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画面,嘎然而止!

    秦彦猛地惊醒,仿佛是做了一场梦。

    这些零零碎碎的画面组合在一起,至少让他知道了长生石的来历,也让他感觉到匪夷所思。看来,长生石具有移山倒海之力,长生之老之功,并非仅仅只是传说。否则,梵天又怎能活了千年?

    秦彦试图继续的往长生石内输入真气,可是,那些画面却没有继续的出现。

    不过,根据传说去推测,应该是符文坚在得知栾家被灭门之后,独自找上了玄门。势必,跟梵天有了一场大战,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两败俱伤,也因此,玄门沉寂这么多年方才敢卷土重来,想要夺回长生石。

    梵天千年的修为,竟不及符文坚。这也足以说明符文坚的天资和修为高深莫测,而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也的确具有毁天灭地的强大力量。

    符文坚的失踪,应该是伤重不治而亡。

    想想,也有些可惜。否则,以符文坚的强大,他如果活着,玄门或许也不敢卷土重来。

    更重要的是,面对长生石如此巨大的诱惑,符文坚能够不为所动,这也更加足以说明符文坚的人品是如何的高尚。

    事隔这么多年,玄门再次卷土重来,必然对长生石势在必得。

    这一场战争,只怕也是无法避免。想想栾晴然的强大,再联系到长生石刚刚所显示的画面,秦彦不敢想象梵天已经强大到一种什么样的程度。以自己目前的修为,根本不足以与之对抗。

    而梵天,也势必会将当年之辱发泄到天门的身上,这对天门而言,也必然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如果符文坚还活着,那该多好?

    秦彦暗暗的想道。

    然而,这似乎是很不切实际的一个幻想。如果符文坚活着,又岂会允许玄门猖獗?如果符文坚活着,又怎会这么多年没有任何的消息?

    与其抱有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倒不如自己更加的努力。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运气疗伤。

    被端木文皓和栾晴然重创,对他造成的伤害不小,伤势也是十分的严重。若非他的修为因为由魔入道突破到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第四层的境界,只怕他早已死去。不过,饶是如此,他现在的伤势也不容忽视。

    虽说不会致命,可是,一年半载之内恐怕难以复原。

    更重要的是,他的修为大打折扣,而且,将来是否还能够恢复到从前也还是未知之数。

    然而,就在这时,秦彦忽然发现自己的伤势竟然好了大半,不禁愣了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伤势好了许多?

    想来想去,也只有一种可能。

    长生石。

    看来应该是长生石的功效,让自己的伤势好了许多。

    如此说来,可能不需要一年半载的时间,只需用短短的几天,自己的伤势便能完全的复原。这对秦彦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移山倒海之力,长生不老之功。或许,自己也可以借助长生石的力量助自己突破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达到更深的修为。如此,便能应付玄门了吧?

    不知不觉间,天空泛起鱼肚白,一轮朝阳缓缓的升起。

    鸡鸣声,响起!

    一夜未睡,秦彦竟没感觉到丝毫的困意,反而精力充沛。

    这长生石,的确是具有很强大的功效。

    洗漱之后,秦彦出门买了早点,在院子里打起了太极。

    青山镇的空气格外的清新,这样的锻炼方式也有助于秦彦伤势的调理。

    “怎么起这么早?”

    身后传来沈沉鱼的声音。

    “习惯了。以前在青山镇的时候,基本上每天也都是这个时候起床。你怎么也不多睡一会?”秦彦说道。

    “认床,忽然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有些不太习惯。”沈沉鱼苦笑一声。

    这也许也是她的职业习惯。

    当初,她去外面卧底的时候,因为担心自己的身份暴露,就算是睡觉也不敢睡得太熟,生怕在睡梦之中,自己会不经意的露出什么马脚。久而久之,这就成为了一种习惯。每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她都很难入睡。

    即使睡着了,多半也都不是很深。

    “看你的气色不错,好了很多,你的伤怎么样了?”沈沉鱼有些惊讶的说道。

    “好了许多。我想,应该不用多久就可以痊愈了。”秦彦说道。

    “真的?那太好了。”沈沉鱼激动的说道,“看来,是你师父他老人家在冥冥之中保佑你哦。”

    也许吧,也许真的是墨离和天门的列祖列宗在冥冥之中保佑着他,让他能够发现长生石的秘密,能够快速的治疗好自己的伤势。

    “我买了早点,你赶紧吃吧,一会凉了不好吃了。”秦彦说道。

    “嗯。”

    沈沉鱼应了一声,转身进屋。

    “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接着韩山推门进屋。

    跟随在他身后的,还有一只中华田园犬,黑色,胖乎乎的很可爱。

    “我要去山里,要不要一起去?”韩山看了看秦彦,说道。

    “好啊。”秦彦连忙的应道,“等我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一边说,秦彦一边进了屋。

    片刻之后,便换了套运动装衣服出来。

    “我去山里转转,中午饭你们自己解决吧。”秦彦看了看沈沉鱼,说道。

    “我已经跟你吴婶说了,中午你们去我家吃吧。”韩山说道。

    “不用麻烦了,中午我们随便凑合着吃点就好。你们赶紧走吧,不用管我们。”沈沉鱼说道。

    “我也想去!”

    沈落雁从屋里窜了出来。

    “山路很难走,很累的,你还是待在家里吧。”秦彦说道。

    “没事,我不怕。”沈落雁坚持道。

    “好吧!”秦彦无奈的耸了耸肩。

    沈沉鱼也想给他们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没有选择也跟去。如果是白雪的话,恐怕就不会如此了。

    对于城市里长大的孩子而言,大山里是充满着好奇和新鲜的。

    三人上了车,直奔青山而去。

    那也是韩山曾经居住的地方。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