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620章 往日辛秘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回到家。

    推开门,便看到地上有一滩血渍,王麟正盘腿坐在沙发上调息。

    若非她一直都在偷偷的监视着,又怎么会如此轻而易举的找到这个地方?不过,这也不是秦彦最关心的问题,连忙的走上前,关切的问道:“怎么样?伤势要紧吗?”

    “我不是跟你说过,长生石不能交给任何人吗?为什么你要把它交给别人?”王麟愤愤的质问道。

    秦彦耸了耸肩,淡淡的说道:“她是栾家的后人,拿着天王令来拿回原本就属于栾家的东西,我没有理由拒绝。”

    “你……”

    王麟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栾家在当年就被人一夜之间灭族,没有任何的后人留下。难道你就对她的身份一点也不怀疑?早知道如此,我就不该把长生石交给你。”

    “她拿的天王令的确是当初天门交给栾家的天王令,作为天门的门主,我没有理由拒绝。否则,这也会影响到天门在同盟之中的信誉和地位。当初你不告而别,什么也不肯告诉我,只说长生石不能落入外人之手,可是,她是栾家的人,东西交给她,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秦彦没有说出实情,目的当然是想逼迫王麟说出长生石的重要性。

    如果对这个一无所知的话,秦彦也很难针对性的做出任何的对策。

    对于他这番言语,王麟气愤不已,觉得简直是太不负责任。天门的门主,怎么会是这么窝囊的一个人?如果不是自己把长生石交给他,也就不会有今天的结果,事情也不会这样了。

    “你知不知道长生石一旦落入外人的手中,会有什么后果?”王麟气愤的说道。

    “不知道。”秦彦淡淡的撇了撇嘴,“不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看到他这样的态度,王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你……,你……?”

    “本来嘛。你又没告诉我长生石有什么用,我怎么知道它有多重要?”秦彦淡然的说道。

    如果不以这样的态度去逼迫她的话,只怕她很难说出真相吧?

    秦彦也不想这样,毕竟,王麟对赫连彦光对沈沉鱼都算有恩,也是天门的人,看到她受伤秦彦也于心不忍。可是,如果他连长生石到底是什么也不清楚的话,又如何能好好的保护长生石?

    又或者,不过就是被王麟利用,成为保护长生石的工具而已。

    深深的吸了口气,王麟说道:“好,你想知道是吧?那我告诉你。”

    “当年,天门门主符文坚以绝顶天赋创出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当世无二。凭借这门功夫,符文坚重创天罪。从此,天门一家独大,统领江湖。之后,江湖上便出现一股神秘的势力,自称玄门,其武功惊天骇地,江湖上人人自危。他们的目的,便是长生石。”

    “据传,有了长生石,他们便可以借助长生石修炼,移山倒海,长生不老。为夺长生石,他们在一夜之间灭了栾家一族,却不知,在此之前,栾家家主栾凤飞已将长生石交给天门。符文坚得知此事之后,便以一人之力,挑战玄门。”

    “最后的结果如何?”秦彦问道。

    “结果没有人知道。不过,从那以后,符文坚便失踪。而玄门,也没有再出现在江湖上。在临行之前,符文坚曾嘱托麒麟一定要保护好长生石,切勿落入任何人的手中;否则,将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之后,麒麟便悄悄的带着长生石逃离天门,不惜背负背叛之名,也要悄悄的保护长生石。”

    “虽然那一战之后,玄门再没有出现在江湖上,可是,谁也无法保证他们是不是会有一天卷土重来。麒麟这么做,也是为了长生石的安全。直到前段时间,江湖上出现很多奇怪的人,经过我的调查,他们就是玄门的人。我担心以我一人之力无法保护长生石,所以将长生石交给你。可是……,你竟然就这样将长生石拱手相送,你怎么对得起天门的先辈们?”

    王麟斥责道。

    “长生石又怎么会在栾凤飞的手中呢?”秦彦问道。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知道这件事的,恐怕也只有当事人了。可我却清楚,万一长生石落入玄门的手中的话,那必将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早知如此,我根本不应该把长生石交给你。”王麟默默的叹了口气,有些后悔、自责。

    “那你为什么当初不跟我说?为什么要选择偷偷的离开?”秦彦接着问道。

    “有了长生石,就可以拥有移山倒海之力,有长生不老之功,我又怎么能保证你不会贪恋长生石的功能,想要据为己有?甚至,因此而走火入魔,变得疯狂?**,是人的劣根性,如果你拥有了这份力量的话,你还能保持自己原来的本性吗?”王麟说道。

    秦彦苦笑一声,原来,她是怕自己被权利和**冲昏头脑,成为又一个端木文皓。

    的确,面对这样的诱惑,很少有人能够忍得住吧?

    移山倒海之力,长生不老之功,谁不想?

    端木文皓不就是因为这些,穷尽一生的心力吗?

    微微笑了笑,秦彦问道:“既然长生石有如此的功用,为什么你不偷偷藏着,然后偷偷去借助它修炼?”

    “姑且不说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借助长生石修炼,就算知道,我也不会那么做。况且,我的责任是保护长生石,而非是这些。如果我这么做了,我又如何对得起先辈们?”王麟说道,“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长生石已落入他人的手中,只怕将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你我,恐怕都没有办法阻止。你好自为之吧。”

    “放心吧,长生石我没有交给她,还在我这里。”秦彦淡淡一笑。

    王麟不禁一愣,诧异的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说的还不够明显吗?我交给她的长生石是假的,真正的长生石还在我这里。”秦彦说道。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