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626章 年少轻狂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代王。

    从来,卜阳都算不上什么人物。

    以前,有洪爷这样的大人物称霸青山镇;之后,又有高峰。

    那时候,卜阳不过就是一个小喽啰而已。

    而那时,秦彦十几岁时,被称为青山镇的小恶霸,连洪爷都不敢动他,更别说是卜阳。如今,洪爷已成历史,高峰已成过去,可无论如何,也轮不到卜阳这样的小人物颐指气使。

    话音落去,秦彦一个踏步直接到了卜阳的面前,动作快如闪电一般,一把掐住他的咽喉,将他抵在了墙上。

    所有人大吃一惊,就欲冲上前。

    秦彦目光流转,森冷的寒意迸射而出,所有人顿时停下了脚步。

    “想死的,就过来试一试?”秦彦冷声说道。

    哪有人敢上前?这些都是在青山镇长大的孩子,对于秦彦的大名那也都是如雷贯耳。当初,秦彦整垮洪爷的事,那也是让这些孩子记忆犹新,一个个把他当成了偶像。

    “小新可以离开你吗?”秦彦冷声的问道。

    “可……,可以。”卜阳连忙的说道。

    “从今天开始,你不准骚扰他,也不准指使他做任何的事情。清楚吗?”秦彦接着说道。

    “清楚,清楚。”卜阳连连的点头。

    “还有,以后给我老老实实的,别再给我整那些个七个三八个四的。在青山镇耀武扬威,还轮不到你?”秦彦说道。

    “是,是!”卜阳连忙的应道。

    “你的狗命我就暂时记着,如果让我知道以后有人投诉你在青山镇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又或者欺负人的话,到时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试一试。”秦彦的声音冰冷的如同三九天的寒雪。

    “不敢,不敢。”卜阳乖的跟孙子一样,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秦彦冷哼一声,松开他。

    卜阳顿时瘫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气,那副怂样,简直惨不忍睹。

    猴子,终归只是猴子,见到老虎后,哪里还敢耀武扬威?

    秦彦瞥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秦彦猛然间一脚跺在地上。顿时,大理石的地板裂开道道裂纹,触目惊心。

    “如果你觉得自己的脑袋比大理石硬的话,你尽管来找我试试。”秦彦丢下一句话,接着狠狠的瞪了小新一眼。

    后者哪里敢言语?乖乖的跟着他离开。

    而那些原本一直把卜阳当作老大的小子,此时看到卜阳那副怂样,一个个心里都充满了鄙夷。就这样的人,也配做老大?原来平时吹嘘自己多么多么牛,一副拽了吧唧的模样,只不过是一只纸老虎。

    出了棋牌室,秦彦转头看了看小新,“就这样的怂货,也配你跟着他?替他做事,能有什么好?想要在道上混,那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就凭你这点能耐,随时都没了小命。你年纪还小,很多事情可能都想不明白,但是,最基本的一些道理你应该明白吧?”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以前一直以为他很了不起,跟着他将来一定会有前途。可是,没想到他竟然是个脓包。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一定不再跟他们一起混。”小新撇了撇嘴巴,说道。

    “看来你还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秦彦瞪了他一眼。

    小新愣了愣,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就算你要出来混,那最起码也应该懂得一个孝字。不是有句古话说嘛,仗义每多屠狗辈。混不混的,其实无所谓,可是,如果连最基本的孝道都做不到的话,如果连一个对你有恩的人你都不知道感恩的话,你又能混出什么样?”秦彦语重心长的说道。

    谁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对于小新的错,秦彦也不好太过的斥责,毕竟,他还小。但是,该教的还是要教他。一个人再怎么坏都好,但是,起码要懂得知恩图报。

    “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跟韩叔道歉。”小新愧疚的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你能这么想,说明你还没完全的坏透。道上混,也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当初青山镇的洪爷多了不起,可结果呢?这条路,不是那么容易走的,是一只脚迈进棺材,一只脚迈进监狱,就凭你现在这点本事,根本就没能耐混这条路。好好的先找份工作,努力的做事,先学会做人。”

    “是。”小新连忙的应道。

    “希望你是真的明白才好,不要敷衍我。我告诉你,如果让我知道你以后还是不求上进,整天跟那些人混在一起,不三不四的话,我削死你。大不了,我给你妈养老送终。”秦彦厉声说道。

    小新垂着头,哪里敢言语?

    年轻人嘛,谁没个行差踏错的时候?秦彦也不想说的太多,这种事情,还是需要他自己以后好好的想明白的。

    秦彦也没有再说,领着小新回了家。

    因为经历先前的事情,家里的气氛还是有些怪异。

    看到秦彦和小新回来,众人的目光不由的转了过去。

    “还不知道怎么做吗?”秦彦看了小新一眼。

    后者“噗通”一声,跪在了韩山的面前,“韩叔,对不起,我不该那么说你,你原谅我一次吧。以后我一定好好的孝敬你,以后不会再那么任性了。”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诧异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秦彦,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小新忽然会有这么大的改变。

    “没事,没事。”韩山呵呵的笑着。

    这次的笑容,没有苦涩,而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一边说,一边将小新拉了起来。

    吴婶的脸上也绽放出开心的笑容,一家和睦,这自然是她最希望看到的事情。转头看向秦彦,吴婶的眼神里充满了感激。虽然她什么也没有说,但是,秦彦却可以感受的到。

    “好了,你们一家人好好的聊聊吧,我们就先走了。”秦彦微微一笑,说道。

    接着,看了看小新,说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你小子以后可要好自为之。”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