉鱼清楚自己母亲的个性,不由的苦笑一声。

    “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我也很久没见阿姨了。”秦彦说道。

    “千万别,你要是去了,这件事情就更难说了。”沈沉鱼苦笑道。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