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假的?”

    王麟不禁愣了一下。

    “当然是假的。其实,我也一直都在怀疑她的身份,而且,你又再三的叮嘱,我又怎么会把长生石随随便便的就交给别人呢?”秦彦微微笑了笑,说道。

    “那你刚才为什么那样说?”王麟质问道。

    “如果我不这样说的话,你又怎么会把这一切都告诉我呢?”秦彦说道。

    王麟眉头微微一蹙,嗔了他一眼,“狡猾!”

    “长生石是否有像你说的那么神奇,毕竟,现在谁也没有办法去证明。不过,从端木文皓和栾晴然的态度来看,说明长生石的确是十分的重要。只可惜,时间过去的太久,其中很多事情你我也都不是很清楚。玄门到底是什么门派,来自哪里,目的又是什么,你我都一无所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们贸贸然的去跟对方硬拼的话,对我们是相当不利的。所以,我就弄了一个假的长生石交给她。”秦彦说道。

    “你这样根本瞒不了多久,她很快就会知道是假的。”王麟说道。

    “我知道,我也没想过可以瞒一辈子。可是,我跟她交过手,以我现在的状态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就算我的伤势痊愈,也不一定能打的过她。所以,能拖延一点时间就拖延一点时间。况且,他们没有采取强硬的手段,而是以这样的方式来要回长生石,我想他们可能也是有什么顾忌。现在我能做的,也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看一步了。”秦彦有些无奈的说道。

    王麟默默的摇了摇头,沉默不语。

    的确,以秦彦目前的修为,如果不采取这样的方式,又能如何?

    “我给你看看伤吧。”秦彦的声音柔了下来,在王麟的身旁坐下。

    无论如何,王麟也算是天门的人,而且,还对赫连彦光和沈沉鱼有恩。

    “不用了,我自己能治。”王麟冷冷的拒绝。

    “能医难自医,还是让我看看吧。”秦彦说道。

    “我说不用就不用,你顾好自己就行。”王麟的语气似乎有些冷漠,可有心人却还是可以听出,她的言语之中多少对秦彦还是有着一些的关切之情。

    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也没有强求。

    “既然你回来了,不如就留在天门吧。这些年,你也为天门做了这么多事,回天门也是理所应当的。如果你愿意的话,麒麟的位置还是你的。”秦彦说道。

    王麟愣了愣,转头看向他,眼神似乎有些怪异。

    秦彦有些茫然的看了她一眼,恍然,连忙的说道:“你别误会,我没有其他的意思。而且,我上任后也修改了一些规矩,天门的那些陈习旧规都已经废除。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对你没有什么非分之想。”

    深深的吸了口气,王麟说道:“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还是算了吧。天门现在一切都已经走上正轨,我贸贸然的回来也不合适。而且,我也没有参与过天门的事务,也不熟悉。更重要的是,我习惯了一个人自由自在。只要你能答应我,好好的保护好长生石,那就比什么都重要。”

    “长生石的事情有多重要,你比任何人都清楚。而且,这件事情我也不想太多的人知道,知道的人越少,也就越安全。所以,我也希望你能留在天门,继续的帮我保护长生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当年天门门主符文坚必然是跟玄门发生了一场大战,其结果,很可能是两败俱伤。也因此,玄门这么多年都未能恢复元气,直到现在才敢出现。以栾晴然的修为来看,玄门的人必然都是相当厉害的高手,以我们天门如今的实力恐怕很难应付。所以,我需要你回来帮我的忙。”秦彦正色道,态度也是十分的诚恳。

    无奈的叹了口气,王麟说道:“只可惜,符文坚后来失踪不见,杳无音讯,以至于他创的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也失传了。否则,若是你练成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也许就不会惧怕他们了。”

    “我会。”秦彦说道。

    王麟不禁一愣,“你会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

    “嗯。在当初符文坚留下的基地,我们找到了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的口诀,并且修炼了。只可惜,我现在也仅仅只是到了第四层的境界而已。如今我受了伤,恐怕现在的修为勉强也只能算是第二层的境界。”秦彦说道。

    “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你可一定要把握。如果你能把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修炼到第十二层,那就可以达到当初符文坚的境界,也必然足以跟玄门有一战之力。”王麟有些激动的说道。

    “谈何容易?我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仅仅只是修炼到第一层。若非有意外的机遇的话,也根本不会达到第四层。想要修炼到第十二层,简直是难比登天。更何况,武学一道讲究的是循序渐进,想要在短时间内达到那样的境界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秦彦苦笑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

    王麟沉默不言,因为她也不得不承认秦彦说的无法辩驳。

    当初,符文坚可是旷世奇才,才能有如此的修为。想要再有一个这样的人,那根本不可能。可以说,符文坚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世奇才。

    长生石?忽然,王麟的脑海中浮出一个念头。

    既然传说长生石有那样的力量,如果秦彦可以借助长生石修炼的话,是否就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那样的境界?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姑且不说长生石是否有那样的功效,就算有,我们也不知道如何利用长生石修炼的方法。稍有不慎,很可能后果更加的严重。更何况,你也也反对我利用长生石修炼,怕我将长生石据为己有,满足个人的私欲吗?”秦彦微微的笑着。

    “你是天门的门主,你有责任保护好长生石不落入玄门的手中。至于其他的,我也没空理会。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一边说,王麟一边起身。

    她的话里,似乎意有所指。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