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回到卧室,秦彦将沈沉鱼扶到床上躺下,柔声的说道:“你先躺着,我给你把把脉。”

    脸上的那副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我没事。”沈沉鱼说道。

    “怎么可能没事?刚才你的样子好像很痛似得。别硬撑着,我给你把把脉看看。”秦彦以为她是不想自己担心,所以才会这样说。

    “我真的没事,刚才我是装出来的。”沈沉鱼说道。

    秦彦愣了一下,“装的?为什么?”

    沈沉鱼起身,走到卧室门口听了听,确认没有人在外面偷听之后,这才转身回到床上坐下,“秦彦,你不觉得这件事情很蹊跷吗?”

    “蹊跷?什么事情很蹊跷?”秦彦诧异的问道。

    “擎天明明就已经死了,却忽然复活,你不觉得其中有什么问题?”沈沉鱼说道。

    “有什么问题?也许是有什么奇遇呢?他能活过来比什么都重要。”秦彦说道。

    沈沉鱼无奈的叹了口气,她能理解秦彦对于皇擎天的那份情感,“端木文皓能够死而复生,是因为他修炼了九转神功。擎天死而复生又是因为什么?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让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又活过来?”

    微微愣了愣,秦彦说道:“江湖之大,无奇不有,也许是有哪个超凡绝顶的大人物救了他也不一定。”

    他不也是一样吗?如果不是遇到阎老,他又怎么可能由魔入道,达到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第四层的境界,打败端木文皓呢?

    深深的吸了口气,沈沉鱼耐下性子说道:“一开始进门时,擎天看到我的时候表情很明显的有些陌生。他是认识我的,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表情?”

    “是你想多了吧?我怎么没注意。”秦彦依旧不愿相信沈沉鱼的话,因为他根本就不会去怀疑皇擎天。

    “好,就算这个是我多心。那阎芷语呢?当你提到阎芷语的时候,他的表情也一样很陌生,好像根本不知道似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根本就没有回过巫门,没有见过阎芷语。甚至,他现在连阎芷语是谁都不清楚。”沈沉鱼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秦彦愣了一下,眉头微蹙。

    “反正我总觉得擎天好像有什么问题。具体到底是哪里有问题,我也不是很清楚。你仔细想想,在你提到杨烟和金凝霜死的莫名其妙时,他是什么样的表情?以擎天一直以来的性格,他会那么说吗?而且,你不觉得他的话好像是在有意无意的让你把长生石交给他吗?他在听到长生石的时候一点惊诧的表现都没有,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沈沉鱼一连串的问题,问得秦彦有些哑口无言。

    仔细的回想了一下从进门开始直到刚才皇擎天的表现,的确是跟以往有着很大的区别。正因为他对皇擎天了解的足够的深厚,因此,他回想起来也觉得的确是有一些问题。但是,在情感上而言,秦彦不愿意相信。

    他不相信皇擎天会对自己对天门做出任何不利的事情。

    “也许,是因为经历过这样的生死,所以擎天的性格有些变化吧。擎天这些年来,兢兢业业的为天门付出着,为了对付端木文皓,找出他武功的破绽,更是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其用意,也无非就是为了保护我。你说,他怎么可能会做出什么伤害我和天门的事?你也不要想太多,如果连他都怀疑的话,那岂不是会伤透了人心。”秦彦说道,“我知道你也是为我好,是担心我,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再这么想。如果让擎天知道的话,那该多伤心?”

    “刚看到他的时候,我也开心,也替你开心。可是,我一直在想,他怎么会死而复生?后来你说起玄门的事情,我想我大概猜出了一些。救他的人,很可能是梵天,也只有他有可能有那个能力让擎天死而复生。而且,很可能擎天已经归顺了玄门。你想想,如果一个人真的救活了他,为什么又不肯露面?很明显是擎天有所隐瞒。”沈沉鱼语重心长的说道。

    “不可能。就算真的是梵天救了他,我也不相信擎天会投靠梵天对付天门。”秦彦坚定的说道。

    “其实,如果想要证明擎天的话是不是真的很简单,你只需要派人去巫门看一看,就可以知道擎天是不是回过巫门。如果他没有回去,那说明擎天一直都在说谎。我希望在没有确定之前,你暂时不要把长生石交给他。长生石事关重大,你也不想出现任何的意外吧?”沈沉鱼说道。

    秦彦微微愣了愣,眉头紧蹙,有些难以决定。

    “这也是为了天门着想,你身为天门的门主,不应该只是感情用事。你的每一个决定,都有可能影响到天门的未来,你也不想天门千年的基业,最后毁在你的手里吧?”沈沉鱼说道。

    一个如此重大的理由压了下来,秦彦也的确不知该说些什么。

    虽然他心里十分的不相信皇擎天会背叛他,背叛天门,可是,同样沈沉鱼也不会伤害他。似乎为了天门,他的确不应该太过的感情用事。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行,我会想办法弄清楚这件事情。不过,如果最后证明你的怀疑是错的,我希望你也不要再对擎天有什么误会。而且,这段时间你也最好不要表现出任何的怀疑。如果擎天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的话,你表现出对他的怀疑,很可能会给你带来危险。事情交给我,我会处理好。”

    “嗯。”沈沉鱼点了点头,“我也不愿意相信擎天会那么做,但是,长生石的事情牵扯太大,不得不小心。”

    “我知道,我相信你也是为了我好。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秦彦应了一声。

    只是,此刻他却是眉头紧蹙,内心极为的复杂。

    如果自己怀疑调查皇擎天,被他知道的话,那对皇擎天该是多大的伤害?只是,沈沉鱼言之凿凿,他也不得不有些怀疑。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