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人,有时候是很奇怪的动物。当面对一个人很久时,会不知不觉中的爱上这个人。

    就好像边晴然。

    她没有实实在在的跟符文坚相处过,甚至,连一句话也不曾说过。她所认识的符文坚,是别人口中的符文坚。

    然而,在这么长时间的岁月的陪伴中,她在不知不觉之中竟然对符文坚有了一种很奇特的感觉。

    是爱情吗?

    她不知道。

    也许,是一种崇拜吧?

    离开别墅之后,秦彦拦下一辆的士,包车直奔青山镇而去。

    通过跟边晴然的对话,秦彦对玄门,对长生石,对过去的那段历史,有了更多地认识。庆幸的是,玄门的人没能完全的破开封印,否则,必然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然而,即使如此,要对付梵天那样的高手,恐怕也不是轻而易举吧?

    似乎,只有按照边晴然的建议,救醒符文坚。只有他,才有能力去阻止梵天。这也许,也是唯一的办法。

    不过,更让秦彦担忧和烦心的,还是皇擎天。

    他不知道皇擎天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是,他还是希望能够挽回。希望他们还可以像当初一样,并肩作战。

    他割舍不下的,也有跟皇擎天之间的那份兄弟之情。

    在一座大山的深处,一栋很精致的竹屋内,皇擎天恭恭敬敬的站在那。在他的面前,有一位看上去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浑身迸射出阵阵很强大的气势。就那样静静的坐在那里,却也像是泰山一般,给人一种泰山压顶般的压力。

    “长生石拿到手了?”中年男子看了看皇擎天,问道。

    “虽然有点麻烦,不过,还是拿了回来。宗主,请过目。”皇擎天毕恭毕敬的掏出长生石递了过去。

    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赫赫有名的梵天,玄门的宗主。

    梵天接过,眉头微微一蹙,起身,一个甩手,狠狠的扇了皇擎天一个耳光。“啪”的一声,顿时将皇擎天打倒在地。

    “这就是你拿回来的长生石?”梵天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斥道。

    皇擎天挣扎着起身,擦了擦嘴角的血渍,“是啊,这就是我从他手里夺过来的。”

    “这是假的。”梵天愤愤的道。

    “假的?”皇擎天愣了愣,愤怒的说道,“他竟然敢骗我?对不起,宗主,是我太大意了,我没有想到他竟然会骗我。”

    “到底是他骗你,还是你想骗我?”梵天阴冷的笑了一声。

    “怎么会呢?我怎么敢欺骗宗主。的的确确我不知道他竟然拿一个假的长生石骗我,我如果知道的话,又怎么敢拿回来交给您呢?”皇擎天慌忙的解释道。

    缓缓的坐下,梵天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冷冷的说道:“皇擎天,你可不要忘了,当初他为了争夺天门门主之位,用尽阴谋手段对付你。最后,更是丝毫也不念及你们的师兄弟之情杀了你。如果不是我的话,你能活过来?你如果还不能觉悟,还想着要帮他、维护他的话,那就是咎由自取,自寻死路。你以为他对你表现得稍微的好一点就是真的在乎你们的兄弟之情?他不过就是想你的防范少一些罢了。”

    “不会的,我怎么可能还会帮他呢?我现在恨不得杀了他。天门的门主之位本来就是我的,是他用不干净的手段夺走了我的一切,我应该要抢回来。对不起,宗主,是我太疏忽大意,没有想到他竟然那么的卑鄙,用一颗假的长生石骗我。”

    说着,皇擎天的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那日初次见到秦彦的情景。

    当时,秦彦的激动的表情和言语,并不像是做作。

    皇擎天也不禁有些怀疑,他真的有自己记忆中的那么卑鄙吗?

    而且,在走进墨子诊所的时候,有很多的画面从他的脑海中闪过。只可惜,模模糊糊,根本就看不清楚。

    “长生石,我势在必得。最近我有事,暂时没有办法走开,你必须要给我把长生石拿回来。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明白吗?”梵天瞪了他一眼,说道。

    “是,宗主。”皇擎天恭敬的应了一声。

    “我听说这个秦彦好像很护短,很在乎自己的女人,你可以从这方面下手,威胁她交出长生石。如果还不行的话,那就拿整个天门开刀,我不信,他为了长生石可以不顾天门那么多人的性命。还有,你给我记住了,我能把你救活,也能让你去死。所以,千万别跟我玩什么花样和心眼,如果让我知道你敢骗我的话,休怪我对你不客气。”梵天说道。

    “宗主,我知道了,您放心,我一定会把长生石拿回来交给您。我对他也是恨之入骨,绝对不会对他有丝毫的感情,我不想又一次被他当成傻瓜一样利用,最后却死在他的手里。我会拿回长生石,灭掉天门,然后夺回我的一切,听凭宗主的指示。”皇擎天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梵天说道:“你清楚就最好了。行了,没你的事了,你走吧。”

    说完,梵天挥了挥手,示意皇擎天离开。

    “宗主,我有一个问题想问您。”皇擎天犹豫片刻,问道。

    “什么事?”梵天眉头微蹙,问道。

    “在我的记忆里,好像巫门的阎芷语也是属于同盟的人,跟秦彦一起窜通好了利用我的感情欺骗我。可我那天看到他的时候,他说起阎芷语因为我尸体被盗的事情,变得疯疯癫癫。我想,他可能是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才用假的长生石骗我。”皇擎天说道。

    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很显然,皇擎天并没有完全的说出心里的话。

    “在你的记忆中,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很清楚,这些你还需要问我吗?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你会重蹈覆辙。”梵天说道,“好了,就这样吧,赶紧去办事。”

    “是。”皇擎天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梵天眉头紧蹙,喃喃自语道:“难道他的记忆恢复了?”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可能。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