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你是咋做到的?怎么让他翻然悔悟?”

    出了门,沈落雁好奇的问道。

    “秘密!”秦彦嘿嘿的笑了笑。

    “还秘密呢,爱说不说。”沈落雁嗔了他一眼。

    “其实也没什么,男人嘛,谁没年少轻狂过?可能很多时候没有人教他一些道理,但是,只要好好的教,他还是会明白的。这小子骨子里倒也不是无药可救,至少,今天他做的事情也算是浪子回头金不换。”秦彦说道。

    “你不知道你刚才的样子有多凶,我都从来没见过你这样,当时吓死我了都。”沈落雁说道。

    “一时没控制好情绪。”秦彦讪讪的笑了笑。

    回到墨子诊所的时候,天色已暮。

    青山镇的夜空也显得格外的璀璨,相较于东海市夜空的灰蒙蒙,更加的让人感觉到赏心悦目。当然,最重要的是,这里是秦彦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有着他太多美好的回忆。

    “现在我想起刚认识你的时候,你跟那些劫匪说的话,我都感觉到很搞笑。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你这样的人,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之下,依然能够淡定自若,竟然还要求劫匪去挂号。想想,当初如果不是遇到你,我的人生可能就止步于此了。”沈落雁眼神看着远方,当时的一幕幕清晰的从她脑海中闪过。

    “善良的人总是会得到老天的眷顾的。你那么善良,老天爷又怎么舍得让你死呢?”秦彦柔声的说道,“其实,有时候想想,我也不知道我们的相识到底是对还是错。如果不是跟我在一起的话,也许你能生活的更开心。可是现在……,我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陪伴你,而且,也没能对你专一。想想,心里也很愧疚。”

    “不,我觉得幸福就好。”沈落雁握住他的手,深情的表白。

    爱情,真的很奇妙,奇妙到可以让一个人完全的无法自控。

    外面,响起脚步声。

    “姐回来了。”沈落雁连忙的起身,走到门口。

    跟随在沈沉鱼身后的,还有马长兴,青山镇派出所的所长。

    “吆,什么风把我们马所长吹来了?蓬荜生辉啊。”秦彦笑着,言语中带着些许刻薄的刁难。

    马长兴微微一愣,也不知自己又哪里得罪了这小子,讪讪的笑了笑,说道:“说笑了,这不是知道你回来,所以赶紧来问候一声嘛。咱也好久没见了不是,有时候还真的挺想你的。”

    “我又不是啥大姑娘,马所长会想我?”秦彦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抹不屑的笑容。

    虽然以前秦彦也很难伺候,经常会冒出一些刻薄的言语,但是,如果没得罪他的情况之下,他还是很和善的。

    因此,对于秦彦今天的这番表现,马长兴和沈沉鱼心里也都很诧异。

    “马所,屋里坐吧。”沈沉鱼邀请道。

    她现在的职位虽说比马长兴要高很多,可是,以前毕竟在这里就职过。对马长兴,沈沉鱼还是有着一份尊敬和礼貌。

    “还是不要了吧,马所长这么大的官,咱这破屋子可容不下这样的大人物。”秦彦继续的损道。

    马长兴讪讪一笑,说道:“秦彦,我这又是哪里得罪你了?咱能好好说几句不?要是我有啥得罪的地方,你知会一声啊。”

    “你没有得罪我,再说,您就算得罪了我,我这样的小人物那也只能忍气吞声不是?”秦彦撇了撇嘴。

    沈沉鱼一头雾水,凑到沈落雁的耳边,轻声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沈落雁摇了摇头,表示也是不明就里。

    “您就别损我了成不?有什么事您直说。”马长兴苦笑道。

    “好,那我问你,卜阳的事情你知道吗?”秦彦问道。

    “卜阳?”马长兴愣了愣,“他得罪你了?”

    “不是得不得罪我的问题。他在青山镇只手遮天,包娼庇赌,为非作歹,作为青山镇派出所的所长,你敢说你不知道?国家三令五申,严厉打击赌博现象,可你都做了什么?我不相信你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而且,如果不是你保护他,他敢那么明目张胆?马所长,你是不是应该认识一下自己的错误?”秦彦厉声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马长兴说道:“卜阳的事情我的确也知道一些,我也曾经组织警力去扫赌,可是都是一无所获。有时候很多事情,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我也有我的难处。”

    “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你是青山镇的派出所所长,青山镇的治安问题就应该由你负责,责任你没有办法去推卸。希望你说的是实话,没有包庇他,不然的话,我看你这个所长的位置也坐到头了。至于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我也不想说什么,你自己好自为之吧。”秦彦冷冷的说道。

    “这件事情你放心,我们也盯了卜阳很久,只等掌握了确实的证据之后就行动。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马长兴坚定的说道。

    “这可不是跟我交代,而是跟青山镇的老百姓交代。而且,这也是你身为青山镇派出所所在不可推卸的责任。我言尽于此,就这样吧,不送了。”秦彦下了逐客令。

    “那……,你早点休息,告辞,告辞。”马长兴讪讪的笑了笑,转身离开。

    本来,知道秦彦回了青山镇,马长兴还打算过来拉拉关系。可谁曾想,竟然碰了一鼻子的灰。他也暗暗庆幸,幸好秦彦没有太过的刁难,不然的话,他还真的不好收拾。

    “出什么事情了?”沈沉鱼问道。

    秦彦将卜阳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沈沉鱼听完,眉头微微一蹙,接着说道:“我想马所长应该也不会去包庇他,可能是有些民警的个人行为吧。不过,这件事情他也的确有推卸不掉的责任。经你这么一说,我想他也会明白该怎么做了。”

    “希望如此吧。这里毕竟是我的家,我还是希望这里能够很平静,不要有那么多的风风雨雨。”秦彦说道。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