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救皇擎天的的确是梵天,但是,究竟他用什么手段让皇擎天变成现在这样我也不知道。又或者,本来在皇擎天的内心深处都充满着一种愤恨吧。当初,可能并不觉得,也许死而复生之后很多事情看开了,反而就无法接受了。”边晴然淡淡的说道。

    的确,有时候在经历了生死之后,对很多事情都会有着和以往不同的看法。

    皇擎天当初为了保护天门,不惜冒险卧底天谴,牺牲了很多,甚至不惜背负叛徒的骂名,忍受着被天门的追杀。之后,又为了保护秦彦,不惜牺牲了自己的性命。

    而他得到的是什么?

    也许,在经历了这一的生死之后,皇擎天有了重新的看法呢?

    沉默片刻,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对于皇擎天现在的变化,在秦彦的内心里还是有些无法接受的。他不明白曾经那么深爱着天门,誓死也要守护天门的皇擎天,为什么会忽然变成现在这样。

    其实,在长生石的影像当中,秦彦清楚的看到过符文坚的长相。虽说现在的符文坚看上去十分的憔悴,脸色苍白;但是,从他的五官还是依然能够很清晰的认出来。只不过,秦彦没有告诉边晴然这些,他仍旧在不断的试着对方。

    毕竟,即使边晴然是栾凤飞的女儿,可梵天也养了她这么久,并且赐予了她新的生命。

    不是有句话吗?生母不及养母大!

    所以,边晴然究竟是真的为了救符文坚,还是想要利用符文坚骗取长生石,秦彦不得而知。对她,还是要有防备之心。

    顿了顿,秦彦接着问道:“你刚才不是说符文坚用最后的力量将玄门的人封印在另一个世界吗?那么,你又是怎么过来的?玄门的人又是怎么突破封印卷土重来的?是不是玄门的人已经全部来了?”

    “也许是因为时间隔了太久,封印的力量开始减弱。加上,梵天的伤势痊愈,实力更胜从前,所以可以破开封印。不过,现在还无法完全的打开封印,玄门的人也未能全部过来。否则,梵天又怎么会救皇擎天,让皇擎天为他办事呢?梵天要找回长生石的目的,也是为了增强自己的修为,完全的破开封印。一旦玄门的人全部过来,那么,这个世界的历史恐怕也将改写。”边晴然说道。

    秦彦眉头紧蹙,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难题。如果玄门的人真的全部过来,以天门的力量恐怕没有办法阻挡。而他,也没有拥有像符文坚那么强大的力量,足以抗衡玄门。况且,事隔多年,梵天的修为恐怕也是更上一层楼了吧?

    不过,幸好,封印还没有完全的破开,还有机会。这也更加的足以证明长生石的重要性。

    “选择的权利在你,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要怎么做你自己决定。当然,我是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一起对付玄门。可你如果不愿意的话,那我也没有办法。不过,为了对付玄门,我会不择手段,如果要杀了你才能拿到长生石,我也绝对不会犹豫。”边晴然看着他,态度坚定而又认真。

    对于边晴然的话,秦彦无言以对。

    从另一个层面去解释,也许,边晴然是真的想要对付玄门,对付梵天。而这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长生石的上面。因而,她做出任何过激的事情都可以理解。

    但是,在没有完全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边晴然说的是否是真心实意的情况之下,秦彦怎么能轻而易举的便把长生石交给她?

    沉默片刻,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你今天忽然一下子告诉我这么多,我需要慢慢的消化一下,我需要回去考虑几天。”

    “行,我给你时间,不过要尽快。”边晴然倒也没有强势的逼迫他。

    “还有,我想把符文坚带走。”秦彦说道。

    边晴然愣了愣,“为什么?”

    “第一,他怎么说也是我天门的先祖,我身为天门的门主,当然要把他接回去好好的照顾。第二,我天门有着很超凡的医术,或许,有办法让符文坚苏醒。你不是也很想他醒过来吗?既然是这样,那你就把他交给我。而且,他是天门的先祖,你应该也可以放心,我肯定是不会伤害他的。”秦彦说道。

    “行,我答应你,你可以把他带走。”边晴然应道,“能对付梵天的,只有他。如果救不醒他的话,我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

    “你说长生石可以救他,那你知道怎么用长生石救他吗?”秦彦问道。

    边晴然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没有见过长生石,当然也不知道该如何催动长生石。但是,长生石既然具有那么神奇的力量,我想,它也许能救醒他也不一定。”

    “你可以试探着问梵天,看看能不能从他的口中问出更多关于长生石的事情,我想,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长生石。如果知道这些的话,也许我们就能利用长生石救醒符门主。”秦彦说道。

    “行,我回去后会试试。”边晴然点了点头。

    “好,那你有消息的话就立刻通知我。”秦彦说道,“符门主暂时就安置在这,明天我会来接走他。既然你说你要对付玄门和梵天,那么,我们的目标就是一致的,我希望以后我们能够慢慢的彼此都信任一些,能够同心协力的办好这件事。”

    “我信任你,是你没有信任我而已。”边晴然冷笑了一声。

    很显然,对于秦彦多番的试探,边晴然是清楚的,只是没有点破而已。

    尴尬的笑了笑,秦彦说道:“长生石事关重大,我这也是为了安全起见,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希望边小姐多多的见谅。那就先这样,如果边小姐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嗯。”边晴然淡淡的应了一声。

    看着秦彦离去之后,边晴然转头看向符文坚,伸手轻抚他的脸颊,“希望他真的能够让你醒过来。”

    言语,充满了温柔。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