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633章 兄弟重逢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许乐凯以为秦彦真的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他,却不知,刚才秦彦那一指却是暗含了许多的门道。

    不过,秦彦也没有想过要取他的性命。只不过,从此以后,许乐凯再也没有办法人道。

    这种惩罚,虽然有些残忍,可秦彦觉得对他并不过分。

    青山镇的生活是简单的,也是平静的。

    岁月如梭,时光荏苒,不知不觉已过去一个月的时间。

    在秦彦的要求之下,天门变得更加的隐蔽。本来,天门七大堂主的身份就比较的隐蔽,一般人也很少知道他们真正的身份。

    这么做,也是为了防止玄门的报复。

    一旦栾晴然发现长生石是假的,以她的做事风格,势必会对天门进行疯狂的报复。甚至,以更为强硬的手段去逼迫秦彦交出长生石。

    不过,这一个月却很平静,玄门似乎并没有什么动静。

    这让秦彦也禁不住的有些好奇,难道栾晴然没有发觉长生石是假的?

    而这一个月里,利用长生石,秦彦也完全的治好了自己的伤势。只是,长生石似乎再也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在他的脑海里出现那么多的画面。

    究竟,符文坚是如何的失踪,玄门的人为何又沉寂这么多年,始终不得而知。

    只是通过那一些零零散散的画面,大概的可以推想出最后究竟会是怎样的结果。

    这一个月里,秦彦也偶尔的跟薛冰联系,却始终没能找到皇擎天的遗体。这件事,也如梗在咽,让他有些难以释怀。

    时间已过去这么久,再想找到皇擎天遗体,恐怕更是难上加难了吧?这也让他的心里充满了愧疚。而且,让他如何去面对阎芷语?如何对得起皇擎天的在天之灵?

    已入深秋!

    青山镇的清晨透着一丝凉意。

    如同往日一般,秦彦在院子里打着太极。

    他的伤势虽然已经痊愈,可是,修为却并没有任何的进展,依旧停留在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第四层的境界。

    这样的修为,别说是对抗梵天,就是应付栾晴然,可能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吧?

    如今,他唯一的希望,就是玄门的行动可以来的晚一些,让他能够有足够的时间去提升自己的修为。

    他也不知,到底是自己的方法不对,因而无法催动长生石的功效,还是其他。不过,既然梵天可以利用长生石长生不死,自己利用它提升修为应该并不是多大的问题吧?

    “噔噔噔”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墨子诊所的大门被推开。

    秦彦转头看去,整个人瞬间的怔在当场,瞠目结舌。

    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秦彦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

    “怎么?不欢迎我?”皇擎天微微一笑。

    秦彦冲了上去,一把紧紧的搂住他,激动的声音也有些哽咽,“你没有死?你没有死?太好了,太好了。”

    那种由心而散发出来的情绪是丝毫也无法作假的,泪水唰唰的流着,很快的浸湿了皇擎天的衣衫。

    皇擎天的动作似乎有些僵硬,表情也有些诧异,似乎不太相信秦彦会做出这样的事。他可以感受到秦彦的那份真诚,可是……,怎么会这样呢?

    听到声音的沈家姐妹也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皇擎天的时候,她们的表情也同样愣了一下,感觉到匪夷所思。

    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如今活生生的站在她们的面前,怎么能让她们不感觉到惊讶?

    “快,让我看看!”秦彦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着皇擎天,内心的激动溢于言表。

    皇擎天尴尬的笑着,目光看向沈家姐妹的时候,闪过一丝的迷茫,然后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快,快,沉鱼,搬个椅子出来。”秦彦激动的说道。

    拉着皇擎天在椅子上坐下,问道:“当时接到彦光的电话,说你死在端木文皓的手里,我感觉好像天塌了似得。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活过来的?”

    “我也不知道。”皇擎天说道。

    “不知道?”秦彦愣了愣,诧异的说道,“是谁救你的你不清楚?当时彦光已经把你的尸体送回巫门安葬,可之后你的尸体就被人盗走。这些日子,我一直都在找你的尸体,可是却什么消息也没有。你醒来的时候难道就没有看到什么人?”

    皇擎天摇了摇头,说道:“我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破屋里,感觉像是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屋里一个人也没有,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救了我。”

    “这就奇怪了,会是谁呢?”秦彦心里充满了诧异。

    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可以让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活过来?是谁,救了皇擎天却又不告诉他?

    不过,此时秦彦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任何事情,都没有皇擎天死而复生来的高兴。

    “如果彦光知道这个消息的话,一定会很开心,我们兄弟又可以在一起了。”秦彦激动的说道。

    “是啊。”皇擎天的语气似乎有些敷衍。

    可是,秦彦却并没有任何的感觉。此时激动的心情,已经让他忘记了一切。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沈沉鱼的眉头却是微微一蹙。

    “对了,你回巫门了吗?阎芷语因为你尸体被盗的事情,都变得有些疯疯癫癫的。这件事情我一直都很愧疚,幸好你现在什么事也没有,否则的话,我怎么跟你交代啊。”秦彦叹了口气,一脸的愧疚和自责。

    皇擎天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这不是没事了嘛,你也不用想那么多。我回过巫门了,也见过阎芷语,她没事。”

    沈沉鱼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以她多年的刑警经验,她觉得皇擎天似乎是在说谎。不过,这个时候,她也不好说什么。

    “听说天罪的事情已经解决了?端木文皓也死了?”皇擎天问道。

    “嗯。总算是没有辜负你的期望,算是解决了这件事。只不过,杨烟和金凝霜的死有些奇怪,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秦彦说道。

    “事情解决了就好,不要想那么多了。”皇擎天淡淡一笑。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