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619章 事发突然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翌日!

    秦彦找人假造了一块长生石。

    其实,从表面上看,长生石也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如果是不知道它的人,估计也很难看出有什么问题。

    至少,秦彦是看不出有任何的问题。

    随后,秦彦联系了栾晴然,将她约到了附近的公园。

    得知秦彦要归还长生石,栾晴然欣喜过望,自然是马不停蹄的赶来。

    远远的,看到秦彦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栾晴然环视了四周一眼,并未发现什么可疑之处,于是快步走了过去。

    防患于未然,万一这是秦彦设下的圈套,附近安排了埋伏,想要对付自己呢?

    “东西呢?”栾晴然开门见山。

    “在我这。不过,我还是想最后确认一件事情。”秦彦说道。

    “什么事?”栾晴然眉头微蹙。

    “你真的是栾家的后人?可据我所知,当初栾家的人已经在一夜之间被人灭族。”秦彦说道。

    “秦门主,你不觉得现在问这些问题都是些废话吗?天王令是真的吧?既然是真的,你就没有理由去怀疑我的身份,除非你能证实我不是栾家的人。而且,昨天咱们的赌约可是说的很清楚,秦门主不是想反悔了吧?”栾晴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

    这就好像是让你证明你妈是你妈一样,根本就是一个很无厘头的问题。

    “天王令是真的,我的确没有理由去怀疑你的身份。东西,我可以交给你,但是,墨子诊所的事情我是不会就这么算了的。”秦彦说道。

    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栾晴然说道:“如果秦门主想要讨回公道的话,随时都可以找我。这件事情我也愿意很真诚的跟你道歉,如果你一定要耿耿于怀,想要报复,我也无话可说。好了,把东西给我吧。”

    秦彦掏出“长生石”递了过去。

    栾晴然接过,看了一眼,眉间有一丝的疑惑。很显然,她也无法确认到底是真是假。

    “秦门主,你不想以为随随便便的找一个东西就可以忽悠过去吧?这根本不是长生石。”栾晴然忽然脸色一变,厉声喝道。

    “祖上传下的,就是这个。如果栾小姐不想要的话,那就就此罢休,东西还给我,我天门会继续负责保存。将来有一天栾小姐想要取回,或者是你的后人想要取回去的话,可以再来找我。”

    心里虽然有点心虚,但是,表情上却十分的淡定。

    很显然,栾晴然一开始的表情已说明她根本不知道真假,这番话不过就是为了故意的试探自己而已。

    看到秦彦淡定的表情,栾晴然心里松了口气,“我相信秦门主也不是那种人。谢了!”

    话音落去,栾晴然转身就欲离开。

    就在这时,忽然间一道身影从附近飞射而出,动作快如闪电一般,一把夺过栾晴然手中的长生石,狂奔而去。

    “站住!”栾晴然大吃一惊,连忙的追了出去。

    秦彦也一样愣了愣,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有些意想不到。

    不过,对方的动作虽然很快,但是,秦彦也大概的看清楚的对方的身形背影。

    “是她?”秦彦微微一愣。

    稍微的迟疑过后,秦彦也赶紧的追了上去。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忽然不告而别的王麟。

    秦彦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出现在东海市,而且,恰好是在这个时候。这就说明,王麟一直都有关注着长生石。

    无奈,此时秦彦也无法跟她说交给栾晴然的长生石室假的。

    栾晴然的修为岂是一般?不消片刻,便追上了她。

    冷笑一声,凌空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

    有人要抢夺长生石,栾晴然岂会手软?出手自是没有任何的留情。

    王麟感觉到背后传来的霍霍风声,连忙的回身一拳迎了上去。

    “砰!”

    一股排山倒海的气劲狂涌而来,王麟顿时犹如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连连的吐出几口鲜血,手中的长生石也跌落在地。

    栾晴然捡起,收进怀中,冷冷的看了王麟一眼,“找死!”

    话音落去,栾晴然“嗖”的一声便到了王麟的面前,挥掌拍了下去。

    “让我来!”

    秦彦眼看形势不妙,慌忙的冲了过去,拦在栾晴然前面,一拳朝王麟砸下。当然,这根本就是做戏而已,只是为了方便王麟有机会逃走。

    王麟又岂会不知?纵身而起,转身狂奔而去。

    “哪里逃?”秦彦叱喝一声,追了上去。

    然而,他分明就不是真心要追王麟,而是故意的挡住栾晴然的路,不让她有机会追上王麟。

    如此明显的偏袒,栾晴然又岂会看不出来?

    只不过,长生石已经夺回来,她也不想节外生枝,就放任秦彦放王麟逃去。

    “看来栾小姐的仇人不少啊,竟然有人想要抢夺长生石。”秦彦讪讪的笑了笑,说道。

    “是吗?”栾晴然冷冷一笑,说道,“我还以为是秦门主设下的圈套,故意让人趁机夺走长生石呢。”

    “哪能呢?我要那破石头有什么用?我是信守承诺的人,既然答应了给你,又怎么会用这种卑劣的手段。”秦彦“义正言辞”的说道,满满的正义感。

    “哼!”栾晴然不屑的笑了一声,显然并不相信秦彦的话。

    “希望如此。”栾晴然冷冷的说道,“这件事情我也不想追究,可我希望这样的事情不要再有下一次,否则的话,别怪我无情。”

    说完,栾晴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看着她的背影,秦彦耸了耸肩,目光朝着王麟逃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有些担忧,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伤的严不严重。

    不管怎么说,王麟也算是天门的人,一直默默的守护着长生石,也算是功劳不小。

    这件事情,也算是意料之外,事出突然,以至于秦彦也丝毫没有准备。

    本想追上去看看王麟的伤势,但是,估摸着现在也追不上。不过,王麟肯定会找自己问清楚长生石的事情的。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