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晚上,秦彦亲自下厨做了不少的好菜,又让沈沉鱼去隔壁的小超市买了两瓶酒。

    没有什么事情比皇擎天活着归来更值得让他开心的了,自然要小酌几杯。

    饭局上,沈家姐妹一直都选择沉默,没有言语。更多地时间,还是应该交给他们,许久不见,相信他们也有很多的话要说。

    “天罪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江湖上也可以恢复平静了,咱们也可以过些简单的生活。你以后有什么打算?”皇擎天问道。

    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恐怕想要过些简单的生活还是需要一段时间吧。”

    “什么意思?”皇擎天诧异的问道。

    “杨烟和金凝霜的死,我总觉得有些蹊跷,有人在那个时候动手杀了他们,其目的恐怕是想聚拢天罪和金家的残余势力,意图不轨。而且……”

    就在秦彦要接着说下去的时候,沈沉鱼悄悄的在桌下碰了碰他的胳膊,试图阻止他。

    秦彦愣了愣,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接着说道:“当年天门的先祖符文坚失踪的事情,你听说过吗?”

    “听过一些。”皇擎天说道。

    “传说中,符文坚失踪之后,当时的麒麟堂堂主便带着栾家寄存在天门的东西消失而去。那时,天门还曾将他当成了叛徒,发出了江湖的追杀令。而最近,有一个自称是栾家后人的女人找到墨子诊所,想要取回他们栾家寄存在天门的东西。而我在东北的时候也遇到了当初麒麟堂堂主的后人,她也将当初麒麟堂堂主带走的东西交给了我,嘱咐我一定要好好的保管。这件东西牵扯很广,似乎是有着一个叫玄门的组织想要夺取它,所以,跟玄门的一战,恐怕也是无法避免的。”秦彦语气有些沉重,想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心里就倍感压力。

    “玄门?”皇擎天愣了愣,说道,“到底当初栾家寄存在天门的是什么?这玄门又是什么?”

    对皇擎天,秦彦自然是没有任何的隐瞒,将玄门的来历,以及长生石的来历,包括他自己的一些推测等等,都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沈家姐妹也是第一次听到如此玄妙的事情,也都颇为惊讶。不过,沈沉鱼的眼神却一直都是偷偷的观察着皇擎天。很奇怪,在听到这些事情的时候,皇擎天似乎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惊讶,相反,他那淡定的表情似乎是在表示着他对这件事情早已知情。

    秦彦沉浸在和皇擎天重逢的喜悦之中,自然是没有任何的发觉。而且,他也不可能会把怀疑的目光投向皇擎天。对皇擎天,他自然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如此说来,这长生石事关重大,一定要好好的保存。玄门的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你决定怎么做?”皇擎天问道。

    “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尽量的避免跟玄门的交锋。以目前的情形来看,一旦交手的话,势必会对我们非常的不利。”秦彦紧蹙着眉头,说道。

    “本以为这件事情过后,你我都可以过上一点安静的生活,想不到竟然又出现这样的事。依我看,不如这样。你带着长生石离开,找一个地方躲起来,玄门的事情我来应付。如果真的发生冲突的话,至少,咱们可以保证长生石安然无恙,你说呢?”皇擎天看似很诚恳的说出一个建议,却是欲擒故纵的招式。

    经历过天罪的事情之后,经历过皇擎天被杀之事,秦彦又怎么能让皇擎天再去冒险?就算真的要冒险,那也应该是由他去冒。他是天门的门主,责无旁贷。而长生石,应该交托给皇擎天保管,当可确保万无一失。

    “我觉得吧……”

    “我也觉得擎天的话说的有理。”沈沉鱼忽然开口,打断了秦彦。

    秦彦微微愣了一下,转头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这可不像是沈沉鱼一贯的作风。可秦彦也没有想太多,也许,是沈沉鱼担心自己的安危吧。

    淡淡的笑了一下,秦彦说道:“这怎么能行?我是天门的门主,这件事情就应该由我来承担。擎天,你为天门做的事情已经太多,而且,保护长生石的事情我觉得由你去做更加的合适。你死而复生,我想玄门的人也许并不知晓,长生石在你的手中,他们也是绝对不会想到的。如果由你戴着长生石离开,悄悄的藏起来,我想玄门是绝对不会发觉的。”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可是……,我怎么能看着你去冒险?”皇擎天担忧的说道。

    “这也是我无法推卸的责任。你我二人,只要有一个人能活着,天门就还有希望。如果我真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希望你能继续的领导天门。”秦彦很诚恳的说道。

    皇擎天看了看他,表情似乎有些诧异,好像不太相信这是从秦彦口中说出的话。如此奇怪的表情,不免有些让人感觉到匪夷所思。

    沈沉鱼眉头微微一蹙,忽然捂着肚子蹲了下去,一脸痛苦的模样。

    “姐,你怎么了?”沈落雁一愣,紧张的问道。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秦彦愣了愣,一脸的担忧。

    “肚子忽然很痛,一阵阵的痉挛。”沈沉鱼“有气无力”的说道。

    “怎么忽然这样?”秦彦愣了一下,“我先扶你回房,给你看看。”

    接着,转头看了看皇擎天,说道:“擎天,咱们明天再说。你也先回房休息吧。”

    说完,秦彦搀扶着沈沉鱼便朝卧室走去。

    沈落雁,很自觉的留下来收拾碗筷。

    看着沈沉鱼离去的背影,皇擎天的眉头紧蹙,眼神中迸射出一股森冷的杀意。

    沈沉鱼的那些个小动作和表情,岂能瞒得过他?很明显,沈沉鱼对自己有了怀疑之心,刚才的举动估摸着也是装出来的吧?皇擎天自然而然的,对她生出了杀意。留着她,迟早会坏了自己的大事。

    “哼!”皇擎天冷冷的哼了一声。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