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沈沉鱼是一个事业型的女人,基本上没去过菜市场。

    青山镇的菜市场不是很大,但是,却也算是品种齐全。也有很多附近农村的人提着野菜野物或是自家种植的蔬菜卖,价格便宜,纯天然绿色食品。

    这样的生活虽然很平淡,可是,对沈沉鱼来说却很幸福。

    有时候,幸福其实很简单,并没有那么的复杂。只不过,是人的欲望大了,追求的多了;所以,幸福也同样变得复杂了。

    买好菜之后,沈沉鱼便朝墨子诊所走去。

    途中,经过一个无人的小巷子,背后隐隐传来的森森寒意,让她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哆嗦。

    买菜时,便接到秦彦的电话,嘱咐她要小心。

    并且,秦彦再三叮嘱让她等着自己过来找她。

    不过,沈沉鱼心想就这么一小段距离,也没什么,几分钟就到家了,能有什么危险?因而,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感受到背后传来的森冷寒意,沈沉鱼猛然间回头。

    霎时,只见一个身影凌空一拳袭来,动作快如闪电,势若奔雷。

    仓促之下,沈沉鱼慌忙的挥拳迎了上去。

    “砰”!

    一股巨大的力量排山倒海而来,沈沉鱼倒飞出去,摔倒在地,接连吐出几口鲜血。

    看了看面前的蒙面男子,沈沉鱼冷冷的笑了一声,挣扎着起身,说道:“皇擎天,我知道是你,不用藏头露尾。”

    扯下脸上的黑布,不是皇擎天还能是谁?

    虽然猜出是他,但是,真的看到是皇擎天的时候,沈沉鱼的心里还是有一丝惊讶。

    “秦彦拿你当兄弟,那么的相信你,可是,你却出卖他,背叛天门,为什么?你知不知道他在知道你的死讯时是多么的伤心?你知不知道他看到你死而复生的时候又是多么的激动?他那么的相信你,无论我怎么说也不怀疑你,可是,你就这样对他?你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不是应该能够彼此了解吗?为什么你要这么做?”沈沉鱼有些痛心的问道。

    “兄弟?哼!”皇擎天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天门的门主之位本就是我的,他坐了这么久也该够了。他以为跟我称兄道弟,说几句好像很贴心的话,就可以收买我?他就是假仁假义。”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真不敢相信,你会是皇擎天。”沈沉鱼苦涩的笑着。

    她知道,面对皇擎天,她是没有任何的胜算,必死无疑。她只想尽可能的拖延时间,只要秦彦赶来,那便可以看清楚皇擎天的真实面目。

    “你想拖延时间?哼,废话少说,让我送你下地狱吧。”皇擎天冷哼一声,栖身而上,挥拳朝沈沉鱼砸了过去。

    沈沉鱼避无可避,不得不挥拳迎上。

    虽然秦彦也传授了她无名真气,加上她天资也很不错,修为也是节节攀登。可是,无名真气想要练出火候,没有个十年八载的,很难。况且,她跟皇擎天之间的差距,有着天壤之别。

    拳未至,气先达!

    “砰”的一声正中沈沉鱼的胸口。

    顿时,沈沉鱼宛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昏厥过去。

    皇擎天焉能就此罢休?冷笑一声,一个闪身便到了沈沉鱼的面前,一掌狠狠的拍了下去。

    去势凶猛,分明就是想置她于死地。

    千钧一发之际,忽然间一个身影飞射而来,一拳狠狠的砸向皇擎天。

    眉头微微一蹙,皇擎天挥拳迎上。

    “砰!”

    来人踉跄着退后几步,脚步没有任何的停留,一把抱起沈沉鱼,飞奔而去。

    “哪里走?”皇擎天快速的追了上去,挥拳砸去。

    “擎天!”

    背后传来秦彦的叫声。

    皇擎天微微一顿,对方依然消失不见。

    “出什么事了?”秦彦眉头紧蹙,他分明的看到那个人影手中抱得人就是沈沉鱼。

    “你怎么来了?”皇擎天诧异的问道。

    “刚才那个是什么人?那是不是沉鱼?”秦彦紧张的问道。

    “是。”皇擎天点了点头,“刚才我路过这里的时候,刚好看到他袭击沈小姐,便想追上去。可是……,却让他给逃了。对不起!”

    秦彦眉头紧蹙,冷冷的哼了一声。

    他没有看到皇擎天袭击沈沉鱼,因而,也无法确定皇擎天图谋不轨。他看到的,是皇擎天想要出手救下沈沉鱼,似乎,自己有些误会了他。

    “你我分头去追,他应该跑不远。”秦彦不敢耽搁,连忙的掉头追了出去。

    此时,他也根本就无暇考虑的太多,只想尽快的救回沈沉鱼。

    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也让人把沈沉鱼给绑走,那还了得?如果连自己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还有什么资格去跟玄门斗?

    对方绑走沈沉鱼,到底为了什么?

    长生石?

    秦彦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个身影,栾晴然。

    似乎,以她的作风,的确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皇擎天愤愤的哼了一声,朝另一个方向追了出去。如果让沈沉鱼回到墨子诊所的话,那自己的计划就泡汤了。他也没有想到,半路竟然杀出一个程咬金,坏了自己的大事。

    会是谁呢?

    那个佝偻老者,皇擎天没有见过,他为什么要救沈沉鱼?难道也是为了长生石?还是,哪个暗中保护天门的人?

    秦彦追出去,是急于救下沈沉鱼。皇擎天当然不能如他所愿,他追出去,是想置沈沉鱼于死地。

    如果做的干净利落,甚至可以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那个人的身上,让秦彦更加的相信自己。那么,长生石也是唾手可得。

    青山镇的大街上,只看到一个人影像是疯了一般的四处狂奔,跟无头苍蝇似得。然而,跑遍了青山镇的每一个角落,却都没有看到沈沉鱼的身影。

    秦彦有些颓丧的瘫坐在地上,掏出一根香烟点燃。

    如果对方真是冲着长生石而来,想要利用沈沉鱼来威胁自己的话,那说明沈沉鱼暂时应该不会有任何的危险。可是,谁又能保证对方真的就是冲着这个目的呢?

    再细细的回想当时自己赶到时看到的画面,秦彦的眉头紧蹙。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