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青山镇!

    山清水秀,风景秀丽。

    这也是秦彦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在这里有着他很多美好的回忆,童年的趣事。

    只是如今,已物是人非。

    青山镇还是青山镇,可是,墨离已经不在,高峰也已经不在。多少,秦彦的心里有一些感慨。

    可家,始终还是家,这里也是最让他感觉到舒服和放心的地方。

    “嗤……”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沈沉鱼猛地停下车。

    奔驰G63的舒适性也表现得很好,并没有让人感觉到很强烈的冲击感。

    这也是沈沉鱼最喜欢的一辆车,是她生日时,秦彦送给她的礼物。

    “怎么了?”秦彦愣了一下,问道。

    “我……,我好像撞到人了?”沈沉鱼脸上有些慌张,赶紧的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车子前面,躺着一个年轻人,哀嚎连连。

    “你……,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沈沉鱼连忙的问道。

    “哎吆,哎吆!”年轻人哀嚎连连,“你这人怎么开车的?不长眼吗?我的腿断了,赔钱,赶紧赔钱。”

    “我送你去医院吧。”沈沉鱼说道。

    “二狗,你小子现在出息了啊,连老子也敢坑?”秦彦看了看他,冷哼一声。

    这小子他很熟悉,不务正业的主,整天的游手好闲。这分明就不是什么车祸,而是这小子碰瓷。

    在青山镇,秦彦那可是声明赫赫,谁不认识他?年少时,他也没少干荒唐的事情,十足的小魔头。

    年轻人看到秦彦,浑身一震,一个激灵爬了起来,讪讪的笑道:“哥,咋是你呢?误会,误会。”

    当初秦彦“纵横”青山镇,还是青山镇有名的小恶霸的时候,这小子还是个小屁孩,整天的跟在他们的身后。在那些孩子的心目中,秦彦就是他们的偶像,对他是充满了崇拜。

    不过,秦彦当初也没做啥过分的事情,多半都是一些小孩子的恶作剧而已。

    “误会?这是误会吗?你小子这样坑了不少人吧?”秦彦瞪了他一眼。

    也是从他这个年纪走过来的,秦彦倒是并不怎么责备他。

    年少轻狂吗?谁没做过点荒唐事?

    “哥,你回来咋不告诉我一声啊?我也好敲锣打鼓的欢迎你啊。这位是……,嫂子吧?嫂子真漂亮。”年轻人腆着脸,嘿嘿的笑着。

    “还不赶紧滚蛋?别他妈的没事瞎折腾。我告诉你,以后要是让我知道你还他娘的碰瓷,老子削死你。”秦彦瞪了他一眼,斥道。

    “知道,知道,哥,您慢走,慢走。”年轻人嘿嘿的笑了笑,屁颠屁颠的跑了。

    回到车上,沈落雁关切的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一小混蛋碰瓷呢。”秦彦淡淡一笑。

    “看来你人虽然不在青山镇,可是,名气却依旧不减啊,这些个小子还是都很怕你。”沈沉鱼带着些许调侃的语气说道。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小时候不懂事,没少祸害街坊邻居,也算是青山镇一霸啊。这些个小子,当初都是跟着我屁股后面的人,他们心里的那点个小花花肠子,哪里能瞒得过我。就是刚才这二狗子,那时候就整天跟在我和高峰的后面,我们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那都干了些什么啊?”沈沉鱼带着点坏坏的表情。

    “也没干啥,就是年少轻狂嘛。”秦彦呵呵的笑了笑。

    嗔了他一眼,沈沉鱼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时候我在这里做事,就听过你不少的事。你在青山镇那可是声明赫赫啊,半夜三更的偷偷敲人家寡妇的窗户,在人家中学的女厕所里趁人家女孩子上厕所的时候丢一些蛇鼠进去,吓得那些女孩子裤子没提就跑了出来,是不是啊?”

    沈沉鱼特意的在“声明赫赫”四个字上加重了语气,很明显的是有其他的意思,“声名狼藉。”

    不过,秦彦恶作剧虽然不少,但是,却也经常的做一些好事。再加上墨离的关系,所以,青山镇的人对他倒是并不讨厌。基本上他干的这些个荒唐事,最后的责任都被怪罪到其他小孩子的身上。

    沈落雁瞪大着双眼看着他,一脸的不可思议,“你以前竟然是这样的人?”

    讪讪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哪有?那不是年少轻狂嘛。其实现在回头想想,那时候的日子虽然简单,但却是最开心的时候,无忧无虑。只可惜,现在却是物是人非。”

    想起墨离和高峰,秦彦的眼神里不禁闪过一丝的哀伤。

    “都过去了,我们都要向前看。”沈沉鱼安慰道。

    不小心又让秦彦想起伤心的往事,沈沉鱼的心里有些自责。

    说话间,车子到了墨子诊所的门口。

    墨子诊所还是当初的那副模样,只是稍显破败。

    “还记得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吗?”沈沉鱼看了看秦彦,问道。

    “当然记得。那时候你假装有病,找我给你治病,可分明就是来抓我的,说我参与了皇庭娱乐会所的伤人案。当时你那副盛气凌人的模样,还有那冷冰冰的表情,我可是记忆犹新啊。”秦彦笑了笑,说道。

    嗔了他一眼,沈沉鱼说道:“你知道吗?当时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非常的讨厌你,我觉得你就是个骗子,地痞无赖。”

    “可是,谁知道最后你却被我这个地痞无赖可骗到手了,是吧?”秦彦得意的笑了笑。

    “后来跟你相处一段时间后才知道,你也并不像一开始看到的那么讨厌,就是……,一副很拽的样子,又没个正形。”沈沉鱼嘴角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转头看了看沈落雁,沈沉鱼说道:“妹,我好像记得当初你也是在青山镇认识他的吧?”

    “嗯。”沈落雁点了点头,说道:“当初我被两个劫匪挟持到了墨子诊所,是他救了我。也许是冥冥之中注定吧,如果不是遇到你,我可能早就已经死了。”

    一边说,沈落雁一边深情的看着他。

    “这就是缘分吧。”秦彦微微一笑。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